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否决堕胎合法化 再论自由和民主的真谛

+

A

-
香港人民要更好地认识自由和民主的真谛(图源:新华社)

当地时间8月9日,阿根廷参议院因否决堕胎合法化法案再次引发世界关注。阿根廷现行的法案规定女性只有在被强奸怀孕,或者妊娠会威胁生命的情况下才可以向法官申请堕胎许可,否则一律视为违法。此前,阿根廷国会众议院曾于6月14日通过了堕胎合法化的法案,但是议案却在参议院碰壁。参议员们经过长时间的辩论,最终以31票赞成、38票反对,否决议案。与此同时,支持或反对议案的阿根廷民众在国会外举行大规模的游行示威活动。议案被否决让民众大呼意外的同时也意识到,在全民选举的阿根廷议会也存在强大的保守势力。

阿根廷否决议案的行为也引发了世人对于民主和自由的思考。不少人此前习惯于将自由和民主等同在一起,甚至在部分自由派看来,只有他们才是自由和民主的共同代表,保守派是专制的象征,因此选举民主的结果自然应该是自由派的胜利。这种观念在对俄罗斯和土耳其选举结果的看法中表现得淋漓尽致。由于选举产生的结果与自由派预期的结果不一致,不少西方自由派的媒体就认为这种民主选举是假的,认为民众受到欺骗和误导,或者被保守派操控舆论甚至是被建制力量(当局)胁迫所为。但实际的选举过程符合程序正义,选举结果也是民众投票产生,不能因为结果不符合预期,就去质疑民主选举本身,这也不符合自由派或者是自由主义所代表的价值观念。

在这一点上,香港同样面临类似问题。长期以来,不少港人总是将自由和民主等同起来,片面以为自由主义立场是香港未来的必然选择,并对非自由主义立场的人持以对立态度,甚至斥责后者被洗脑、愚昧。其实不然,将民主与自由主义等同,这只是肤浅的政治正确想象,根本不符合政治逻辑与现实。香港当然要推动民主,但绝不能错误以为只有符合自由派期望的观点或人获得胜利,才算民主,否则就是一种新的专制。毕竟这个世界还是有强大的保守力量,千万不要以为自由派的观点必然是人民的选择,更不要以为选举民主的结果必然是自由派获胜。

自由主义关注的核心是限制政府强制权力的管辖范围,从而为个人提供较大的活动空间;而民主强调的重点是由大众或大众的多数控制乃至行使政府的强制权力。前者涉及政府权限的范围,后者则涉及谁来行使政府权力的问题,二者明显存在区别。将自由派或自由主义的观点认为是“人民”的选择,认为选举的民主结果必然是自由派,否则这种民主就是假的,这种将人民的立场想当然地认为是自由主义的立场,不然就大加鞭挞,视为野蛮、落后,这本身就是一种霸道和专制。民主本身就是民众的自发意愿选择,自由派和保守派的人民都有权选择民主,民主是一种选择、一种工具,民主不会因自由派或者是保守派的立场而改变。至于自由,其真谛本应是反对极权主义或专制,是包容和尊重不同立场、身份的人,绝不是指自由主义或者自由派必然居于垄断地位。

总之,虽然阿根廷议会的决议在一定程度上损害了女性自主妊娠的权利,并不可取,但这至少说明一个事实,即多数阿根廷人民或许是保守派,所以才会作出如此决定。既然这是事实,并且经过合法民主程序,那么世人理应保持尊重。至于不赞同这种决定、支持堕胎合法化的群体,应该透过理智合法的方式游说社会大众,而不是诉之于暴动等激烈对抗方式,这才是对民主真正的认同,也是最合理的变革路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李止戈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