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入民生资源落差 暴露北京和香港的差异

+

A

-
2019-03-10 00:57:44

20192020年度的《财政预算案》出炉后,香港社会普遍声音都是批评港府,认为港府对民生投放的资源大大不足。相反,中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于35日发表的政府工作报告就与港府的造法大相径庭,中国政府对民生资源加大力度,以加快发展社会事业。

财政司司长陈茂波于201927日公布香港20192020年度的《财政预算案》,指今年度香港的盈余大幅下降,由20172018年度的1489亿港元(1元港元约合0.13美元),减至20182019年度的587亿港元,减幅约60%。虽然香港的盈余大幅下降,但预计香港的财政储备仍有11,616亿港元,因此社会普遍期望港府接2018年之势,进一步加大力度投放资源在民生上,以“还富于民”,与市民分享经济成果。

陈茂波解释,因香港受外围经济影响及港府盈余减少,故在民生上的"派糖”措施将比上年度减少 (图源 : 新华社)

20192020年度的《财政预算案》的大方向是“撑企业、保就业、稳经济、利民生”,但细看当中的细节,便发现虽然最新的财政预算案保留上年度多项“派糖”措施,但实际上规模大减。例如宽减薪俸税和个人入息税的上限由3万港元减至2万港元,豁免差饷的上限亦由2,500港元大减至1,500港元。而在20182019年度的《财政预算案》中,港府更决定“补漏拾遗”,向合资格市民发放4,000港元。

最新的《财政预算案》合共约26,000字,但“民生”一词只出现5次,反映港府对民生的着墨很少。事实上,港府计划预备动用的资源约1,500亿港元中,有关民生的计划是寥寥可数,例如上述提及的退税及拨款6亿港元改善240个公厕等。大部分港人认为,港府有数百亿港元盈余不应把“派糖”措施规模减少。新民主同盟批评港府,指预算案轻民生,不但未能收窄香港的贫富差距,更会加剧社会矛盾。民建联认为,港府拒绝宽免公屋租金及只向每名有需要的学生派发2,500港元的民生措施,令人失望。

陈茂波解释,因香港受外围经济影响及港府盈余减少,故在民生上的“派糖”措施将比上年度减少。特首林郑月娥认为,现时香港的纾困措施足够,相信已为港人解困不少。

因经济转差等因素影响而减少民生的措施并没有发生在中国政府身上。第十三届全国人大第二次会议在35日于北京开幕,中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宣读政府工作报告时,指中国今年的财政收支平衡压力加大,但在基本民生方面,投入的资源确保只增不减,以满足群众多层次及多样化需求。

李克强指,中国政府在民生方面有各种目标,包括发展更加公平更有质量的教育以推进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发展、继续提高城乡居民基本医保、完善社会保障制度及丰富人民群众精神文化生活等。

李克强指2019年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目标定于6%6.5%,居民消费价格涨幅约3%。与2017年及2018年比较,中国的经济增长目标均定于6.5%2019年的增长目标更是近30年来最低,反映中国在经济上的压力比以往增大。部分港人对此感到不解,认为中国政府面对经济压力时,仍增加投资民生的政府,与香港减民生资源的政策截然不同。

事实上这源于中国政府及港府的治理的思维不同,以致方针及政策有异。过去,中国未改革开放前,邓小平提出中国应“对内改革,对外开放”。当时,社会有人认为此举属资本主义,邓小平解释,不应以计划经济及市场经济分辨社会主义及资本主义。最终,中国实施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经济上不但保持社会主义的优点,更引进资本主义体制中的财产私有观念。在民生上坚持“经济民生双导向”,让民生及利益能有一定的协调,以保障市民生活。

2019年,中国发展的环境比以往更为复杂,中国政府决定将实施大规模减税,以减轻企业负担,激发市场活力,此举的目的明显是减轻贫困。在国家经济压力增大时,仍增加民生资源以民生为重,足见其维护社会主义公平价值的政策初衷。

因一国两制,香港是实行资本主义。资本主义为利伯维尔场经济,而香港更是实行“积极不干预”方针。由于利伯维尔场经济,在1998年金融风暴时,港府曾花费1,900亿港元击退国外投资者,导致港府惯常预留储备作不时之需。事实上,资本主义是私有制为主,导致资本家在各方面早着先机,资本不断增值。而港府的意识形态局限民生发展,亦同时令香港贫富悬殊严重,基层的福利远远不足。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朱家俊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