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CN】韩正的肯定 其实正是香港问题的根本(下)

+

A

-
2019-04-11 11:34:14

今年召开的中国“两会”,主管港澳事务的副总理韩正,会见出席“两会”的港澳代表团时,引用美国传统基金会每年发布的《经济自由度指数》报告,对香港连续多年获评全世界最自由经济体予以肯定。

回顾香港历史,自由资本主义对于香港成为“东方之珠”确实是有重要贡献,但绝对不是唯一甚至不是最主要的贡献。事实上,今天香港在世界最自由经济体的美丽外衣下,有着残酷的现实,产生一系列深层次结构性问题。

本文转自《多维CN》044期(2019年4月刊)《韩正的肯定,其实正是香港问题的根本》一文,将分上、下篇推出。此篇为下篇。浏览更多文章:【多维CN/TW频道

任何事物一旦不受控制地发展下去,都有可能从良性转变为恶性。香港自由资本主义同样如此,早期尚能有效推动经济增长,时而久之,就产生了一系列深层次问题。

自由资本主义的弊病

自由资本主义最显著的特征是忽略和轻视政府在经济社会发展上的必要角色,简单以为给予商人自由越多越好,政府干预越少越好,其极端形式是自由放任。这种经济逻辑的假设前提是理性人,是市场主体能在自身理性的指引下做出明智的决断。可问题是,无数的事例已经反复证明,当本就理性有限的个体聚集为人群,非理性因素容易占据上风,集体无意识、乌合之众和羊群效应等情况都有可能涌现。

具体到经济社会治理上,当在理性有限的社会奉行“积极不干预”,其结果必然是容易助长盲目、从众和短视之风,时而久之,就会积重难返。近些年来,西方社会接连爆发的问题,从2008年金融危机、占领华尔街、极右翼卷土重来到正在发生的黄背心运动,皆是最好例证。

044期《多维CN》新刊上市

尤其严重的是,个别寡头借自由市场之契机崛起后,优势会不断扩大,成为既得利益集团,形成垄断,从而窒息经济活力,妨碍市场竞争,不利于新兴产业的发展。美国经济学家奥尔森(Mancur Olson)在《国家的兴衰》中分析称,利益集团会“慢慢导致这个国家的经济、社会、行政、法律等方面的体制、政策、组织”变成最符合它们利益的安排,“使得该国发展的新动力越来越被抑制,各个部门越来越僵化,最终导致国家的衰落”。

香港虽非国家,但情况有些类似,由于港府角色的长期缺位,致使经济发展越来越依赖于少数既得利益集团掌控的服务业特别是金融业和地产业,结构单一、畸形,青年就业出路狭窄。利益集团愈来愈富,普通港人薪资却多年如一日,难有实质性提升,乏力的经济增长像低垂的天幕,无比压抑。近些年来,香港从发展水准遥遥领先于内地城市,到2010年GDP被上海赶超,再到近期被昔日小弟深圳逆袭,与港府的自由资本主义迷思不无关系。

弊病还远不止如此。由于港府常年的不作为,造成香港贫富分化非常严重,极少数富人垄断大多数发展红利,普通人生存艰难,“港人治港”沦为“官商共治”。过去40多年以来,香港基尼系数连年恶化,不断创记录,成为发达经济体中贫富悬殊最严重地区。香港有超过130万贫困人口,大约每5个港人中就有1人活于贫穷。2014年英国《经济学人》发布的“全球裙带资本主义指数”显示,香港已成为全球裙带资本主义最严重的地方,财富集中度接近80%。

香港住房问题更是极其严重,用水生火热来形容都不过分,由于房价常年位居全球最难负担的城市,大约20万人被迫挤在逼仄的劏房,人均居住面积中位数仅有56.5平方呎,比惩教署独立囚室的75平方呎还狭小。更有一部分港人被迫露宿街头,沦为这座国际化大都市的“盛世蝼蚁”。在此残酷现实下,哪些被生存压得喘不过气的普通港人,能不有怨气吗?反建制情绪和港独思潮能不蔓延吗?

香港住房问题严重,许多港人只能蜗居在狭小的空间内,无比压抑(图源:VCG)

令人失望的是,面对此情此景,香港社会一直未能认真检视自由资本主义,看不到世界的变化。某种程度上讲,香港自由资本主义带有殖民主义色彩,属于极端自由经济。众所周知,西方世界虽在资本主义兴起早期过于偏袒商人,造成马克思(Karl Marx)所批评的剥削工人、阶级矛盾尖锐等问题,但二战之后普遍施行了全方位福利改革,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了中低收入群体的处境。作为当时香港宗主国的英国尤其如此,不光推行了从摇篮到坟墓的福利改革,还出现了代表劳工权益、受民主社会主义影响并多次执政的工党。可香港没有这样幸运,在港英政府眼里,香港只是一个殖民地、“借来的土地”,无需像对待英国人那样对待港人。

据英国历史学家弗兰克·韦尔什(Frank Welsh)在《香港史》里的描述,英国殖民地部高官曾盛赞香港是“有史以来的成功范例之一”,内情竟是“我发现我一提到香港,就连财政部官员也面露微笑,它是不要英国纳税人大把掏钱的少数殖民地之一”,“这种金钱至上的态度成为经济扩张的发动机,对任何带有福利国家意味的事务,嗤之以鼻”。这也成为了香港六七暴动的诱因之一,促使了后来港英政府改善民生,减少社会不公平现象,修改劳工法例保护劳工。

但即便如此,港英政府的改革举措依旧有限,“官商共治”模式并未从根本上发生改变。香港回归后,以防御大陆社会主义体制为藉口,加之北京为了安抚人心,未进行必要的去殖民化“转型正义”,致使带有强烈殖民印记的“官商共治”模式被延续了下来。

利益集团在香港影响很大,甚至直接围猎高官,前特首曾荫权(右)就是活生生的教训(图源:Reuters)

走出自由资本主义迷思

今天世界各地,已经没有一个经济体会像香港这样,实行如此原教旨的资本主义。欧美国家都早已进行大规模改革,政府在保障民生、经济社会治理上扮演重要角色。自由并不等于没有政府调控,美国政府不调控还是哪国政府不调控?不论是前不久美国政府要求配置更多资源和投资用于人工智能(AI)研究推广的行政令,还是德国等一些国家近期公布的工业规划,都在说明原教旨的资本主义已经过时。

香港是一座了不起的城市,几代港人在这座近代命运多舛的土地上,依靠狮子山精神,创造了经济奇迹,让东方之珠连续多年引领亚太发展。可如今,东方之珠被深层次经济矛盾吞噬,光芒有所黯淡,香港社会不能再耽搁了,是时候作出改变了。

保护香港的经济优势、发展经济、改善民生,是一个现代政府所应践行的起码公共责任。香港回归以来的历任特首,董建华有心无力,未能改变香港的困境,曾荫权本人直接被利益集团围猎,锒铛入狱,梁振英斗争性过强,任内香港社会矛盾激化,普通港人依旧生存艰难。林郑已上任快两年,曾承诺实行“管治新风格”、“理财新哲学”和推进扶贫工作,可迄今世人仍未看到有效解决之道。港府应走出对于自由资本主义的迷思,不能再蹉跎下去,任由香港沉沦了。而主管香港事务的韩正乃至中国中央政府都要深刻认识到自由资本主义外衣下的残酷,更正和深化对于香港最自由经济体的认知,别让港府在歧途越陷越深,活在虚幻的想象中。

推荐阅读:   
【多维CN44期】饱受诟病 中国外宣必须刀刃向内自我革命
【多维CN43期】如何看待日渐兴起的“中共学”

请留意第44期《多维CN》、第41期《多维TW》,香港、澳门、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澳大利亚等地区各大书报摊及便利店有售。     

您亦可按此【 订阅】,阅读更多深度报道。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应濯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