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医护前线人手不足 因政府早年短视发展

+

A

-
2019-01-21 08:40:59

现时香港踏入冬季,正值流感高峰时期,因流感肆虐,多间公立医院爆满,医疗界亦爆发前线人手不足问题。香港护士协会指,政府曾于2018年一次性拨款5亿元,实则只用上一半,质疑政府资源去向。政府一直被指漠视医生及护士等前线压力,更缺乏资源援助。

食物及卫生局长陈肇始于上星期发表“讲义气”言论
(即讲义气为同事帮忙),感谢前线医护人员于自身假期时,依然回工作岗位帮手。香港护士协会指,前线医护人员不满陈肇始的言论,认为政府应正视人手不足及行政管理问题,而非单靠员工“讲义气”。

财政司司长陈茂波于《2018/19财政预算案》中,指增加公共医疗开支至712亿元(图源:新华社)

以上星期公立医院数据为例,包括屯门医院及伊利沙伯医院等11间公立医院,内科病床占用率均超过100%,而联合医院的急症室轮候时间更高达8小时。由此可见香港各公立医院人手严重不足。昨日(20),香港护士协会于政府总部举行“做爆、不如闹爆”集会及游行, 除不满工作量过多外,更列出医疗界14个问题,包括人手严重不足及护士病人比例超出110等。有集会人士指,现时公立医院床位挤逼,不少病人只能瞓走廊床,不但卫生情况恶劣,病人亦缺乏私隐。有前线护士指政府在处理问题上态度消极,指政府解决问题的方式是不断在病房内增加床位,却不增加医护人手,导致前线医护人员工作量大增。

陈肇始于集会中段期间出现,指了解前线人手短缺问题,亦明白资源未落实到位,导致前线恶劣情况持续,不过却不愿为相关问题作出具体承诺。而医院管理局于118日宣布将通过调高特别酬金计划,把津贴金额上调10%,并指计划能纾缓前线医护人员压力。而前线医护人员对此并不卖帐,更指负责特别酬金计划的管理层诸多留难,例如不停更换病床数目的标准,导政部分病房的医护人员不符合申请计划。亦有前线护士指,医院管理局欠长远人手规划,特别酬金计划的确能令部分年轻护士“卖假期”,以换取医院有一定数量的护士维持服务,但部分上年纪的同事未必有足够体力加班,同样导致前线人员断层及压力依旧问题。

如香港护士协会所指,香港医疗界的确面对人手严重不足、断层及比例问题。例如护士病人比例的国际水平为1:6,但香港的护士病人比例为1:10,更有护士指比例曾达1:18。对于医疗界缺乏资源一事,民建联立法会议员蒋丽芸引述香港护士协会指,政府去年度一次性拨款5亿元,实则只用上一半,质疑仅余资源去向。而医管局解释,政府确实于去年悉数用尽有关拨款。这更让社会进一步反思医疗界当中的隐情,为何政府用尽相关资源,但医疗界的问题却未能解决。

每当谈起香港医疗界的问题成因,都认为主要是政府资源不足及人手不足两方面。翻查资料,现时全港约有1.4万名医生,但于公立医院服务的则有约5千多名医生,即只约占全港医生比例的40%。而公立医院服务则需为全港超过九成市民提供住院医疗服务,因此屡屡传出公立医院人手不足问题。现时香港每一千人当中,只有1.91名医生。相比已发展国家的比例,如英国达2.8及日本达2.3等,可见香港医生比例确是不足。

而香港医生比例不足的原因正是当年政府目光短视,2002年,医管局因有财赤压力故推出提早退休计划,吸引资深医生提早退休,以减少人手。2003年,更指医科生供过于求,大减每年八十个学额。及后数年,公立医院开始出现人手不足问题,至2012年,政府再次增加医科生学额,望解决公立医院人手不足。但每名医科生是需要约8年时间学习及培训,并不是一时三刻就能增加前线人手。因政府早年的短视,令医疗界造成一定程度的断层。

其次,香港医生本身的数量早已不足,当中更有近半医生不愿于公立医院工作。2017年,医管局公布公立医院的医生流失率为5.9%,令公立医院的人手问题更加紧张。而香港公私营医疗失衡的原因是,公立医院工作环境恶劣及工作量极大,相反私家医院常用舒适的工作环境及高薪向公立医护人士挖角,导致不少公立医生护士都转投私家医院工作。香港公立医院的福利例如工酬比例一直被受业界批评,若政府想改变现时医疗界困境,相信都要在公立医院的福利上花一些心思,以挽留人手。

除了人手不足,医疗界亦指政府缺乏提供资源。财政司司长陈茂波于《2018/19财政预算案》中,指增加公共医疗开支至712亿元,以增加病床数目、手术室节数、普通科及专科门诊名额等。而陈茂波指政府要研究重建玛嘉烈医院和屯门医院,及兴建新医院,预计可加设三千至四千张病床及诊症名额。政府亦大增医疗培训学额,由原先的二百五十个增至四百七十个,增幅近九成。以资源开支来看,香港政府有投放适当的资源予医疗界,为释除医疗界疑虑,政府亦应加大开支的透明度及减省一些行政问题。相信数年后,相关措施有助减低香港医疗界人手不足的问题。

随着人口增加及人口老化,相信医疗人手压力将有增无减,为了短期内解决相关问题,政府有必要挽留公立医院人才。另外,政府可加大力度增加人手,例如将海外注册医生服务年限延长,提升外地医生来港执业的吸引力,以补充本地人手不足问题。若香港公立医院的前线医护人员一直流失,失去的不单单是人手,更是宝贵的经验。不论长远或是短期而言,医疗界与香港市民都是息息相关,因此政府需尽快解决医疗界相关的问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朱家俊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