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观察:济南旅游打卡的特首 不如花时间走进深水埗

+

A

-
2019-01-04 00:29:03

2018年终结之时,许多香港人会在这个时候许下新年愿望。普罗大众期望什么?无非是适足的居所、能够应付生活的工资、合理的劳动保障、安稳的退休生活……没有人天真到以为管治者能够建设出乌托邦。但香港作为世界最发达的经济体之一,政府绝对有能力满足民众卑微的愿望,让他们分享到经济成果。

城市空间狭小的香港,被列为全球最难以负担的房地产市场,密集而成的大厦已成为当地的标志性符号(图源:VCG)

一年前,香港人期待着女性特首林郑月娥能够“民之所欲常在我心”,期望她在号称“林郑元年”的执政初期大展拳脚、有所作为。过去这一年内,林郑的确做出了一些变革,但整体而言,香港政府的施政仍未回应民众的基本期望。

虽然林郑一定对香港的社会问题有感,也认识到港府的管治存在积弊。然而,管治者倘若远离民众,就难以对社会问题有恰当认识,容易背离人民的期望。要真正做到社会变革,林郑在新的一年就应该走进香港的大小社区,感受人民的困苦与渴望,只有这样,她才算得上与民同行。

搞清服务对象 莫忘从政初衷

谁是服务对象,是管治者必须回答的问题。管治者服务的必然是所有人民,政策要顾及社会整体利益。而社会上层所需要的扶助,必然比中下阶层少。故此,扶助中下阶层应是施政的主要方向。

港府不可能认识不到香港存在数量庞大的中下阶层。 以2018年最新的香港家庭入息中位数等数据作为衡量标准,可以惊人地发现,有一半的香港家庭住户的收入等级在此之下;根据香港扶贫委员会此前公布的数据,2018年的香港贫穷人口在政策介入后仍逾百万。

香港的生活成本高昂,中下阶层生活捉襟见肘,亟待政府提供保障支援。特别是当社会中下阶层的利益与商界产生矛盾时,港府须清楚认识谁是弱势,谁需要优先保障。

但可惜的是,香港官员往往未能认清谁是政府的主要服务对象,屡屡做出牺牲大众利益的决定。香港荒谬的社会结构,可以见诸这一年里两项排名:世界银行在2018年11月发布的《2019年营商环境报告》,香港上升一位,排名第四;世界经济论坛在2018年10月发布的《全球竞争力报告》,香港的劳工权益在140个国家与地区中排名116,已然沦为倒数。

反观,在营商环境报告排名第7的北欧国家挪威,在竞争力报告中劳工权益一项排名也高踞第6位,反映出了营商环境与劳工权益并不必然存在矛盾。

香港的城市氛围极利于营商,劳福保障却在这之中严重不足,这荒谬的局面之所以形成,是因为香港官员们的管治理念一直都存在极大偏差。

如此扭曲的成因有三:其一,经济自由主义是香港的殖民地时代遗产,受这种意识形态影响,官员视所有港人为独立个体,没有认识到他们力量的不平等;其二,官员普遍存在精英心态,视民众的诉求都是过激、民粹,不符合政府一贯的管治理念,官员长期远离民众,更助长了精英心态;其三,对香港经济的放任自由早已有之,就算是稍微触碰到既得利益者的政策,都会招来极大反响,这令官员的施政进一步偏离保护弱势阶层的主要方向。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王圣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