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界求撤回收紧综援议案 港府宜顺应民意

+

A

-
2019-01-18 19:42:43

2月1日起,香港政府将收紧长者申领综援的资格,门坎由以往的60岁提高至65岁,议案引起全城反对。1月17,立法会继续审议该议案,跨党派连手支持下通过由社会福利界立法会议员邵家臻提出的“检讨综援议案”,此无约束力议案主要要求政府搁置收紧长者综援决定。而1月16,有多个团体合共近百人到政府总部外请愿,同样要求政府撤回收紧综援议案。

由政府决定下月宣布实施收紧综援议案后,社会每日都有络绎不绝的反对声音。政府指因应港人均有寿命延长的趋势,将退休年龄延至
65岁是反映社会实况,并非为节省资源。特首林郑月娥以自身为例,指自己年龄超过60岁,亦每天工作十多小时。而劳工及福利局局长罗致光更指,当大家寿命达120岁时,60岁只是中年。两人的说法引起全城哗然,纷纷被指不解民间疾苦。公民党立法会议员郭家麒反驳指,政府大部分外判工人皆为长者,如在公厕的清洁工大多年近八旬,更要每天工作12小时,而非所有长者如林郑般有专车接送及居住逾万呎大宅。

罗政光重申政府无计划检讨收紧长者综援计划。(图源:多维新闻网)

罗政光一直强调上调长者综援年龄是世界各地大趋势,更指有国家计划把退休年龄由65岁延迟至68岁,因此香港上调至65岁已属落后。然而,罗的说法正是偷换概念,忽视香港基层的实际情况。现实中,香港基层有大批长期从事体力劳动工作的人士,虽然体弱但却未必被评为伤残,因而未能领取相关津贴,而被迫从事零散工作或处于长期处于失业状态。若收紧长者申领综援,将导致他们于6064岁中缺乏退休保障。实际上,6064岁人士申领综援金融将大幅下跌,由现时的3585元减至2525元。除此之外,他们亦失去各种补助金,相信令各“准长者”生活百上加斤。

政府“一刀切”收紧长者申领综援的造法被指短视,因香港一直并无定义“长者”的年龄,但不少福利及资助政策均以60岁为界线,例如社会福利署的长者日间护理中心及房屋署的高龄单身人士优先配屋计划等,故此社会一直把“长者”与60岁划上等号。而收紧申领综援议案等同调高退休年龄,预计在多方面造成骨牌效应,例如将年届60岁的长者将要多等5年,才可申请高龄单身人士优先配屋计划, 更有机会造成减少安老院舍津贴及其他援助金额,导致面对医疗及生活等问题。

经民联立法会议员梁美芬指,政府绝大部分岗位的退休年龄定于60岁,退休员工要延长工作大多只获得短期合同,而非于原岗位延长至65岁。政府于社会上未能做到领头作用,相信私人机构亦难以跟随,亦变相令6064岁人士缺乏保障。有社福机构指,现时香港基层60岁以上的长者工作力不高,更指现时政府每年有更有过百亿盈余,收紧长者申领综援造法属凉薄行为。

1月17日于立法会内,社会福利界立法会议员邵家臻提出的“检讨综援议案”由跨党派连手支持下以51票赞成、2票反对及4票弃权获通过,而功能组别和直选均过半数支持,而议案主要要求政府搁置收紧长者综援决定。会内,不论是泛民主派或建制派议员均一同炮轰政府及罗致光。民建联立法会议员梁志祥指,政府以平均寿命及退休年龄延长为理由收紧综援属离地造法。街工立法会议员梁耀忠指,该措施如同惩罚长者于劳动市场受剥削。罗致光不同意议员说法,指政策不会影响政府其他福利政策及造成骨牌效应,重申政府无计划检讨收紧长者综援计划。而邵家臻与工党立法会议员张超雄于当日去信特首林郑月娥邀约会面,要求搁置收紧综援议案。

政府轻视政策带来的影响,应增设过渡期循序渐进,或搁置有关议案,否则必定影响基层市民生活,更可能造成社会动荡或引起大规模的反对行动。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朱家俊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