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府为解基层燃眉之急 应再改善短期房屋措施

+

A

-
2019-01-22 04:07:39

近日,国际公共政策顾问机构Demographia发表2018年全球楼价负担能力报告,指香港连续第9年成全球楼价最高的城市,楼价及家庭收入中位数比例进一步恶化,由2017年的19.4倍上升至20.9倍,换言之一个家庭即使不吃不喝不消费,亦要约21年才能置业。

而港府一直强调解决房屋问题为首要目标,例如成立土地供应专责小组进行土地大辩论,及在施政报告中建议建造人工岛增加土地供应。但两者都属长远政策,未能短期内解决基层房屋问题。下月底,将推出
20192020年度《财政预算案》,相信市民均希望港府推出短期房屋政策,以解燃眉之急。

2018年全球楼价负担能力报告指,香港连续第9年成全球楼价最高的城市(图源:VCG)

现时香港的房屋问题主要分为两大类,分别为未能置业及公屋轮候方面。21年不吃不喝才能置业固然可悲,但两者相比,相信等待公屋轮候市民的困境相对较大。现时,香港公营房屋体系负荷极之严重,公屋轮候册合共约有27万宗申请,而平均轮候时间更长达5.5年,数字早而超越港府“3年上楼”的目标。民建联立法会议员柯创盛曾指,现时每年公屋新增申请者增逾2万个,但每年新建的平均公屋量却只有约1.5万个单位,以致未能解决问题,公屋轮候册更越排越长。

港府于20182019年度《财政预算案》指,预计未来5年公营房屋的建屋量达10万个单位,亦预计私人住宅未来34年将供应多97千个单位。长远港府对香港发展固然重要,否则只会造成恶性循环不过。随香港人口持续增长及港府经常预计错误,普遍市民希望港府推出更快更直接的短期房屋政策。因长远政策“远水不能救近火”,望港府能在长远及短期方面双管齐下解决房屋问题。

在短期房屋政策方面,港府可同时采取“开源节流”。在节流方面,可再收紧富户政策,以纾缓公屋轮候情况。201710月,房屋委员会收紧公屋富户政策,目的是希望有能力的富户交还公屋,让真正有需要的基层市民受惠。而公屋富户为免入息或资产超出标准而交还公屋,纷纷删减部分家人户籍,房屋委员会于2018年合共3收到万多宗删减户籍个案。这证明富户只删减户籍,但仍占有一定数量的公屋。以现时的公屋富户政策为例,家庭入息及超过公屋入息限额5倍或家庭总资产净值超过公屋入息限额100倍才需交还公屋。以二人家庭为例,每月最高入息限额为17,600港元(1元港币约合0.128美元),即每月入息不超出88,000港元仍可保留公屋。为公平对待基层及公屋轮候市民,现时公屋富户政策仍有极大改善空间,例如港府可再次收紧公屋富户政策,例如减至公屋入息限额3倍等。

在开源方面,港府应增加短期房屋,同样纾缓公屋轮候情况及让一众“N无人士”受惠(N无人士即入息或资产超越上限,甚么都不能申请的人士)。社会一直有声音指,港府一直没有承担兴建过渡性房屋的责任,只依赖社福机构负责,例如香港社会服务联会推出的组合社会房屋计划。由于这一类计划港府只作支持的角色,上述这类计划只能提供约200个单位,对比香港房屋情况仅属杯水车薪。因此,港府应以牵头型式,实施短期房屋政策。虽然港府一直有推出一些短期房屋计划,如社会房屋共享计划等,但成效一直未见显著。

过去香港为工业城市,因制造业式微,现时大量的工业大厦大多已空置或被私人企业租下作商业活动。港府可考虑活化工厦单人住屋计划,与港府提倡的活化工厦计划并不相同。港府提倡的活化工厦计划仍在与发展商洽商,虽然工厦需有法例、消防安全及居住安全等问题考虑,但面对逼在眉睫的居住问题,相信港府亦应加快活化工业大厦的速度及程序。例如不一定把工厦改作成公屋模样,可仿效各大学的宿舍,以共享厨房及厕所的条件作过渡性房屋给予劏房户及“N无人士”居住。

解决香港房屋问题刻不容缓,虽然短期房屋措施被指治标不治本,但市民看见港府解困境的决心,均会对港府增加一定的信心,有助香港发展。然而短期房屋措施并非治标不治本,而是为长远房屋政策作“补漏拾遗”,双管齐下加快解决香港房屋问题的困境。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朱家俊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