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观察:港珠澳大桥会引发“光复行动”吗

+

A

-
2018-11-07 00:15:21

遍地垃圾、公共交通站点旁的人龙延绵、食品和日用品一货难求……不少香港人在网络空间形容,这座城市接驳中国南部最壮观海上大桥的一处宁静之地东涌,在刚过去的这段时光犹如在内地旅客的纷至沓来中沦陷——“全拜港珠澳大桥所赐”,居住在此的一些香港人抱怨,他们甚至要到几十公里外的香港城市心脏地带去暂避人潮。

港珠澳大桥开通的新鲜感为香港带来了大量内地旅客,但这座城市的行政当局目前并未做好更“从容”地接纳这些观光人口(图源:新华社)

这座由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主理开通仪式的大桥在开通初期牵起体验热潮,一定是正常之事,但与此同时,东涌“沦陷”正在真切地折射出香港行政当局事前在细节上的顾虑不全,以及它低估了内地旅客所带来的冲击——而这只是这座大桥对于陆港跨境旅游及经济输送能力的崭露头角。

香港街头怨气与网络谩骂正在呈现不断升温的趋势,令人们很快联想到了这可能会再度点燃从来不甘示弱的香港民间社会,效法2015年那场令香港声誉扫地的“光复行动”,在那场以捍卫本土文化为目标的本土行动中,很多激进人士和一些不折不扣的怪人在内地旅客和水货客聚集的地区宣誓主权并恶意挑衅,这成为了陆港关系在当时急速骤降的一个重要催化因素。

现在,“光复行动”有可能在东涌上演吗?香港政府多年来依然没能处理好香港人对于内地游客或移民所造成困惑的要求,不满情绪在民间始终有其瞬间升温的易燃性,而更多香港人对内地人持有的那种近乎“种族歧视”般的谴责取味,长期以来亦加强了对陆港感情的伤害。

固然,当下的问题解决希望只得寄托在香港政府可以尽快找出细节上的问题成因,并对症下药。可改善交通安排虽有望消除人龙,但这只能解决部分问题,事实上,东涌的人潮危机既是这城市在大桥通车前的交通配套不周之果,同时也暴露出了一些城市规划上的漏洞。

根据目前的观察来看,大量出现在东涌的内地旅客中,夹杂了许多借助未经官方授权的劣质、廉价旅行机构而来港的旅行人士,他们经旅行团到达东涌后没有具体行程安排,反而让团员自由活动,这让香港惯常运用的那些人流疏导措施,面对于此显得捉襟见肘。若然这一数量庞大的旅客群体以东涌为目的地,即使从交通入手,仍无助根治困局,特别是东涌超负苛接待的问题。尽管短期之内该区域的部分商户或可受惠于人流上升,但长远而言,付出的代价必然是影响地区民生。

这种现象,在香港早就出现过。2012年最先出现了“光复上水”行动,及至2015年又有了“光复元朗”和“捍卫沙田”行动,这些运动的示威动机莫不以内地客扰乱民生为由,号召居住于此的香港人“赶客”,甚至对内地游客动粗。

在“光复运动”爆发的几处城区,很多地方因为在地理位置上靠近内地城市深圳,对内地人而言,不论跨境购买享受汇率折算优惠的日用品或夹带水货均非常方便。同一道理,港珠澳大桥开通之后,内地临近城市中山、珠海等地居民要前往东涌只需一两小时,令东涌瞬时间成为了生活在中国南部的很多内地人眼中最前沿的“边境区”。

然而,当东涌的日用品开始因此变得抢手而物价昂贵,街头开始出现内地游客席地而坐以及他们的行李箱阻挡道路的情况时,当整个城区的环境开始因此而恶化之时,时间一久,那些主张本土排外的组织和部分居民就或会开始酝酿诸如所谓“光复东涌”之类的行动,这对营商气氛、香港形象以至内地游客都非好事,更不是未来的中港图景中应该看到的一幕。

数据方面,港珠澳大桥在正式运营后,已经录得它的第一个高峰数值,这显示了一日之内已有逾10万人次在这里出入境。但另一面,关于车流量的统计数据间接显示了香港当局的预测失当,目前为止实际车流量只够原本估算总量的三成,本以为港珠澳大桥能便利两地跨境人士的工作或生意往来,现实中却成为内地客到访东涌的最快捷途径。而待基础设施本就薄弱的东涌承受不住,香港政府才花上两三年时间推出补救和疏导措施,只怕为时已晚。

考虑到曾引发陆港冲突的上水和元朗那两处香港郊区的例子,东涌目前身处的窘境可能有步上水和元朗后尘的风险,香港当局对此应该给予足够的重视与警惕,并汲取近日的经验,及早给出相对应的综合规划,确保港珠澳大桥能便利陆港民众往返的同时,不会影响“脆弱”东涌的居民生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王圣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