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观察:后占领时代“最大的政治”是什么

+

A

-
2018-12-13 22:52:01

对于香港城市里的亲民主人士来说,有种迷思正在让他们难下心头,自2014年那场声势浩大的占领城市商业区的示威运动过后,政治上的任何一种单一议题,目前已经再无法号召数量可观的香港人走出家门,有心力地参与到相关于此的社会运动中了。

行政长官该如何普选的问题,在香港这座城市曾引发了一场以占领街道为方略的盛大公民运动,公众燃热的情绪还一度带来了所谓“雨伞一代”的新生政治力量(图源:Reuters)

称之为迷思,因为香港之下的泛民主派群体已然思考错了方向,在通常被简述为政治疲软期的香港当下,其背后本质并不是所谓哪种单一政治议题已然没有了号召力,而事实上,只是这一群体提出的单一议题没有了号召力。

无论单一议题指向为何,只要它能有效触动一个社会的情绪,其余的民怨自然会追随焚起,这也即是中国共产党的灵魂人物毛泽东当初之所以强调“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原因。若然此类政治催化剂引不起反应,则只能说明一点:这议题无效!导致法国当下狼狈不堪的“黄背心”运动,就是在单一议题的号召下,迅速做到了“大火燎原”——这是对香港泛民的一个提醒,更是对香港行政官方的一种警讯。

的确,近年来的香港社会确已逐渐对社会运动感到疲惫,但这并不是这座独到的城市可能接下来会停止推进社会运动的虚无主义迹象。作为港式民主运动的领头羊,香港本土的政治人物们眼下或许已经、甚至本就应该时刻保持敏感,准确判断社会的发展阶段,以应时应势调整战略,这才是他们作为城市民主具象的一种使命。

回到“占领中环”的时间节点,这场令香港人意象深刻的社会运动,前期正是着眼于单一议题的发挥,争取城市领导人和立法工作者的民主普选议题之所以能广泛号召香港人,原因即在于它将社会的关注点都集中到了政制议题上,期望以此为基点,可以推动这座城市的整体变革。

而“占领中环”过后,香港接连发生的连串风波,诸如几名亵渎立法会誓词的议员等来的是经过北京释法后的本地司法判决、一些曾经叫喊过“香港独立”的政治人士开始在进入议事场合的门槛中被阻拦、甚至有一些分离主义组织被取缔……这些事件都不再能号召香港民众上街。

是因为香港这座城市的政治时间轴上的阶段发生变化了吗?答案是显而易见的肯定。事实上,740万的香港人里,很多人已经越来越觉得,诸如此类的抵抗路径正在愈发行不通。对于泛民而言,情势至此,一个政治领袖该思考的问题,已经不再是如何找出一件更轰动的政治事件来“再兴东风”,而是要思考普罗大众当下最关心的议题到底是什么?再乘着这股民间情势,尽可能在于己可算被吹袭“政治冷风”的当下,继续推动建设公平、正义的社会愿景。

当然,要准确判断这种政治时风,对任何一位政治人物来说,都不容易,这既考验着香港的为政者们对于城市政治微气候的掌握程度,更试炼他们对中国之下的中港政治大气候的认知水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王圣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