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观察:“反共基地”

+

A

-
2019-04-01 02:17:01

观察中国的半自治城市香港,其近年来的政治风向似乎让人愈发担忧,因为城市里的政治戾气,已经很明显地与整个中国的积极进取形成了反差。

政治斗争近年来在香港引发了不少风波,甚至导致了“港独”思潮的兴起(图源:Reuters)

随着近期中国中央政府出台的《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成为了香港朝野的热门话题,很多香港政治人物也逐渐将讨论聚焦于此。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谭惠珠早前形容,在她看来,内地当下的面貌可以称得上是“有生活自由、家庭幸福、事业幸福”,加上内地如今大力推行“阳光司法”,在内地法院已经能看到法庭直播,其对这些法治进步大加赞誉,更呼吁香港的青年人其实应该每年都到内地看看,以此才能透彻了解内地的进步。

而对于粤港澳大湾区将来的发展,谭惠珠明确表示,粤港澳大湾区是香港与内地互补长短和融合的概念,而且这一规划能够保障香港的“一国两制”及生活方式在回归后50年,也即2047年后仍然延续。

但谭惠珠随后也强调,若香港变成了“反共基地”,陆港两地将难以合作,亦难保“一国两制”,只要香港能在粤港澳大湾区发挥资本主义制度的角色,协助内地企业走出去,并引进外面的资金和资源,香港的“一国两制”在2047年后仍可继续。

谭惠珠一番言论,针对的即是“港独”问题。其认为,北京方面在“港独”问题上无疑有话语权,这是因为“港独”分裂的是中国。谭慧珠表示,近年发生在香港的诸如立法会宣誓风波、外国记者被拒入境等事件,无不涉及“港独”问题,而诸如早前北京方面曾首次以公函方式,要求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就取缔香港民族党一事提交报告的做法,正是证明了“一国两制”仍在正常运作。

谭惠珠此番表态,尤其是其“反共基地”的言论,随即引发了香港舆论聚焦。究其原因,正是因为近年来,在“一国两制”制度的区隔之下,香港与内地之间的关系已然张力十足。香港针对内地购物者的紧张情绪总是存在、导致本地中小学名额不足以及哄抬楼价的罪魁祸首常被认为是内地新移民、内地人更被讥讽为举止不雅的粗糙形象。

这些都是旷日持久的陆港矛盾在香港的不同缩影,更是即便在没有巨大政治变动的日子里,很多香港人却对“一国两制”越来越感到不耐烦的原因之一。弥漫社会的消极气氛,已在很大程度上左右了香港人看待“一国两制”时应有的客观,这种民间情绪化的全盘否决,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香港发展。

而另一个维度上,政治空转、街头抗争、深层次的社会矛盾看不到解决的希望等,也将香港人心越推越远。自1997年主权回归后,香港经历了几次政制改革,这种原本打算让香港人能循序渐进参与民主的政治预热流程,最终毁在了急躁的政治反对派手上,2014年的占领运动摧毁了京港之间的政治互信和协商空间,导致民主普选之路陷入停顿,更令“港独”思潮一时间开始在城市抬头。

于是,看到了制度隐患及其蔓延趋势的北京,正在努力纠正这种解读的偏颇,以正视听,这意味着,香港过去“井水不犯河水”式的近乎完全自治状态,未来将有所改变,那种对于“港人治港”的随意解读和政治虚拟感,也终将沦为往昔。

这件事迟早会发生,毕竟香港已越来越习惯将北京释出的善意关在门外,这种不加掩饰地对抗国家执政党,并抗拒在整个中国的发展蓝图中扮演角色的政治气氛,甚至连必要的去殖民化、转型正义都万分抗拒的社会心态,目前为止已经破坏了许多原本可能的创举。于是,强调香港的中国属性,并加强香港与内地城市的通联及一体化,早已具有了非常充分的理由。

而反观香港,这城市政圈的意识形态挂帅风气已弥漫已久,很多政治人物不仅拒绝以务实态度,在议事厅堂为香港大众争取民生利益,反而只顾着泛论民主、自由、人权等政治议题,一味炒作陆港矛盾,本末倒置、轻重不分,持续沉溺在这种针对内地及中共的意识形态斗争中。

正因于此,一些香港政客对“一国两制”的僵守和在政治操作上的顽固抵抗,最终只能让香港加速陷落到思路茫然的幽暗深渊,让每一寸帮助融合的举动最终都成了政治炸弹。如果不能正视“一国两制”需要应时而变来保持制度活性,而是继续任由陆港僵化区隔的倾向来对待“两制”,以此侵蚀“一国”前提,迟滞关乎香港长远发展的有机融合进程,又怎可能保证“一国两制”的良性运作和香港的持续繁荣自由呢?

香港与其蹉跎岁月,无止境地在意识形态斗争中空转,倒不如多着眼实事,包括利用好港珠澳大桥、广深港高铁等与内地之间的跨境基建设施,以及借着《粤港澳大湾区规划纲要》出台的契机,主动谋划为自身未来,尽快推动产业升级转型,为社会谋取更多发展红利——而不是任由一些政客煽动政治戾气,最终让自身逐渐沦为“反共基地”。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王圣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