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观察:台湾之外的另一抹彩虹

+

A

-
2018-07-08 22:52:33

21年前,就在香港这个前英国殖民地主权重回中国前夕,总是戴着墨镜的本地导演王家卫执导的影片《春光乍泄》上映,它由当地最具知名度的两位男明星——梁朝伟和已故的张国荣——演绎了这座城市的爱情禁忌:同性恋。21年后,香港许多同性恋情侣仍不敢见光,继续躲藏在满是世俗眼光的逼仄城市空间里挣扎,并幻想着有一天能再无忌惮地摘下伪装面具。然而,不少情侣终究不敌这座城市的社会压力,就像银幕两位主角的命运,未能结伴走下去。

香港社会看似自由开放,香港同志游行、国际不再恐同日的参与人数持续增加,也有越来越多社会名人公开“出柜”,但西方宗教和传统儒家文化的影响力依旧深厚(图源:VCG)

香港法律尚未承认同性婚姻或民事结合,但近日,香港在同性伴侣权利方面迈出了关键性一步。香港终审法院新近的一份裁决为在该城市居住的同性伴侣,提供了与结了婚的异性伴侣享有同样的配偶签证权利,并认可了一名来港工作的英国女同性恋为其同性伴侣申请配偶签证,但遭香港入境事务处拒绝是个不公对待。

该决定可能对推进同性恋权利具有深远影响。这份最新裁决被视为当地同性恋公务员梁镇罡不久之前提起诉讼后的连锁进展,后者正在谋求为其英国籍伴侣获得配偶福利,但他的案件最终于法庭败诉。正当梁镇罡用自身努力,挑战公务员体系沿用已久的福利机制和香港的婚姻制度之时,香港大学下属的调研机构公布了一项2017年民调的结果,显示公众对同性伴侣权利的态度在过去数年间有着显著改变,在接受调查的香港居民中,超过半数支持同性婚姻,而2013年这一比例仅为不到四成,此外,69%香港市民认为香港应有法例禁止基于性倾向的歧视,这一比例比2013年上升了11个百分点。

然而,当69%的香港市民表示支持性倾向歧视立法时,香港政府仍未推动有关立法,这让它显著反映了香港民意与现行法例之间存在的差异。作为毋庸置疑的国际化大都市,随着时间推移,香港社会的观念越来越进步,一定并不为人奇怪,但在这个就许多方面而言,仍尊崇东方传统文化以及照顾多项宗教例律的社会里,对同性恋权利的保守取态和强烈抗拒依然存在。

就在余热未过的不久前,一个“反同”意识形态鲜明的香港团体承认,它已成功地向政府请愿,要求从每一间公共图书馆的主要书库中,取下有关同性父母育儿和相关主题的儿童书籍,并称这些读物倡导了有争议性的生活方式,一时之间,闭架、设立专区还是如常展示……关于性少数话题的儿童书该在公共图书馆中如何处理的讨论,触发了社会激辩。而一些活跃于民间的政治人士或组织团体,长久以来,仍然以反对或恐惧性少数群体,作为主要的政治信仰和俘获受众的政见取态。几年之前,香港政府还曾经拒绝过允许同性恋伴侣在香港的英国领事馆举行婚礼,这一超越使馆界限的干预举动,彼时遭到了香港同性恋权益团体的猛烈批评。

无独有偶,最近的几个月里,在香港基督教堂内接连被爆出的性侵丑闻中,香港浸信会联会总干事兼牧师林守光也被指控多次侵犯了会内一名男职员的身体,而前者以往时常在公众面前,从宗教视角论述他对同性恋行为的厌恶。以目前来看,一场迟来的“教堂也是”(#ChurchToo)运动最终在香港掀起了阵席卷圣殿的风潮,它不但撼动了教会这个自殖民年代已雄踞香港政经要位的权力组织,导致其或许会要进而更新自身根深蒂固保守文化的决心,而此类难以自圆其说的丑闻也间接折射了香港社会未足够成熟开放的暗淡一面,这让这座以多元开放著称的亚洲最佳之一城市,看上去愈发狭隘和欠缺包容。

但关于同性恋群体在这座城市的境遇,也并非没有好消息。香港的骄傲游行和其他越来越多的本土活动正在塑造公众对这一小众人群的全新态度,香港已经被选为2022年同性恋运动会(Gay Games)的举办地,这让它可能成为第一个届时仍不会承认同性婚姻的主办城市。而诸如香港演员王贤志、立法会反对党成员陈志全等公开身份的同性恋名人带动的更广大宣传,也于公共平台起到了有益的推广作用。

除此之外,香港民众的看法也受到了台湾此前为保护婚姻平等而作出释宪的影响,那项将婚姻仅在男女之间定义推翻的决定,可能会使台湾成为亚洲第一个将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地区。尽管亚洲各地在这一问题的情况都不尽一样,但台湾已经取得的合法化进展,肯定给到了不同的社会以鼓励和影响,这会促使它们正在酝酿跟随台湾的脚步,并最终想要在可见未来,赋予男女同性恋结婚的权利。

除此之外,在台湾,游行早已不是禁忌,参与者也早就掌握了构思新颖口号和画面来表达理念的本领。台湾已经连续举办了十余年的同志游行,每年的台北街道,游行队伍里赤身舞动的男人们都会以一种喧闹和随性的方式,表达他们想要获得主流社会认可的强烈欲求。如此盛行的游行文化,它既让你难以想象第一届台北的“台湾同志大游行”竟只有不到两千人参加,很多人还必须带上面具才能稍微安抚内心的恐惧,也笃定无疑地展示了台湾在多党民主制代替戒严法和威权统治之后的几十年中发生了多大的变化。台湾同性恋平权运动的切实、可见进展,让这个每年以性别为名义而集中起来的群体,到今似乎已没有什么理由不让内心达到高潮了。

目前来看,台湾可能是亚洲对同志群体最友善的地方,总统蔡英文也公开支持婚姻平权,这让立法环境从来没像现在这么有利过。尽管这里的反同性恋势力也不少,可能此前很少有人会预期到,这个议题会像政治上的蓝绿颜色之争一样,如此情绪性地分裂着岛内人群,但同样无法否认的是,当提到同性恋在亚洲的权益程度时,台湾的情况已然是截然不同于更多其他地方了。对于亚洲大部分地区而言,台湾的确能够成为一个别具一格的榜样,它那颇为喧闹的民主制度,却在性少数平权一役中,更有所收获地让这座自治岛屿成为了亚洲同志群体向往的灯塔,这种强劲的反差,还照射到了对岸的香港甚至是中国大陆还有多么落后。

即便这不是一件板上钉钉的事情,但当台湾实现同性婚姻合法的目标不再遥远时,全世界也同样都在看,亚洲还有哪些潜力之地会继而成为下一个不论性别倾向、承认爱就是爱的开明天堂——而香港在这之中最被期待。太久的等待之后,台湾马上就要盼到第一道降临亚洲的“彩虹”,而专属香港的那抹“彩虹”,又何时才会凝结在美丽的维多利亚海港上空呢?

撰写:王圣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