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观察:黯然离场的马时亨和难解的港铁危机

+

A

-
2018-08-07 05:50:15

就在从即将到来的2018年底开始,一条高铁将把香港同中国内地的几个大城市连接起来时,人们本以为,围绕“铁道运输”这一香港社会符号旷日持久的意外纷争,终将快要重归平静——但目前看来,这样说还为时尚早。

马时亨是属香港商界精英,早年亦曾加入香港政府成为问责高官,但其近年常以惊悚言论以及主导不得民心的铁路收费政策,甚至在近来频繁出现的港铁丑闻中应对不力,其公信力大打折扣(图源:新华社)

一条来自香港媒体“香港01”援引消息人士的透露内容称,在香港近乎处于行业垄断地位的香港铁路有限公司,或将又生重大的人事变故,现任董事局非执行主席马时亨于今年底任期届满后,将不会续任。

尽管许多不热衷香港事务的人们,对马时亨这个名字并不熟悉,但后者在香港社会中的知名度,其实不亚于香港人的特首。事实上,主掌着港铁全局运营的马时亨,以往时常因为个人言论或是其所在集团推行了一些左右社情民生的价格政策,而让其自身总会陷入到舆论风暴之中。

尽管港铁旗下的几条本土地铁线路在运营及时效承诺上的的管理口碑一直甚佳,但这家老牌的铁路服务集团近年来却频繁深陷丑闻,并饱受舆论诟病。当最近几年它的营运事故频生,正在扩张的几条线路也接连被揭发建设工程存在严重隐患,政界及社会纷纷发出预警,港铁目前的窘局或将终有一日触发这家地铁厂牌长期管理不善所导致的“立命危机”。

而尽管每每有预先通告,并辅以一段时期临时的价格回馈补贴,但港铁旗下几乎贯穿于这座国际都市每一处城市空间的城市铁路和地铁列车,总会因其本已高昂的车票一次次执意提价而引发民间怨声载道。也因于此,马时亨作为面对媒体质问时训练有素的公关老手,每每的回应话术总会成为社会热议话题,其个人的一些回应方式看似总能化解一时的集团尴尬和危机,但那些可以遮掩其涨价行径的公关方式和语言话术还是愚弄了香港公众。

自上一次令世人忌惮的金融危机发生以来,香港绝大多数的商品价格就维持在了高企的段位,而作为严重关乎到民众生活质量的铁路车票,一路来更是只涨不降,甚至因此导致了在这片弹丸之地出现了一种间接限制区域间人口自由流动的社会亚现象。在香港如今对通胀因素把控良好、同时港铁服务并没有多少改善的前提下,这样的涨价已经与现实严重脱节,也几乎没有道理,更难为社会理解。

若将此一问题延展开来,作为主理人,马时亨的失职在于他早就像港铁那脱节的收费理念一样,严重与香港社会产生了心态脱节。而事实上,港铁的困境在于,即使撤换掉马时亨,再换一位香港商界精英上台,港铁的弊端仍在,民众的怨憎亦仍不会骤然消失,这是港铁沉疴般的症结使然,是其作为一家垄断着香港740万人出行方式的公司,应该将本身定位为上市公司还是社会职能机构而必须要面对的要害问题,因为这决定了它到底是更需要向小股东负责,还是绝不可负于全体港人——而关于这点,从现时港铁董事局的5名非执董、14名独立非执董及1名执董的阵容组成皆为商界精英,可惜还是能频繁出现危机,就可见一般。而诸如马时亨这类精致的利己主义者,长期以来皆以私利出发,置香港社会的现实积弊和民生需求的困惑于不顾,做着损害香港长远利益的事情,这一群体才不可谓不是香港人最大的噩梦!

现下的香港,似乎用关键词“政治不稳”来定义算是恰当不过。一如追求香港普选的抗议活动,看上去似乎演绎了走上街头的普通市民对更广泛政治自治的迫切要求,而实际上,背后更多的是出于人们对现实民生的不满和宣泄。现实中,交通运输上的生活成本所带来的压抑与窒息,很难言又和香港令人畏惧的高昂房价有何区别,可当有一日,席卷政治的股股社会戾气一旦重新投回民生领域之时,令怨愤失控爆发,恐难言这不会危及香港稳定,而马时亨们,眼下就在加速刺激着这一香港更深层的隐形问题。

有个颇具玩味的坊间传言,称港铁现时使用的商标,其实从是“木”字的小篆抽象而来。根据香港的一些风水理论,地铁系统在卦相中属“金”,但因列车总是置于地下,所以可被看作是放在“土”里面,因此,港铁根据“金克木、木克土”的逻辑,选择了五行中克“土”的“木”来作商标,祈求好的寓意,也因此,只要“火”不来,属“金”的地铁就可平安运行——那么,现在民怨之“火”来了,港铁是否就要“不平安”了呢?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王圣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