香港观察:与街头宣泄之别

+

A

-

一边游行抗议不满,一边集会欢庆回归,七月一日在香港成了一个绑定政治的日期。刚刚过去的香港回到中国的第21周年纪念日,许多香港居民又一次走上街头,参与到这个每年都在这天举行的游行中。从2003年那场五十万人大游行开始,每年七一,都有香港人选择以走上街头表达诉求的方式,度过这个后殖民时代才被订立的法定假日,这让它累积到今,成为香港一大社会景观,而16年来不同的游行诉求,也打造出了一部流动的港人民主抗争史,甚至还间接成就了一种极富仪式感的抗议文化。

在香港这个前英国殖民地回归中国的第21年之际,当地民众再次走上街头游行,要求政府和北京高层为他们实施全面民主改革,这是香港最近几年人数最少的一次周年式游行(图源:Reuters)

从2003年起,每年在这个酷热时间点举行游行示威的团体和政治人士,几乎都没太多改变,伴随着当地立会与街头两种政治文化紧密交互的奇特社会现象,人们往往能在每个七一的街头,看到那些当红的反对派政治明星或是一些一时风头无二的立法会议员卖力地摇旗呐喊。

每次出席游行时的那些政治或社运人士,他们站在简易舞台或高脚梯上,与流动的民众进行互动时都会打出不同的标语口号,这些也因此成为了历年游行的标志性政治主题,如:2003年,主要是反对就香港境内有关国家安全等多项条文做出立法指引的政府落实行动;2004年,要求取消中国最高立法机构第二次释法修订政制改革的程序;2007年,主题更多着眼于改革副学位课程、公平调整教师薪酬等民生诉求;2009年,途中有游行人士拉起巨型的彩虹旗帜,自此性少数群体平权运动正式纳入这项著名的游行仪式中;2011年,除了继续争取政治直选权利,打倒地产霸权也成为了游行主题;2012年,被高举的质疑时任特首梁振英不值得港人信任的示威标语,描绘了当年政治抗议的一个核心议题;2014年的游行结束后,有政治团体发动市民留守商业区中环预演“占中”,之后不久,瘫痪了香港中心几十天的雨伞运动席卷而来;而自2015年到今,游行队伍中,总有示威人士挥舞龙狮旗和香港独立的旗帜,嘶吼着要求香港独立建国,正是这样的衍生现象,却为香港游行文化今日的异化和衰退,逐渐埋下了毒素。

让人遗憾的现实是,雨伞运动之后,这种笼罩于游行中的政治分歧和内容衰颓正在日益深刻,集会现场一系列的最新政治迹象,开始引起了社会的更广泛指责。如果说过去针对建制派的扩张、民主力量的转进、意识形态教学阵地和香港最自豪的法治将何去何从等,都还能成为中港朝野各方给予理解甚至加以支持的游行文化的组成因子,那么如今更多的诉求目标和抗议议题,则让太多理智的公众难以接受,甚至批评操纵此类主旨的游行等同于纵容了政治病变,这最终只会导致香港人在回归时获得的更多权益受到很大损失,并让这座城市持续自乱阵脚——这并不是真正的游行。

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由1992年起每月都会计算“民情指数”,反映香港市民对社会的情绪反应,社会积累的不满情绪越高,民情指数越低。综观2003年至2014年,民情指数与七一游行人数大致成反比,这即是香港居民彼时对现况越满意,越少人游行——但经历雨伞运动后,这个关系却出现了变化,在经历了79天的占中之后,香港开始了一段持续爆发惊涛骇浪的政治波动时期,朝野的戾气于此间愈发加重,这在该项目的统计中得到了体现,但这一时期的周年式游行,人数却开始持续下降,在香港执法部门通报的通常远低于主办团体提供的数字中,今年参与游行的人数只有区区数千人,这与呼吁人们关注更多政治问题的参与者所描绘的社会焦虑,极不成比例。

撰写:王圣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