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观察:拆除陆港的“墙”

+

A

-
2018-09-11 00:43:16

“墙”,于个体是构筑情感家庭关系的红色砖块,于社会则是维系城市运作的物理空间部件。在二十几年前的柏林,墙是标志着冷战令人惊讶的欢乐结局的那一地碎片;于行事疯狂的特朗普(Donald Trump)而言,墙既能实现他那高涨的种族排外主义理想,而将墨西哥人阻挡在无垠的美国境外,还会使华盛顿开始陷入迷惑和混乱;对正置身复兴模式的中国来说,墙早已打造了那伟大的历史名片——紫禁城宫殿,如今也是拦截人们冲出网络边界通往完整信息世界的一种信号与技术阻断。

高速铁路这项巨型工程,旨在将曾经为殖民地的香港从交通上与中国内地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图源:AFP)

而回到眼前的香港,“墙”似乎是香港人体悟最深切的字辞之一。2018,是香港结束英帝国殖民统治,主权重回中国册下的第21个年头,“五十年不变”与中国内地保持隔离的新生制度之承诺恍然之间,竟摸索着差不多快走到半途。然而,这期间,奔跑在形态转变中颟顸探寻的香港却频频误入黑暗的甬道,政治与社会时光明暗交替的无律无常,使得置身其中的几代香港人在不同困惑和迷思中被拉扯撕裂,既不知前路是否幽暗深渊,也再辨不清欲求的方向,进退失据、惶恐无措的社群状态伴生了郁躁、颓丧的人心情绪,让这一切都在“墙”一般的隔离罩之下,几乎成为了后殖民时代香港的城市关键词。

于是,就在没有答案,也看似缺少出路的当下时刻,繁忙香港的城市内脏中,每一个细小的个体所关注的该如何实践现实与头脑中的双重隔绝,以致其产生的一切剧烈动荡与细微变化,皆如镜中百态之般清晰可察:怀念往昔、警惕现世、心结密布、感伤哀叹,这些坦露在未知面前的思忧,已让香港人既无法与愁上心头的自己和解,也不能直面汹涌正隆的内陆情境。当家园在两个世界的狭缝,而两壁渐近之时,香港的本能反应,正像它如今拼命苦撑这仅剩的空间一样。被固执和顽强裹挟的妄念缠住了香港,让人们到今还不足够顿然醒觉——其实身处之地,早已生成剧变……

拆掉“心墙”:一纸证件

就在萨尔瓦多和另外几个中美洲或加勒比海地区国家最近以来接踵而至地决定承认北京而不再承认台湾,使得还在国际政治的荒原上拼命跋涉的后者以及一些港澳观察者们瞠目于北京的外交能量与政治强势之时,人们也忽略了北京正在向大中华区里的这三者伸出的另一只“温柔的手”:中国当局现在已经给出了它打动人心的人才招揽与定居鼓励措施,在一份全称为《港澳台居民居住证申领发放办法》的政府文件里,遍布中国大陆的各个城市行政部门将对来此求学、谋生的港澳台人士开始执行全新的审批程式,那些满足几项简单门槛的人们将会获得一串被全新启用的身份号码序列,这些格式、长度和大陆身份证号码相一致的数字,将保证持证者可等同于大陆居民,享有“社会保险、劳动就业、上学、就医”等相关权利及自动取票、旅馆住宿、金融业务等公共服务的便利。

细品这一连串关乎申领条件、证件功能、持证权益的政策项目,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对传媒所称的“具突破性”一话似乎不假,这项举措将会更广泛地回应香港一些在内地生活的团体及居民的长期诉求。目前分散在内地常住的香港人有52万,读书的学生有1.5万人左右,这一数目庞大的群体在此前只能依靠一张昵称为“回乡证”的通行证件进出内地,这张证件的现实意义更多在于通关和旅行之用,而像梁国雄、曾健成那些被没收了“回乡证”的政治抗议者们,再进入内地更是早已变得异常困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王圣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