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观察:政治退烧的“双刃剑”

+

A

-

香港人对手中的智能手机着迷之极,以至于人们总是会从电子屏幕里的新闻媒体,来了解这座城市正处于怎样的政治情势。而现在,传播于电子终端和社交媒体的关于香港政治领域的新闻和话题,正在持续减少,这一易被忽略的迹象,也不同程度地显现在了本地几家老牌媒体的印刷物和电视节目上。当挤占公众眼球的不再是那些大量报道政治争议的内容时,这隐约折射了香港社会浮现的最新迹象。

四年前,香港民众在几个年轻政客的号召下占领街头,呼吁施行更广泛的领导人选举制度,成就了香港政治历程中难以被忘却的一幕图景(图源:Reuters)

政治退烧 让位民生

观乎完结了156年的英国殖民统治、继而与中国内地更紧密交互的这21年,香港记录了一个又一个新成就,其独到的城市文化也依然能让大批人心驰神往——只是,这风光背后却是暗涌处处,尽管邓小平“一国两制”的神来之笔已经尽可能地打消了国际社会和香港民众的顾虑,但不断累积的陆港矛盾与分歧,却在过去招致了许多未能意料的政治风暴,持续冲击着这个城市赖以生存的政治制度。

在普罗大众看来,四年前的雨伞运动代表着对复杂香港故事真正心生焦虑的开始,在那79天时间里,成千上万香港人露宿街头,急切要求得到自由主义式的民主选举操作,它显示了围绕香港选举模式改良之路那积蓄了数年的紧张局势,正在克制不住地诱发激烈政治对抗。而即便“占领中环”本身有着某种值得理解的良性初衷,但它还是给后续一系列手法粗糙的政治抗议行径,作了个坏示范。

然而,让人始料未及的是,在香港似乎陷入苦闷深渊、甚至还激发了全民对政治的狂欢消遣后,仅仅四年,而今人们就已再难见到那些给社会运转带来波澜的政治挑战行为,无论是香港几个关键的商业区出现的大规模瘫痪,还是农历新年之夜旺角砖头横飞的骚乱袭击,甚至是在本该最为庄严的宣誓场合出现的侮辱种族的恶语粗言……这种种汇聚成的一股围绕陆港政治的喧嚣躁动和离经叛道的诡异力量,竟只是在一次司法解释和连续的定罪裁决后,士气便开始滑落——从高潮到落寞,这来去之快,让人惊讶又感叹。

除此之外,在这座忙于拼搏的、一刻都不停歇的城市里,现下有关纯粹政治较量的争拗话题,也已经很难再赢得社会的广泛关注。维多利亚公园里的烛光纪念、7月1日下午的游行……这些积累了二、三十年的政治惯例,到今似乎难再激活整个香港社会的集会热情。

而伴随世界各地的政治人士都因清晰的情势预判,争相开始重视北京政权对香港事务的威信之时,香港立法会里的反抗者及一些街头的草根政客也显得越来越孤独——任何可以拖延立会议程数月的技术阻挠手段,开始为舆情诟病;反复上演的由政治辩论转向肢体冲突,也被斥责是政治表演;更多人看待港府正在考虑取缔一个提倡香港独立政党的做法时,对打击分裂主义情绪的理性认同取代了所谓对“香港政治自由日益受到限制”的担忧——很多支持他们的民众转而开始思索:激进亢奋的政治抗争与获得的挫败无助之间,是否存在着必然的关联,而过往的观察经验告诉了人们,有些反抗形式看上去就很愚蠢。

上述种种,无不成为了考验香港社会政治耐力的一例例重要指标,而现实就是,广泛的社会反应已显示出,香港最新民意开始不支持那些激进的“违宪达义”以及很多光怪陆离的政治幻想,年轻世代支持分离主义的比例应声下降,人们希望不理智的政治抗争终止,并让议会回归理性问政。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王圣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