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观察:“占领中环”可能从来没有发生

+

A

-
2018-12-06 02:12:12

在某个意义上,2014年的“占领中环”从来没有在香港发生。香港民主运动史上历史性的三个人物戴耀廷、陈健民和朱耀明,他们的剧本当初虽有彩排,却最终没能依时、按地、照计划地演出,甚至乎,四年前那场浩浩荡荡的雨伞运动,亦不完全由几个瘦小的学生或社运领袖指挥——即便这场“占中运动”真切地就像一面灰色滤镜,早已笼罩住了很多香港人内心里的政治色彩,甚至,它还让一直“充满生命力”的香港,自它之后就开始被描述为了“激进”、“常态乱”。

当下,对于那些走进法庭接受审讯的“占领中环”发起人们而言,面前可见的牢狱之灾可能高达七年(图源:AFP)

如今,连日来的占领者审讯,不少香港人提及事态发展乃他们的“意料之外”,这仿佛在提醒香港人有一种关于历史的偶然性,它是非谁能掌握的亘古规律。

“占中九子”目前已被起诉煽惑香港大众在那场79天的、致香港瘫痪的社会运动中,作出了一些妨扰社会运转的非法行为。当中,身在被起诉之列的社会学者陈健民,却在庭上给出了一个“意外”的回应。他指整个雨伞运动,除了启动日期提早及地点改变外,“占领中环”的组织方法和参与者组成,自开始就早已异于了他们的原初计划。包括他在内的“占中三子”,原意是拟欲通过播放平静音乐、鼓励禅修等方式推进抗议进程,并预估参加者是曾经签署了一份关乎于此的意向书的那三千人。但最终,参与“占领中环”的学生们拒绝在他们的“领地”上坐着被捕,随后针对要守住商业区“要塞”的广泛网络动员,导致了参加人数远超一万人。

正在开启的审讯,揭示了占领运动的发起人们当初原以为能掌握运动发展,到后来才发现“这并不可能”的幕后尴尬,和他们因此不得不顺势而为的那种行动决策窘迫。这场审讯还折射了在主导者的团体内部,部分人的态度较为冲动,不断希望行动升级;部分人不听指示,仅凭热血拒绝退场。不但“占中三子”的号召能力不够,连当时的学生领袖们亦不见得能控制局面。

香港人记忆犹新的是,一个名词“拆大台”,曾是当时很多占领者的口号,它意指无需要任何领袖主导运动发展,由各个参与团体共同商议日程,制订规矩及运动走向,过程中每个个体力争话语权平等,这在当时那种极度喧嚣的场合下,最终被视为了最能体现直接民主参与的方案。也因此,“拆大台”导致了不少人当初自发到中环所在城区对岸的另几个商业区占领新的街道,以示他们不听来自海对面港岛一侧的泛民权威的指挥。于是,这种制度的结果,就是变成了各有各规矩,谁也不服谁,香港的民主运动再没有领军人物和团体,这城市开始陷入了极大的撕裂。

回到现在,归结为“始料不及”的解释,并非是人人都能接受的说项之词。“占中九子”需要负上的刑事责任,这城市的司法系统接下来自会作出裁决。然而,香港社会若不从中累积智慧,到头来,也只会令这场运动蹉跎、白费。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王圣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