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观察:政府勿逼老人“占中”

+

A

-
2019-01-31 00:41:54

在香港,港府当下的一项收紧长者综援政策引发了全民关注,虽然特首林郑月娥和香港劳工及福利局长罗致光事后分别通过发放补助金和暂停施行一项敦促就业政策的方式,两次就这一民生问题作出了让步,但这场触怒了社会舆情和香港立法会全体议员的政策风波,到今依然得不到谅解。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近期因为长者综援的话题,与香港立法会议员们陷入激烈的政治纷争,而这种不分政治光谱针对特首的政治交锋,在香港相对罕见(图源:Reuters)

漠视基层民众的生活需要,似乎是香港这个资本主义社会长期以来予人的观感,而港府如今的这一系列举动,更是将“就业至上观”的冷漠一面,表现得淋漓尽致。事实上,香港政府从来没有实际让步,其政策的最终用意,仍是要将60至64岁的香港人划归为“非老人”的范畴,敦促这一群体投入就业市场,迫使他们自力更生。

“自力更生”的观念在香港可谓深入民心,港府的数据也显示,近年香港长者劳动人口参与率节节攀升,由2003年不足15%,至2016年已升至超过20%,期间的升幅显著。香港社会福利署也有关乎于此的“自力更生支援计划”,协助香港的健全综援申请人克服就业障碍,增强就业能力,以便早日找到工作。

可这类政策的潜台词,其实就是“有工作胜过没工作、低收入胜过没收入”的就业原则。对60至64岁申领综援的香港老人来说,港府对其发放“就业支援补助金”,明显是在告诉他们,自己应该要积极投身劳动就业市场,并以此定义他们的价值,实在令人观感心寒。

而关于香港长者的就业状况,事实上亦不容乐观。根据香港公益机构明爱社区发展服务在2018年2月发表的《香港基层劳工劳损状况评估报告》,在超过一千名接受评估并从事基层劳动工作的香港人当中,有93.3%接受评估的参加者表示,身体最少有一处部位出现劳损情况,超过一半的参加者表示,最少有四处身体部位出现劳损情况。

香港财政司司长办公室在2017年2月发表的经济概况报告显示,在2016年,只有不足三成年届60岁的长者劳动人口从事较高技术阶层,而超过七成长者皆从事较低技术阶层,即使不计当中的文书类人员,仍有超过六成长者属于非技术工人、机台及机器操作员及装配员、工艺及有关人员和服务工作及销售人员。换言之,香港老年人从事基层劳动工作者仍占大多数。

正因为现实如此,所以从林郑宣布的“就业支援补助金”和罗致光在在立法会表示暂时搁置计划的两项补救政策来看,港府的用意就已经昭然若揭了。而这两个囿于社会舆论压力而草率公布的补救方案,如今看来,也只是又一次印证了港府过往时常闹出的亡羊补牢式的政策笑话,还令人感叹,自上任之初就不断强调要顾及民生的现届港府,仍太不懂得香港民间的疾苦了。

而罗致光这位官员近来的受关注度之所以急升,原因在于他个人“金句”不断,令社会舆论对其为政表现哭笑不得。近日,当香港立法会议员杨岳桥表示其忧虑60至64岁的香港人难以在本地就业市场获雇主聘用时,罗致光的回应则是据他理解,香港社会的基层工作诸如饮食业或零售业,“我听的雇主声音,似乎听不到有这个障碍,会不聘用60至64岁一个健全有工作能力的人。”此话一出,随即被舆论讥讽仿佛他活在不一样的香港。

而香港人都知道,即使在港府提供政策介入的情况下,老年群体在香港就业市场里,仍然长期处于相对的竞争劣势。事实上,香港劳工处网站中的“中高龄就业计划”所面临空置无用、不接地气的现实尴尬,也从侧面印证了这一事实。现实中,即使工作性质的技术含金量不高,但雇主对工作的资历普遍要求十分苛刻,包括须懂英文、应聘者需要具备行业的从业资格牌照等,这些都是香港的老年人群体普遍难以符合要求的,加之老年人的身体劳损情况普遍较常见,择业面只会更窄,令老年人就业难上加难。

但港府呢?面对外界的质疑,其到今仍然左支右绌,实际施政上更是缺乏完整而又科学的就业配套措施,倒是只在反坚持将60至64岁的香港老人推往就业市场一事上,显得“坚定决绝”。

这令人想起了2017年有港媒报道的一份疑似来自中央政策组的《构思香港未来场景》文件,其中有相当长的篇幅预测了香港未来30年的社会景象,而当中,最坏的设想就是香港因为社会发展停滞不前,加上人口老龄化严重,以及港府的管治水平未有改善,最终导致在2043年香港将爆发“老人占中”。

当时的香港舆论,对此视为笑谈一则,但就现今看来,如果港府仍然以如此思维施政,恐怕是只会加速坠入这“老人占中”的噩梦场景吧。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王圣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