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再被北京哄着 港府该醒醒了

+

A

-
2019-03-05 22:52:48

吊足公众胃口许久的《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简称《纲要》)已于2019年2月18日出炉。近一些天以来,香港舆论针对《纲要》的内容,展开热烈的讨论,有人肯定,亦有人担忧香港会否被内地同化。为了推介《纲要》以及消除一些港人的疑虑,特首林郑月娥领衔的港府积极宣传《纲要》是陆港“良性互动的最佳体现”。

港府除了解释《纲要》不会导致陆港“两制”的界限模糊,不会导致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弱化,不会令香港被内地同化之外,还强调港府和香港在《纲要》里面的关键角色。譬如,林郑近期表示“自2017年《深化粤港澳合作推进大湾区建设框架协议》签署后,香港政府一直与中国中央政府的相关部门和粤、澳政府保持紧密联系,共同制定及推出发展粤港澳大湾区的政策和措施”,“港府有全面参与草拟制定大湾区规划纲要,特区政府草拟大湾区规划纲要文本有吸纳各界意见”。这言外之意无疑是说《纲要》的制定和内容,是有效凝聚了港府的意见。

《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出炉后,香港特首林郑在香港进行宣讲(图源:VCG)

北京在哄着港府

坦率地讲,林郑政府所言非虚。在《纲要》长达11个章节、合计2.7万字的内容中,相比于同为粤港澳大湾区的中心城市澳门、广州和深圳,关于香港的表述的确占据了最大篇幅,“香港”或“港”的出现频率,更是位列第一。在《纲要》公布后的第一时间里,有细心的香港媒体统计出,“香港”共出现102次,“澳门”共出现90次,“广州”和“深圳”则分别只被提及41次和39次。一些香港媒体和分析者将此视为中国中央政府看重香港的一个直观证明。

不光如此,在对香港、澳门、广州和深圳等四个城市的定位中,《纲要》同样显示出对于香港的格外偏爱,用超过另外三个中心城市的两倍篇幅来论述要“巩固和提升”香港的“国际金融、航运、贸易中心和国际航空枢纽地位,强化全球离岸人民币业务枢纽地位、国际资产管理中心及风险管理中心功能,推动金融、商贸、物流、专业服务等向高端高增值方向发展,大力发展创新及科技事业,培育新兴产业,建设亚太区国际法律及争议解决服务中心,打造更具竞争力的国际大都会”等主张。相较之下,对于澳门、广州、深圳的定位描述简略许多,反差非常明显。

与此同时,在涉及香港目前产业和经济发展的规划时,《纲要》充分展现对于香港既有政策的迁就,未有要求较多实质性改变。比如,针对近年来港人关心的香港再工业化问题,《纲要》只是一笔带过地说“支持香港在优势领域探索‘再工业化’”,却未说明何为优势领域及如何“再工业化”,形同什么也没说。之所以会出现这种现象,无外乎是在近年来陆港矛盾频发、一些港人抗拒内地的情势下,北京为了照顾港府拖泥带水、缺乏担当的施政短板,不得已尽可能在形式和规格上给予香港突出位置,并尽量不对香港既有政策做出调整,以减轻港府的压力。

香港政府每年公布的财政预算案,经常被外界批评为忽视对于弱势群体的保障、轻民生。图为香港财政司司长陈茂波(左)(图源:新华社)

港府应承担起责任

只是,北京此举固然迁就了港府,让港府不至于面临一些非理性的指责,却不利于香港的长远发展。众所周知,香港地狭人多,产业结构单一,经济发展陷入瓶颈而停滞多年,青年就业出路窄。论道理,港府只有直面问题,大力优化产业结构,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才能摆脱困境。遗憾的是,长期被原教旨资本主义耳濡目染的港府,深陷“大市场、小政府”的思维泥潭不能自拔,迟迟未拿出有魄力的实质性举措来解决问题。而北京的中央政府,基于“港人治港”原则下迁就港府意志的考虑,也未能予以有效督促,致使问题愈发严峻。某种程度上讲,近年来香港深层次经济矛盾凸显、贫富差距日益恶化,一些年轻人被“镜中花、水中月”的港独思潮所裹挟,威胁到“一国两制”,与北京迁就港府失责不无关联。

在此次的大湾区战略上,由于北京的“惯着、哄着”态度,《纲要》未对香港摆脱产业和经济困境提供行之有效的药方。这也遭到一些不懂个中情由的香港创科人士批评,《纲要》关于香港可为纳米和先进材料等成立五大研发中心的建议是停留在“口号式”层面,有“旧瓶旧酒”的感觉,直言港府三十年前就已提出相关概念。

令人失望的是,长期被北京哄着的港府,似乎至今仍未意识到问题所在,更不清楚魄力和担当的严重缺乏,长期向商界等既得利益者群体妥协,与港人主流民意诉求渐行渐远。以近期香港备受热议的收回粉岭高尔夫球场事件为例,本来香港的房屋已经形势严峻,迫在眉睫,用“水深火热”来形容都丝毫不为过,港府理应顺应民意,全部收回粉岭高尔夫球场发展住宅,结果港府为了偏袒少数群体的私利,只建议收回32公顷土地,余下140公顷却不考虑,实在与港人期望相距甚远。

不夸张地讲,这么多年来,港府诸如此类严重缺乏担当的施政举措,简直数不胜数。比如,在每年度的财政预算案里,港府总是明显地薄中下阶层、厚精英阶层,至多在被诟病后,以简单粗暴的“派糖”措施来打发穷人。这不得不令人怀疑,港府究竟是代表全体港人利益的港府,还是仅为富人代言的港府?也许,港府会说这是香港开埠以来港英殖民当局沿袭下来能确保香港成为全世界最自由经济体的政策法宝。可问题是,这种自由放任已造成深层次矛盾,难道不应进行修正吗?那些少数富人由于占据优势地位,能享受极其自由的人生,可大多数为生存打拼的普通人,在日益攀升的现实压力下,又有多少自由可言?自由,究竟应该是少数人的自由还是所有人共同的自由,港府是否应该反躬自省?况且,香港早已回归中国,再也不是别人借来的土地,那么为何还要不加思考地照搬港英殖民的政策?

港府,该醒醒了。在践行一个现代政府所应承担的照顾弱势群体、保障公平正义等公共责任上,港府已经严重缺位许多年了,造成香港在这一问题上赤字太多太多。港府必须承担起属于自己的责任,不能再蹉跎下去了,尤其是要善用大湾区带来的机遇,为香港摆脱产业和经济困境带来实质性成效。而北京同样应该在恪守“一国两制”和“港人治港”的前提下,有效督促港府承担责任,不能再惯着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应濯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