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观察:曾荫权带来的启示

+

A

-
2019-01-25 02:25:50

因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被判囚一年的香港前特首曾荫权,目前已经刑满获释。而除了贪腐行为之外,他在任内还曾错误地把香港的发展绑定在商界身上,忽视广大香港人的需要,最终落得了骂名。

现年74岁的香港前特首曾荫权,此前曾因行为失当罪成被判囚(图源:Reuters)

现任特首林郑月娥纵然甚少提到“积极不干预”、“大市场小政府”等不合时宜的原则,但最近她在处理香港长者申领综援合资格的年龄限制、香港粉岭高尔夫球场的去留以及本地消费者权益等问题上,显示也把商界的利益置于社会整体利益之上。香港人所期待的港府重拾领导力的愿望,目前看来似乎依旧遥遥无期。

根据港大民意调查,曾荫权和林郑月娥分别在2005年和2017年上任时,评分高达72及61分,显示了两人的任期开局均不错,基于这个因素,他们只须稍有表现便很容易获得民众认同。不过,倘若特首无法想市民所想、急市民所急,那么多高的民望也会被挥霍掉。而重蹈曾荫权民望“高开低收”的覆辙,似乎是林郑施政最不想遇见的局面。

林郑2017年竞逐行政长官时,曾主打“同行”的口号,当时也的确有不少人对她充满期待:一方面,希望她能摆脱前任特首梁振英的管治作风,修补社会裂痕;另一方面,也希望这位童年时一家人住在狭窄房屋、因欠缺书桌而被迫在床上做功课的特首,能够基于早年的艰苦经历,在上任后急香港人所急。

可是,港府早前决定由2019年2月1日起,把长者申领综援合资格年龄由60岁上调至65岁,却证明了“同行”只是一句动听的宣传口号。综援是一个社会的安全网,旨在协助因种种原因而无法工作的普通市民,可以算是香港这个社会福利沙漠里的一点点“绿洲”。如今港府贸然提高申领年龄,只会令这部分合资格的申领者瞬间跌出安全网,违背了社会公义。

而香港劳福局局长罗致光甚至讲,世界上有国家已计划将退休年龄由65岁延迟至68岁,香港“已落后于国际”。可现实是,在社福等领域,香港早被挪威、瑞典等北欧国家远远甩在后面,甚至比不上主要竞争对手新加坡,为什么官员不拿它们来比较?为什么不能见贤思齐呢?

事实上,长期以来,香港都是“重商轻民”的一个社会,这个结构若要健康运作,前提是商界利益有助于社会整体发展。倘若商界利益与社会整体利益存在结构性矛盾,社会则必然会不稳,矛盾与冲突更是意料之中。香港目前或许仍然歌舞升平,但只要结构失衡的深层次老问题解决不了,将必然会导致社会矛盾持续深化,各方的利益最终都会受到伤害。

可惜的是,香港有太多从政者和公务员过度重视商界在社会中的作用,甚至错误地把香港的发展绑定在商界身上。虽然对资本主义制度而言,港府亲近商界并不一定是问题,但港府必须同时要认清,商界只是整个社会生态系统的一部分,它虽然可发挥重要作用,但并非绝对。

相比于社会既得利益者,普通香港人更需要受到重视与关注,这是简单不过的道理。因此,在长者申领综援合资格年龄、高尔夫球场的去留,以至到消费者权益等问题上,林郑务必要回归从政初心,从社会整体利益出发,切实做到她口中的“同行”。但令人扼腕的是,港府迄今在上述三个事例上的态度表明,香港的主导者依旧是商界,林郑缺乏足够魄力和勇气去改变不合时宜的管治思维。

可以说,相比死抱“大市场小政府”逻辑、只想“打好这份工”的曾荫权,昵称“好打得”的林郑月娥虽然给了香港市民耳目一新的观感,但她在革新管治思维、建立更公平社会的层次等方面,依旧需要更加努力。

港府倚重商界,这几乎是香港人的共识,商人早已拥有极佳的营商环境,但为何港府到今竟连触碰既得利益的勇气也没有了?曾荫权的先例说明了,从政者若回应不了民众诉求,改善不了日益严峻的民生问题,民望便不可能长期高企,社会亦很容易陷入焦虑。作为镜鉴,林郑需要作出变革的地方还有太多,切勿不可以为自己只要不犯大错,就能恢复香港社会的整体和谐,这只会见树不见林,导致很多民生问题继续恶化。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王圣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