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观察:特首意外点燃的“语言战争”

+

A

-
2018-07-09 23:58:44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最近又一次经历了不得不在公众面前道歉的难堪,这并非为了她带领的政府到今仍没能积极购入广阔的乡间土地,以缓解当地日益加剧的土地和房屋紧缺问题,也不是因为夹在北京号令和民众诉求的对立之中,而让当局就某项问题的治理情势放任恶化,而是她个人在一次记者问答环节上的临场失误,这被认为是香港公务员精英近来所犯下的一场公关灾难。

因此前一度失言称用英语重答问题是“浪费时间”,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事后就引起误会连夜发公文致歉(图源:新华社)

事件起源于青睐坚持不懈填海造地的林郑月娥,在近期频繁向传媒解释其政策的一个场合中,面对一位媒体记者用英语提了一个问题后,微笑但明显有些不耐烦地回应,称她已经用广东话刚回答了同样的问题,并现场命令工作人员日后在这样的场合安排同声传译,以免她又要用英文重复回答一次,“浪费时间”(waste time)。

正是因为这句“浪费时间”,林郑月娥引起了舆论哗然,香港记者协会(Hong Kong Journalists Association)随后发表声明,表示对前者的言论极度遗憾,并指香港是国际城市,英语也是这座城市的法定语言之一,因此特首对英语提问的轻蔑态度令人无法接受。

面对舆情指责和网络抨击不断翻滚升温的势头,林郑月娥最终为她的言论致歉,澄清她并无贬抑英文传媒的意图,并把误会的产生,归咎为她对使用不同语言回答同样问题而导致时间紧张的一时焦虑。

但有人开始将事态的发酵归咎于更广泛的因素,他们把矛头指向了一些在其看来,正在受到政治外力削弱的语言门类,比如粤语和今次的英语。正像中港两地经济融合不断加深的这些年中,所记录着另一个异样的变化——香港人越来越重视自己的母语,即好多俚语词汇竟缺乏对应汉字、只得口口相传心领神会的广东话——这个前殖民地里的越来越多人,对自己掌握的英语亦渐渐格外珍惜并引以为傲。但就在中港两地的人们越来越需要、也越来越能够用普通话交流的时候,香港的一些人却正在对此失去兴趣,甚或直接抗拒说普通话,对于这些人来说,普通话似乎变成了一种象征香港愈发类似中国内地的不安提醒。

即便在官方修辞上,香港政府一直都鼓励人们掌握英、粤、普三语,但现实中,越来越倾向于粤语甚至是英语的社会认同,正在刻意以此挑衅中港政治原本宽松的政治空间,在此过程中,普通话和简体中文注定要成为代价,不管是否每个香港居民都喜欢如此,但无论在政治上还是在文化上,这些还是引起了毫无必要的社会矛盾,让这座曾经的财富之城长期陷入对该用哪些语言交流的愤怒和不安。

林郑月娥是次的失言,之所以不可思议地牵动到香港整体社会,只因当中涉及着敏感的身份政治,特首忙于应付公关危机、着急“灭火”的景象,好似这个社会太多令人无奈迹象的缩影其一。中国内地、香港,这两个中国人的社会,在经济、文化上日益融合,但在政治上却越离越远,甚至当“民族大义”现在也难充当它的粘合剂时,更多对身份差异的疯狂执念,便成为香港人对每一处可以区分出它对中国内地社会优越性的细节格外在意的最新写照。

而更广泛的问题在于,事实上,在邓小平留下的“一国两制”保护罩里,香港人在如何治理香港的问题上有了更大的发言权,但刚迈入后殖民时代不过21年的香港人对此还有着来自意识的懵懂,并留存了一些恋殖怀旧的迷思,在一场香港人很难证明,更多的自治程度可以带给700余万居民如何收益的、旷日持久的政治拉锯战中,这座城市已经为无意义的政治幻想和缺少契约精神的政治逆反行为付出了代价。与殖民时代相比,现在的香港,反商、反发展、反中国内地的思维四散弥漫,社会分裂也更严重——但这些做法实际上导致了更多的中港矛盾,加强了说粤语和英语者对香港的身份认同。

今天的香港,说写英语和广东话已经变成了一种政治行为,这一点,你可以轻易从社会舆论竟然如此想要对它那几种最流通语言比较出个高下中感受到,一起简单的现场失言,都会引起一场关于语言优劣的持久争吵。只是,假如现在的潮流继续下去,很难不让人担忧,那些更致命的寻求荒诞异常政治变革的暗流,可能过不了几年就会更为凶猛地卷土重来,摧毁中港之间如今那仅剩而又脆弱的忍让。

撰写:王圣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