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观察:这一次 李克强教港府如何得民心

+

A

-
2019-03-12 02:17:52

中国两会期间,中国总理李克强在发表最新一份《政府工作报告》时,谈及了中国在2019年将面临的更复杂、更严峻的环境,更呼吁社会朝野做好打硬仗的充分准备。但通读报告内容,透过字里行间可以发现,纵使当下面临着种种考验,中共仍然展现了其作为一个大国执政者应有的战略定力和承担,坚持深化改革和实现高质量增长的施政方向,并时刻以国计民生为念。

在最新一份年度《政府工作报告》中,中国总理李克强的论述引发了外界广泛关注及热议(图源:新华社)

而反观中国的半自治城市香港,其政府则恰好形成了一个反差,当这座城市已经遇上了一定程度的经济逆风之时,今时今日港府仍然死抱着“大市场、小政府”这种不合时宜的管治思维,令人扼腕。

每当中共的年度《政府工作报告》出台,香港各界往往总是只顾聚焦于与港澳有关的部分,希望解读字里行间透露出的所谓“风向”。在香港,无论是泛民主派还是建制派,这些政治力量的视野和观点都总是令人叹息,泛民的意识形态挂帅,建制派的不思进取,到今天都对香港的长远发展,没起到什么真正的帮助。

香港自诩“国际都会”,但其政圈的为政总体水平,其实相比起来,则是有些令人汗颜的。事实上,对比李克强的《政府工作报告》和港府前不久发布的城市《施政报告》及《财政预算案》,不难发现,无论在工作态度上、还是在对自身责任的认知上,两者均存在着明显不同,而且格局根本不在一个水平线上,而这种差异,折射了这一大一小两个政府对从政所为何事的基本价值判断和认知水准。

首先,毫无疑问,中国政府应对内外挑战时,比港府展现的姿态更加积极得多。长期以来,《政府工作报告》都强调一个字“稳”,但由于中国近年来“新老矛盾交织,周期性、结构性问题叠加”,内外形势已经出现了更严峻的考验,因此,2019年的报告更加强调“稳”,包括“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

例如,在“稳就业”方面,北京方面表明要做好中国高校毕业生、退役军人、农民工等重点群体就业工作,目标就是扩增中国城镇新增就业水平。相比之下,港府虽然同样面临挑战,但其应对手法则显得消极、被动,当遇上经济前景不明朗,便总是使用一些过去常用的所谓“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的话术,长久以来,已经令城市积累了很多严峻的就业弊端。

其次,在各种考验纷至沓来的情况下,中国政府以极具挑战性的“推动结构性改革”作为回应。除了便利营商、推动产业升级以及改善民生状况外,在如何促进行政体系的现代化方面,北京方面也正在着手优化。虽然对于人口众多、区域发展差距显著的中国来说,推动这种改革并不容易,但中共没有一丝畏手畏尾。

相比之下,港府当下却少了这种“推动结构性改革”的魄力,到今天依旧以“小修小补”的施政态度处理一些社会问题。例如,港府到今天仍在以诸如一次性派发现金福利这类措施,来处理一些棘手的社会福利问题,却不愿在城市内全面推动相关改革。

再者,北京比港府更愿意自我检讨。在报告中,李克强对过去几年的政府工作显然有所不满,所以他在2019年的报告中强调了要“遵循规律、讲究方式方法”,在发展中逐步化解风险;同时,李克强还提到了过去政府在工作中出现的个别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现象,并对此积极提出了纠正要求。这种愿意承认过失、自我反省的态度,在香港几乎从来都没见到过,港府官员往往只懂得文过饰非,却总是拒绝正视并解决问题。

民生才是最大的政治,在这方面港府的处理手法是逊色于内地的。在《政府工作报告》中,中共实施了更大规模的减税措施,包括重点降低中国制造业和小微企业的税收负担;在房屋方面,中共已然在过往大力改造中国棚户区住房,以及大批量改造农村危房的基础上,如今继续强化施政,继续大力改善民众居住环境,同时完善房地产市场调控机制;劳工安老方面,中共将进一步推动落实多个行业的从业者工资待遇政策,继续完善养老保险基金调剂制度,以及提高中国城乡居民基础养老金最低标准……而在香港,这些领域的民生现实及施政进展,正在当下广受香港大众诟病。

通过上述比较,陆港两地对待民生施政的态度差距,其实早已跃然纸上了。中共推行大规模减税和扶助老百姓的措施,反映其充满智慧地避免了把国家发展绑定在某些商业团体上,因此才能避免制造出更多的社会矛盾。反观香港,港府对自身行政角色的认知存在着缺陷,到今天仍旧无法回应社会要求改善民生的呼声,原教旨资本主义的俘获,令港府如今深陷“大市场、小政府”的思维泥潭,不能自拔。

让普罗大众过上好日子,是执政者的根本使命。港府官员眼下一定需要总结经验,查找不足,摒弃落伍的管治思维,这不但需要其尽快扭转自身过度倾向商界的施政方针,着力改善本地民生,也要在迎接粤港澳大湾区这个重大的发展机遇时,更积极地推动城市产业升级转型,最终让全体香港人雨露均沾,畅享发展红利。唯有这样,才是对香港真正的好。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王圣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