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条例》再起风波 港府应循序渐进

+

A

-
2019-03-14 05:24:04

自港府于2019212日向立法会提交修订《逃犯条例》以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条例》的建议后,社会一直议论纷纷。昨日(313),香港保安局局长李家超会见传媒期间,香港众志一众成员到场抗议,要求港府撤回修订《逃犯条例》,并希望李家超接收请愿信及进行直接对话。抗议期间,香港众志成员一度与警员发生推撞,而李家超最后接过请愿信离开。

20183月,1名港人在台湾杀死另1名港人后,潜逃回香港。但由于香港逃犯条例中,跟台湾是没有引渡协议。因此难以处理案件。港府为避免日后发生同样事件,而无法处理,决定提交修订《逃犯条例》等建议,亦指希望能以个案形式移交疑犯,而范围则包括中国内地、台湾、澳门及未有长期安排的地方等。

香港众志一众成员向李家超抗议,要求港府撤回修订《逃犯条例》 (图源 : AFP)

当港府建议修订《逃犯条例》的消息传出后,泛民主派悉数表示反对,有法律团体发表联合声明提反对意见,而商界代表则指对《逃犯条例》存在一定忧虑。港府认为修订条有助完善香港的法制及打击窝藏于香港的逃犯,以确保香港社会及市民的人身安全。

法政汇思及杏林觉醒等
19个团体于33日,发表联合声明,认为《逃犯条例》若包含内地地区,会使香港司法制度被国际社会视为内地司法系统的一部分,影响外界对香港司法制度的信心,从而破坏一国两制。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涂谨申指,港府与中国内地已就条例商讨长达20年,至今仍未有共识,认为修订建议过于草率。议会阵线议员区诺轩指,修订条例是违反1996年至今中港政府商讨原则,认为港府不应就单一案件进行修例。

经民联监事会主席林建岳指,香港商界认为修订《逃犯条例》或有机会影响香港的营商环境,希望港府应为商界及市民多作解释相关条例。他强调并非反对修订条例,只是希望港府能把条例中与商界有关的项目剔除,以平息商界及社会的忧虑。自由党党魁钟国斌指,大部分香港商人对内地法规并不熟悉,而港府目标于20197月通过修订条例,令商界未能有充足的时间了解当中的修例内容。他指,对于暴力等严重罪行是可以理解,但商界对内地的经济、税务及知识产权等范畴的相关法规并不熟悉,或存在一定的落差,认为港府应将每条法规逐一向商界解释,否则对修订难以支持。

昨日(312),台湾立法院通过时代力量的临时提案,要求陆委会及法务部积极与港府进行协商,以制定适用范围仅限于台湾及香港的逃犯引渡协议。而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指,港府并无解释如何能确保港人被引渡到内地受审时获得公平审讯。

中国全国政协常委唐英年指,香港有需要修订逃犯条例,不应使香港成为逃犯避风港,明白商界对商业等非暴力罪行的遣返条文有忧虑,故希望港府剔除部分商业罪行。中国全国政协委员、警务处前处长曾伟雄在北京出席两会时,认为应把《逃犯条例》分不同部分处理,例如先处理涉及暴力罪行,待修订通过后再扩展至经济犯罪等,以订下落实时间表。中国全国政协委员、公安部前副部长陈智敏指,现时逃至香港的内地重犯多达300多人,但因无未能就移交逃犯事宜达成共识,而未能转交逃犯,故香港应积极修订《逃犯条例》。

事实上,英国及加拿大等各国都有设立“个案形式”移交逃犯的安排,以更能有效打击犯罪及防止罪犯潜逃。相信港府是次修订,是参考国际惯例及各国法例,,让香港法例更为完善以保障人权及香港市民的安全。再以高铁西九龙站为例,当时部分市民对于“一地两检”同样感到忧虑,认为此举将破坏香港的一国两制。然而,西九龙站开通以来,“一地两检”行之有效,未见有任何跨境执法的行为。

市民对修订《逃犯条例》感到担忧的反应是可以理解,但需明白修例能让陆港两地的灰色地带更为完善,而不是本末倒置为了担忧,而放任逃犯在香港生活。港府作为领导,亦有责任为市民释除疑虑,若操之过急坚持“一次性”修订,相信将建议被否决及导致市民反感。


港府可在修订期间,设立公开咨询,先让不同意见人士表达各自的意见及忧虑。而港府可容后再为公众解释及释除疑虑,让市民易于明白及支持。对于商界的担忧,应可考虑分部分进行,先通过修正案杀人等刑事罪行,而非暴力罪行将容后再作讨论,以把社会的疑虑减至最低。虽然修订《逃犯条例》刻不容缓,但港府亦应考虑社会的承受度,以“循序渐进”方式进行修订。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朱家俊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