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观察:曾荫权刑满出狱 但社会的法治信心呢

+

A

-
2019-01-16 00:10:26

香港前行政长官曾荫权近日已经刑满获释,此前发生在这位前特首身上的因罪入狱的政治起落,毫无疑问彰显了香港社会的法治特色,那就是即便超然如特首,亦不可能成为法律例外。

现年74岁的曾荫权,因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成为了香港自主权回归后第一个入狱的前特首(图源:Reuters)

曾荫权在2010年至2012年出任特首职务期间,曾因为没有按公务流程,申报与涉案商人黄楚标之间的租赁关系,也在没有申报的情况下,请了本地的知名设计师为其寓所进行设计装修。而曾荫权在罪成后的服刑期间,坚持提出上诉,即使他当时明知赶不及在刑满前有上诉结果,仍然希望法对关于他的数个法律问题有个清晰决断,这除了关乎他个人荣辱,亦体现了他对一直以来都广受赞誉的香港法律的那份寄托。

近年来,关于“司法独立已死”、“法治已死”的批评,在香港时常能听到,虽然这不无带着民粹意味,而且大多数舆论对法庭的质疑、指控和谩骂也并非理性,但不容忽视的另一面是,香港法治近年的确受到了本地律师界和一些国际团体的批评,社会大众亦有感这个城市核心价值时常受到动摇,特别是在现任香港律政司司长郑若骅上台之初就引发了轰动全城的违建丑闻后,更令这种“懂法高官知法犯法”的政府负面观感在民间印象加深,这位身为香港法治守护者的高级官员,如今一定有责任要重建香港人对法治的信心。

就在最近,郑若骅在出席香港的法律年度开幕礼时,致词稿里的一句话再度招来了众议,她的原话是:“律政司捍卫法治不遗余力”。这本是再正常不过的一句法律宣言及原则,但这个原则背后,香港律政司多年以来所积累的执法独立形象,却正在受到质疑。

香港人都记得,在2015年香港律政司决定对曾荫权提起诉讼时,这个司法机构曾经特意向海外御用大律师取得了相关的独立法律意见,旨在避免予社会偏袒特首的观感,为香港律政司向来谨守法治原则的专业形象赢得了广泛好评。

但当下,前特首梁振英从一家澳大利亚企业收取报酬的风波扰攘已久,最终以香港律政司决定不作检控收场。虽然事件经过了香港闻名于世的廉政公署的详细调查,但作这个决定前,香港律政司并没有再征询过独立大律师的意见;而在关于自身的那桩著名违建丑闻中,由郑若骅主掌的律政司最终却决定,只对郑若骅的丈夫启动关于僭建方面的法律程序,而不对丑闻主角郑若骅提起检控——这些事例,让郑若骅这个在香港刑事检控决定上的最高负责人,对于是否优待了梁振英、是否对关于自身丑闻的调查遮遮掩掩,至今未能给予社会具有说服力的解释,她的表现可谓令人失望。

如今发生在这个城市的种种迹象,关乎着对香港法治的深切隐忧,那即是社会的法治信心正在流失。法治之所以能成为香港引以为傲的社会规范,正是因为得到了普罗大众的广泛共识,它一定是由香港大众长久以来的共同认同以及维护得来的。若然香港社会对法治及司法制度失去了信心,那么,不管是香港律政司、香港法院的法官们、甚或是特首,他们如何重申法治之重要,亦不足以补救。而不幸的是,香港已出现了这个信心危机的苗头。

回看1997年以来,香港律政司的确亦曾经有过失信于人的晦暗经历,特别是1998年的“胡仙案”中,时任香港律政司司长的梁爱诗曾被指偏袒香港星岛集团主席兼大股东胡仙。但观察本地知名调研机构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的数据发现,社会对于法治的评价在2005年后又有所回升并维持在高水平上,这个时间点,恰好与香港律政司司长职务易主广受民间好评的黄仁龙相符。到了近年的两任律政司长袁国强和郑若骅,香港的社会评价又不断呈现下跌趋势。至于郑若骅的个人民望,当下更是创了历任律政司长新低,只怕经过眼前的一系列风波后,接下来情况将会更坏。

在中短期内,香港除了会有关于“占中案”的裁决及可能出现的上诉后续,还会有涉及释法机制的“一地两检案”的可能上诉,甚至还会有如何裁决新界丁权、同性婚姻权益等司法审理上的烫手山芋。如果在接下来的上述司法参与中,郑若骅未能以行动和自己的专业精神重建社会对法治的信心,那么她除了注定会赔上律政司的公正形象外,恐怕更会令香港社会在巨大争拗中开始失去方寸,无益于在国际竞争中前行。公义必须在众人面前得到彰显,这可能就是郑若骅在余下任期里的最重要任务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王圣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