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观察:如何看待蔡英文拒绝的“一国两制”

+

A

-
2019-01-28 01:42:41

台湾总统蔡英文已经断然拒绝对岸领导人习近平给出的统一建议,在此之前,习近平敦促台湾避免走上分离主义的“绝路”,并在未来某个时刻可以接受他的“一国两制”方案,但台湾的政治舆论对此普遍不屑。

台湾总统蔡英文此前已经明确拒绝了中国大陆领导人习近平关于“一国两制”的统一建议和政治善意(图源:Reuters)

对习近平政治善意的强硬回绝,不仅导致“一国两制”这种政治愿景在大中华地区,目前看来仍会止步于“三缺一”的落实停滞局面,而且在台湾,它还意外衍生了对另一个中国城市香港的批评与诟病,香港在1997年由英国归还中国后,就是在这个框架下运行。

许多密切注视着对岸局势的台湾人认为,率先实行了“一国两制”的香港,其被允诺的自由受到了侵蚀,城市面临制度逐渐走样的风险,并将此作为理据和负面教材,抨击对岸不能够信守诺言——而台湾人惧怕的“一国两制”,在香港真的走样了吗?

事实上,无论是在英国统治之下,还是被重新交还给中国的21年里,香港始终留住了它独一无二的城市质料。正是依靠着作为亚洲最具活力的经济体成员所受到的国际青睐,和一直以法治、秩序受到称许的城市文化,香港能够在后殖民时代的今天,继续担当着资本主义天堂和亚洲最佳城市的名号。一个个关于中西融合交错的城市故事,它们为香港所提供的一整套文化生态、法治精神和政治认同,如今绝数依在。

而除了这些各自都有漫长篇章可书的话题,那些真正让这座城市与众不同的地方,也正在得到保持:承袭英式制度而广受尊敬的行政运转;自由的新闻与出版业所带来的宽松言论环境;那些始于殖民统治结束前的民主发展和不断凝练而来的民智开化程度——这些都让香港与内地是隔着一段距离的,更一直受到“一国两制”模式的充分保护。

香港依然有着很大的主权和自治空间,这可能还体现在了《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的裙带资本主义指数排行榜上,香港常年遭到点名批评,猖獗的政商勾结不断拉大收入差距,推动了生活成本飙升,香港有五分之一的人至今依旧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太多人负担不起一栋像样的住房……若不是“一国两制”保证,北京方面一贯高效的行政指导不会介入于此,也许这城市早就能从资本主义语境的桎梏中,找到一个解决旷日持久疑难的办法了。

在内地一些人的眼里,香港就像个散发着殖民地腐朽气息的城市,“一国两制”制度区隔之下,有着天壤之别的体制之间不时的摩擦,更带来了香港与内地之间的持续紧张。香港针对如潮的内地购物者的紧张情绪总是存在、导致本地中小学名额不足以及哄抬楼价的罪魁祸首常被认为是内地新移民、内地人更被讥讽为举止不雅的粗糙形象……这些都是旷日持久的陆港矛盾在香港的不同缩影,更是即便在没有巨大政治变动的日子里,很多香港人却对“一国两制”越来越感到不耐烦的原因之一。

弥漫社会的消极气氛,已在很大程度上左右了香港人看待“一国两制”时应有的客观,这种民间情绪化的全盘否决,折射过来,便是在港台常能听到的论调:“一国两制”走样了!但它们说到底,仍不过是民间生活里的细枝末节,能够客观诠释“一国两制”有否变异的成分不多。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王圣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