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香港 村上春树怎么成了“淫秽”代名词

+

A

-
2018-07-26 03:21:29

2018年的香港书展刚刚闭幕,根据统计,入场人次已近百万,穿插其间的310场文化活动,更是将这一阅读盛事的文化氛围推向了高潮。而今次书展人山人海的喧嚣之外,也出现了一些意外的“插曲”,其中当属日本知名作家村上春树被卷入的争议风波,最为引人惊讶。

村上春树小说在香港被评为“不雅”,引发争议(图源:VCG)

被誉为有能力问鼎诺贝尔文学奖的村上春树,早前推出了其新作《刺杀骑士团长》,并在今次开幕的香港书展上获得了多家书商的重点推介,但紧随而来的,却是香港淫亵物品审裁处突然把该书评为“第二类不雅物品”,依据该规定,《刺杀骑士团长》一书必须以封套密封及印上法定警告字句才可出售,也因此,该书被禁止在书展上出售,当地的一些公共图书馆随后也将其放置到只供18岁或以上人士借阅的书架上。

村上春树的长篇小说被香港评为不雅物品,在香港引起广泛的争议和社会讨论。关于该书裁定的判决公布后,旋即受到了本地文化界人士批评“这形同一则国际笑话”,香港本地多家书店团体和文化类机构更发出一份联署声明,要求撤回这项“令香港蒙羞”的荒诞裁决。该声明称,是次收紧尺度是审裁员自己联想过度活跃所造成的,而放眼文坛,比书中有关描写更大胆、更露骨的比比皆是,如此裁定,淫审处的判决明显有失公允。

而在不少文学界人士批评此裁定会破坏香港对书籍包容度的声誉之时,也有香港书评人认同书中性爱描写可以被评级为不雅。作为一部内容奇谲,揭露人心中的暗黑角落及复杂情感的小说,《刺杀骑士团长》中的许多性爱场面的描述,虽然被广泛认为意在辅助引导出角色之间的联系,体现男女间产生感情的经过,诠释小说字里行间里沉重的自咎感与内心挣扎,但故事中涉及描写性爱的情节,却又是无处不在且描绘相对赤裸。而根据淫审处的列表所列出的限制性影像或文字,审核人士通常都会依此点算出现次数,该书中有大量把玩性器官的描写,如以此方法评级,被评为不雅也就不难解释了。

关于文学和色情的界线该如何厘订,长久以来就从来难有令人信服的标准答案,而关于此的讨论,更是宏篇大论也难以言清。但很多人都理解,不少伟大的文学、艺术作品,都会触及情欲、裸体、性爱等人的基本面向,若诸如连《刺杀骑士团长》之类的文学描写也会被作为原因而列入禁书,则的确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香港的欣赏能力与包容性已有所倒退,其专业度开始赶不上其他开放社会了。而事实上,关于这一话题,香港早就为人诟病,1994年,淫审处将一则印有文艺复兴时代雕塑大师米开朗基罗(Michelangelo)的大卫像(David)的广告,裁定为二类不雅物品,令人哗然,后来还是香港高等法院的改判才平息了这一风波。《刺杀骑士团长》的历史虽不及大卫像这般悠久,但村上春树也是举世公认的世界一流作家,其对于性的描写往往也是不少学者们的研究对象,这代表了一类文学风向,蕴含深意。而香港对待文学审美如此这般的裁决,则的确难免予人闭门造车、思想滞后之感,惹来争议也是自然而然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王圣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