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民主墙风波 源于陆港矛盾不间断

+

A

-
2019-03-05 22:06:34

近日,香港理工大学公布2018年民主墙风波的聆讯裁决,勒令涉事硕士生何俊谦退学,理大更终生不再录取,前任学生会会长林颖恒被判罚停学1年,而另外两名学生则被判罚“社会服务令”。事实上,香港几所大学经常爆发民主墙争议,无独有偶,数宗事件都与陆港学生就政治立场争辩及香港学生宣扬港独有所关系,而以上争议最终演变成典型的陆港矛盾。

20189月至10月期间,有香港理工大学学生会成员为纪念“占领中环”4周年,而把校内的半块民主墙改为“连侬墙”使用。(意指:连侬墙在“占领中环”时是让示威者张贴不满港府的字句、歌词或图形的一幅墙,对示威者有特殊的意义)

有学生张贴港独相关标语,亦有学生张贴“辱华”标语(图源:多维记者/摄)

当时,有理工大学学生在民主墙上张贴有关港独的字眼,而校方得知消息后要求学生还原民主墙,并以红纸掩盖部分民主墙。理工大学学生不满校方干涉民主墙管理,有超过2500名学生及40个校内组织发表联合声明,谴责理工大学。有学生认为理工大学遮盖民主墙的港独字眼是干预学生言论自由,决定发起绝食行动抗议,更有学生前往校长办公室楼层要求与校长对话。当时,有学生情绪激动大力拍打门口及张开双手阻挡校职员离开。因情况混乱,最终导致副校长沈岐文与一名学生倒地。事后,理工大学后成立学生纪律委员会调查事件,指前学生会会长林颖恒及何俊谦合共4人行为失当及损害大学声誉,而其中3人被指诽谤、袭击或殴打大学教职员,最终4名学生皆受到处分。

理工大学的民主墙风波引起社会满城风雨,社会民主联机及多个团体认为理大民主墙抗议判决无理及判罚过重,认为不应惩罚学生,而校方的做法如同打压学生言论自由。何俊谦承认自己当时的言行粗鄙,但不应受到校方处罚。林颖恒认为,各所大学皆设上诉机制,理大应如设立上诉机制,更指会发起联署及集会等方式向校方表达要求。身兼中国全国政协委员的港专校长陈卓禧指,理大的纪律处分是基于事实,认为该4名学生的行为确实超出校园可容许的底线,不能因对方有不同的意见便以言语侮辱及行动伤害别人。

近日,城市大学同样爆发民主墙风波,有城大学生在校内民主墙张贴标语,批评内地掠夺香港资源,上述言论引起城大的内地生不满,引发在民主墙连场“笔战”。及后,有学生开始张贴港独相关标语,亦有学生张贴“辱华”标语,例如“支那人没有一个是无辜”,随即有内地生把相关标语撕去。学生会认为内地生的行为属刑事毁坏,决定报警。城大宣布成立专责小组调查,学生会敦促校方不应僭越民主墙管理权。

大学作为最高学府,两地学生应该保持克制,应以理性及非暴力为大前提,在合法的范围内讨论  (图源 :多维新闻网)

上述两宗民主墙风波在本质上都是源于民主墙的“言论自由”及陆港矛盾所引致。有香港学生指,学生有权表达任意见,因民主墙应享有言论自由,校方及内地生不应因政见不同便打压言论自由。事实上,香港确实享有言论自由,但并不代表所有言论皆可发表。在民主墙风波中,学生借“言论自由”宣扬港独,属分裂国家的行为,这明显已超出校园可容许的底线。中国外交部驻港特派员公署特派员谢锋曾指,“港独”并非是结社或言论自由问题,而是属祸国乱港的严重违法行为,而这行为等同挑战国家《宪法》、《基本法》,所有触碰“一国两制”底线的行为是零容忍的。

虽然民主墙是享有言论自由,但并不代表所有言论皆可让社会接受。以2017年教育局副局长蔡若莲的长子潘匡仁堕楼身亡为例。当时有教育大学的学生因不满蔡若莲,而在校内民主墙张贴凉薄字句,例如“恭喜蔡匪若莲之子魂归西天”等。这些字句显然与政治无直接关系,纯粹是向官员进行人身攻击。大学固然是能包容不同意见,享有一定的言论及学术自由等,让学生吸收新知识及创造思想,让社会得以进步的地方。但上述言论明显是与人的基本良知及价值观等有所违背,由此反映“言论自由”非等同接纳所有言论。

而在城大民主墙风波中,学生不但宣扬港独,更使用“支那”字眼矮化及侮蔑中国人,明显进一步激化陆港矛盾及对立。而在事件中,内地学生亦有言论冒犯香港学生。由于香港历史等种种原因,部分港人对内地仍有一定偏见。当然,随两地关系比过往紧密时,难免会产生一些民生方面的磨擦。两地学生应该保持克制,应以理性及非暴力为大前提,在合法的范围内讨论。

大学作为最高学府,学生亦具有较高知识水准,应明白激发两地对立,对双方皆无好处,他们应在讨论中为两地学生及香港共同寻找有利的发展方法,以非无止境延伸两地矛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朱家俊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