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CN】专制落后不等于中国 港人想象何以被限制

+

A

-

提到社会主义,不少港人可能会不自觉地将目光投向内地,于是落后、专制、不文明等词汇会鱼贯而出。虽然香港在“五十年不变”的承诺下维持着一定程度的资本主义,但社会主义的这一制却往往被忽略,甚至每每以不同形式出现都让港人反感、排斥。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围绕社会主义以及港人对于自由市场机制的无限拥抱,多维新闻记者采访了香港天大研究院副院长伍俊飞。在伍俊飞看来,“一国两制”之下的香港,因为根深蒂固的“他者”意识,早已将社会主义作为自我之外的存在,而这,也大大限缩了港人对于内地的认知与想象。

本文转自《多维CN》044期(2019年04月刊)封面故事栏目《抛不开的“他者”意识限制了港人的社会主义想象》。浏览更多月刊文章:【多维CN/TW频道 】

多维:过去一段时间,世界范围内掀起对于社会主义的讨论,英国老牌杂志《经济学人》更是在封面以《西方千禧一代的社会主义》为题进行报道。再看美国,民主党候选人桑德斯也是毫不避讳对于北欧社会主义的推崇。而香港作为“一国两制”的实践者,尤其是作为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联姻的产物,对于世界重新理解和认知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这样两种制度,香港有着怎样的样本意义?

“一国两制”下的香港,似乎长期以来对社会主义有着未知的抵触与恐惧(图源:VCG)

伍俊飞:香港有基本的社会保障及救济制度、社会服务制度、教育及医疗保障制度、公房廉租制度,为市民提供一个安全网,但不是一个高福利经济体。多数香港人传统上崇尚自我奋斗,并不接受全民福利的概念,也不认同千禧一代社会主义者为中产阶级相对贫困和社会不平等现象所开出的药方。香港在欧洲福利国家和美国自由放任资本主义模式之间,开辟了一条中间道路,这对世界重新反思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制度,提供了独特的视角和宝贵的经验。

香港的福利制度实际上是英国民主社会主义和中国儒家传统的结合。一方面,香港借鉴了英国国民医疗卫生制度、社会服务制度和社会保障制度,为市民提供了基本的社会救助;另一方面,香港强调儒家文化中的家庭伦理,鼓励个人对家庭承担责任,弘扬自力更生的价值观,推行工作福利政策。政府通过自力更生支持计划,为救助对象提供教育、培训及就业服务,帮助他们实现再就业,从而增加收入,提高生活质量。这样,香港成功地在经济发展和社会福利之间实现平衡,避开了欧洲国家的高福利陷阱,虽然香港的福利水准还是与不少港人的期望存在差距,尤其是住房问题非常严重。

现在作为社会主义中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资本主义香港越来越重视依靠社会尤其是家庭的力量,通过高速经济发展来改善民生,努力实现全民就业,并让弱势群体分享经济增长红利,这其实代表了未来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彼此融合的大方向。香港样本的意义在于,它明示了福山历史终结论的不足,指出在政府和市场之外,市民社会特别是家庭,也会对人类未来的政治和经济制度建构发挥重要作用。

多维:我们知道,香港社会长期信奉“小政府、大市场”的市场原教旨主义,习惯性地以为经济越自由越契合香港的核心价值,故而长期以来对最自由经济体的称号引以为傲。但其实这样的市场原教旨主义,也带来了诸多的问题,比如香港现如今的深层次结构性矛盾,贫富分化等。但对不少港人而言,似乎市场原教旨主义带来的问题是可以忍受的,但社会主义背后的诸多想象,比如专制等,却是不能忍受也无法接受的。在这样的两难中,香港的出路在哪里?

伍俊飞:由于信奉“小政府、大市场”原则,香港政府长期推行积极不干预政策。如今这一模式的弱点日趋明显,主要表现为过分追求短期利益, 未来经济发展充满不确定性; 过分忽视政府责任,导致地产资本恶性膨胀,阻碍科创产业的发展;过分强调个体主义,导致社会阶层关系比较紧张;过分维护资本利益,导致中产阶层、弱势群体面临巨大生活压力,贫富悬殊加剧。实际上,香港以前的宗主国英国在二战后已经抛弃了“小政府、大市场”传统,民主社会主义成为英国政治的新传统,即使保守党执政,也无法大规模推翻工党制定的社会主义政策。

香港难以进行根本性变革,这是由目前《基本法》规定的制度框架决定的,并非是因为港人可以忍受市场原教旨主义。从改良主义角度来看,香港以“有限政府,公平市场”取代“小政府、大市场”是一个较好的选择。有限政府在以宪法为核心的法律制度体系中运作,维护充分竞争的市场经济制度,不介入公民个人的私域,不侵犯公民的财产和自由。政府要有所为、有所不为,不能超越法定的权限,但需要不断提高管治水平,提供更多优质公共产品和服务,以“竞争中性”维护公平市场环境,让普通市民尤其是年轻人有更多参与竞争的机会。政府提供更公平的竞争环境,而不是一味膨胀权力,一味扩张公共资源,一味纵容地产商绑架社会。这是香港未来比较现实的出路。

多维:其实提到社会主义,很多港人的理解和想象本身可能是带有历史局限性的,这可能与内地过往的诸多“历史遗留问题”有很大的关系,比如文革,以及六四等。港人至今没有办法彻底走出六四,克服心魔。以你的观察,港人所理解的社会主义究竟为何?

伍俊飞:《基本法》第5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不实行社会主义制度和政策,保持原有的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变。”这形塑了港人对社会主义的“他者”概念和意识。

在西方的语境中,“他者”蕴含着落后、专制、低级、庸俗、服从的内涵。这导致港人实际上潜移默化地接受了西方建构的这种文化,主要以西方的视角来看待大陆的社会主义建设。相对于香港资本主义这一“自我”概念而言,社会主义就是外在于自我的存在。许多历史遗留问题更加强化了这一分野。不论大陆的社会主义发生多大的进步,不论大陆在经济领域取得多大的成就,港人仍然视其为“他者”。

香港的教育体制和内容,基本上与殖民地时代相差不大。二战以后,港英政府有意识地在香港教育体系内排除有关现代和当代中国的内容,导致许多港人对人民共和国的政治、经济、社会以及历史,都非常陌生甚至茫然;有意识地重视英文、轻视中文,课程内容多模仿甚至移植英国教材,明显带有殖民地色彩,矮化大陆社会主义价值观;有意识地排斥普通话和简体字,人为制造和维系与大陆文化的差别。当前,大多数教师都对大陆的社会主义缺乏认识,更是造成教育内容中的当代中国空白,教师缺乏足够知识和能力开展公民教育。


推荐阅读: 
【多维CN 44期】饱受诟病 中国外宣必须刀刃向内自我革命
【多维CN 43期】脱欧大限逼近 进退两难的特蕾莎·梅 
【多维CN 43期】如何看待日渐兴起的“中共学”
 【多维CN 43期】大湾区昭示一国两制进入新周期 
【多维CN 43期】社论:比悲伤更悲伤的国民党 


请留意第44期《多维CN》、第41期《多维TW》,香港、澳门、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澳大利亚等其他地区各大书报摊及便利店有售。 

您亦可按此 【订阅】,阅读更多深度报道。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泉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