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观察:官员们请勿继续装睡

+

A

-
2019-01-08 00:27:59

在香港,扰攘城市多时的“土地大辩论”已告一段落,当地一个负责解决土地供应危机的官方机构土地供应专责小组,在2018年的最后一天公布了它的最终报告。文件除了提出八项帮助城市觅地的建议外,还公开了大量香港市民的意见,其中,不但有单亲母亲反映房租昂贵,抽不中政府提供的廉价房屋而数次萌生自杀念头;也有年轻人表示,希望组建家庭的想法最终败给了储蓄追不上飙升的楼价,因此感到无力。

因质疑特首林郑月娥及其政府所给出的土地发展方案仍在向地产商妥协,很多香港人此前选择走上街头表达不满(图源:Reuters)

为城市里的普罗大众带来幸福,是香港的管治者们最主要的责任。增加土地供应、解决房屋问题又是如今香港政府的施政主题,香港的官员们应正视民众的普遍需求,基于公义和同理心,采用最有效的觅地方针,带领香港人走出令人绝望的住房困局。

但事实上,土地供应专责小组此前提供的问卷调查,早已经为觅地方案设限,一如预期,如今这份报告的短期方案倾向依旧保守。小组建议短期内先部分收回一个殖民时代遗留下来的特权高尔夫球场,并以公私合营配合相应法例的方案开发香港农地,又建议设立土地储备以应付长远的土地需要——但房屋问题乃是香港的燃眉之事,港府理应“事不避难”,果断有效施政来增加土地供应。与此同时,港府也的确需要制定民生优先的分阶段规划理念,让短、中、长期的城市觅地方案,特别在土地储备及运用上能够真正惠及民生。

谈及土地与住房政策,事实上,如今的香港政府依然显现着它迷信私人发展商能够解决香港住屋短缺问题的政策取态,但其实,这即是冥顽不灵的表现。放眼世界,任何私人发展商都只会考虑自己的地产生意,但一个政府则是可以制定政策的,更有职权在诱导和逼迫地产商赚钱的同时,满足社会需要。

这里的所谓诱导,就是以利益为饵;而所谓逼迫,就是用法律和政策。管治者只有双管齐下,坚定自身的施政目标,结果才可能是共赢的。当然,作为地产商,香港的商人们必定会尽全力在最低成本和风险的情况下做生意,这无可厚非。商人的市场触觉远胜于港府官员,根本不需要额外眷顾,既然如此,为什么港府总是不能摆脱其服务于地产商的“奴性”心态,既不干预地产商的营商权利,又能将作为公营房屋建设的用地尽数掌握在自己手中,并设计出不至于牺牲香港人住房权益的政策?

而面对如今的城市困局,港府必须既要尽快解决城市房屋供应的燃眉之急,也需要订立清晰的长远发展蓝图,为香港的房屋政策带来结构性的改变。当下,小组建议港府建立土地储备,以保证房屋供应稳定。土地储备的重要性已经不必再赘述,随着经济发展、人口增加,香港必然需要更多可发展土地,港府需积谷防饥,以防未来出现土地短缺。然而,港府还必须认清,建立土地储备只是手段,这手段必须以紧扣保障民生利益为主要目的,而且其与地产商一直以来进行土地储备的做法,是有着根本差别的。

土地储备之所以成为一个需要讨论的议题,是因为前特首曾荫权在任内一度减缓造地建屋,令之后数年土地储备短缺,而上任特首梁振英尽管曾提出在增加短期土地供应的同时,建立土地储备以应付长远需要,但结果是雷声大雨点小。

通过对香港土地政策的长期观察,可以发现,港府经常于此议题会陷入一个迷思,那就是施政考量总是基于要先有“面粉”,才能着手去制作“面包”。但是,地从何来与地将何用,这两者均不可偏废。在建立土地储备的同时,港府必须规划好土地储备的用途,而且必须要坚持储备是为了香港民众的住屋需要,而不是着眼于卖地的财政收益,只是将储备作为供地产发展商交易的储备。

城市里争论已久的“土地大辩论”咨询已结束,港府如何看待土供组的终极报告,目前仍有待观望。无论如何,香港大众的诉求已经跃然纸上,港府更是应该倾听普罗大众的心声。香港的房屋问题源于在市场化过程中,忽略了供应过度垄断可能对市场造成的价格扭曲,港府一直未有正视问题的根本,因此,无论楼市涨与跌,都注定会为民众带来极大痛苦。

的确,私营地产主导的政策模式在香港积习多年,它形成了庞大的既得利益结构,要扭转局面肯定有一定难度。但这次土地供应专责小组收集的民意,清晰反映了香港人对适足住房的极其迫切诉求,而被压迫的普罗大众必然是港府的主要服务对象,若港府接下来能够选择不再怯于既得利益势力的阻挠,继续沉默“装睡”,而是勇于推出保障民众居住权利的强势房屋政策,民意也自然会成为其施政的强大后盾。

如今的香港,希望政府强势介入土地及房屋困局的想法,早已获得了民意的广泛支持,但目前来看,要将其实现,则还需政治领袖具有坚定而又正确的信念,惠民政策才可能得以落实——特首林郑月娥理应借此机会,展现政治魄力与理念,为民生优先的新政治价值定调。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王圣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