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内施政消极欠前瞻性 曾荫权恶化港房屋问题

+

A

-
2019-01-16 06:41:37

前特首曾荫权因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被判囚1年,昨日(15)刑满释放。提起曾荫权这名字,香港市民大多对他反感。个中原因并非因他行为失当,而是他任内恶化香港的房屋问题。

曾荫权于
2005年接替上任特首董建华,及后于2007年连任成功。他在任7年期间,实施的房屋政策未能解决香港房屋问题,反之影响甚远,更遗留至今。房屋是一直折腾香港人的核心问题。1997年至2003年,香港经历金融风暴及沙士,导致香港房地产价格大跌六至七成。因当时经济疲弱及楼价大跌,时任特首董建华决定停售居屋及停止卖地等措施以稳定香港楼价。

曾荫权任内恶化香港的房屋问题,祸延至今。(图源: Reuters)

曾荫权上任时,香港经济迅速复苏,楼市早已从摆脱2003年沙士时跌至谷底的困境,但他却依旧保守,沿用董建华的消极房屋政策,例如停止造地、停售居屋及减建公屋。曾荫权的政策缺乏前瞻性,令近十数年香港房屋问题越见严重。当时,市民期望经济复苏后,新政府会重新推出居屋,让有能力购买居屋的公屋户购买,从而让出公屋单位予有需要人士,一举两得。但曾荫权不愿意重新推出居屋,结果导政香港房屋阶梯断层,这些公屋户渐变为富户,却未能于私人市场置业。而停售居屋亦造成多项住屋、经济问题,包括公屋单位供不应求、公屋轮候时间大幅延长、私人楼宇楼价及租金上升及劏房等问题。

除令香港房屋阶梯断层外,曾荫权减少释出土地资源及“勾地”政策亦被认为是致香港房屋问题的元凶。“勾地”是指土地在正式挂牌出让前,由对该土地感兴趣的集团或人士向政府表明购买意向,并承诺愿意支付的土地价格。曾荫权在任期间,土地释放政策是历届特首中最少。而实施“勾地”期间,政府没有加建居屋及公屋,导致香港私人房屋市场由大型地产商囤积及主导,地产商可决定私人房屋供应的多寡,亦可自由操控楼市价格,令“地产霸权”崭露头角。在2002年,香港合共约有67万个出租公屋单位,而曾荫权停建居屋的同时,亦减建公屋数量。至2011年,香港只有约70万个出租公屋单位。人口不断增长,而居屋及公屋于10年内只增长约3万个。结果至今,香港楼价脱离一般人的负担能力,致不少港人对置业感到绝望。

2017年,曾荫权不同意房屋问题与他有所关系,他指任内没有1分钟停止过开发土地,又指现时建成的房屋都是他与首任特首董建华任内的开发土地。土地监察主席李永达指,曾荫权于任期内供应土地情况极不理想,更指由于开拓土地需耗时达1015年作准备,由于曾在任时并未有释出太多的土地资源,导政现时政府缺土地建屋。公民党立法会议员郭家麒指,曾不断压缩房屋及土地供应,令现时政府承受当时种下的恶果。

曾荫权对此解释,开发新地皮极为困难,例如填海要面对各方阻力,包括地产商及环保人士等。曾荫权这说法明显是对其工作没有承担,作为香港特首自然有一定责任为市民谋福祉,而不是推卸责任。政府即使不采取填海,香港亦有各种土地可供使用,例如新界的农地及棕地等。曾荫权善于纸上谈兵,任内他提出青年宿舍计划,希望青少年能以低廉租金租住宿舍,以解决租金问题。另外,他亦提出“先租后买”租住计划,相关家庭租住期间缴付的一半租金为单位的部分首期,而解决其家庭负担。最终,两项措施并未曾实施,只存在于曾荫权的脑海中。

2008年至2010年,曾荫权一直重申政府不需压抑楼价,认为楼市没有泡沫,市民未能买楼是因为过于挑选,又指豪宅楼价不会影响民生,社会普遍对曾的处理手法极为不满。201012月,时任国家主席胡锦涛于北京接见曾荫权,指曾应着力改善民生工作,促进社会和谐稳定及“认真响应”市民要求。社会把胡锦涛的言论解读为中央政府明白香港财富分配不均,不满曾得过且过的表现。曾荫权责无旁贷,于任内最后一年施政报告指,因明白市民有着房屋问题,宣布复建居屋计划。

曾荫权在任7年的房屋政策祸延至今,导致香港数十万人依旧困于房屋问题上,例如公屋轮候时间一拖再拖,及楼价屡见新高等。2005年至2012年,本应是香港经济起飞的黄金档期。可惜,曾却为香港人套上一个又一个死结,至今仍在众人的脖子上。回想曾荫权的竞选口号“我会做好呢份工”,相信不用多说,成绩有目共睹。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朱家俊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