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观察:23条立法与台湾恐惧

+

A

-
2019-04-12 03:01:43

针对香港《基本法》第23条立法将至的传闻,近期在香港正广受关注。港媒《香港01》此前引述了权威消息,表示中国人大未来或将就23条立法,再一次进行释法。而这样的政情风向,无疑折射了北京方面对香港多年来不能自主完成这项宪制性责任的不满。

能约束港独等行径的香港《基本法》第23条,在香港多年未能完成在地化立法工作(图源:Reuters)

事实上,在今天的香港,离经叛道的港独行径仍难以被有效控制,无论是在街头还是在校园,宣扬港独的迹象仍不时冒现。而另一方面,23条立法这个何其敏感的政治话题,对于不少香港人来说,似乎已成为了一个遥不可及的记忆,甚至忘却了它是香港迟早要落实的一项宪制义务。

香港《基本法》早已订明,香港应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行为。就算港人、港府如何回避,也只能是自欺欺人。一些港府官员长期如鸵鸟一般“志求易,事避难,义逃责”,企图希望23条立法可以一直延宕下去,遗留给后任的逃避心态,根本无补于事。正因于此,在今时的京港政治模式下,23条立法已不可能再容香港拖延。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9年初在《告台湾同胞书》发表四十周年纪念会上,向海峡对岸的台湾给出的“一国两制”统一建议,被许多观察人士视为将会是台海两岸未来终将统一时的最佳方案。但对于北京这份矢志不渝的统一信念,和不断向台湾释出的政治善意,台湾总统蔡英文及其所在政党却给予了断然拒绝,并转而将政治攻讦转向了香港和其“一国两制”,令香港这座享有高度自治的城市不断遭受污名化。

蔡英文近期在过境美国夏威夷时,曾以视频的方式参与了美国智库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的论坛,讲话论调与台湾绿营一贯的“今日香港,明日台湾”唱衰论调如出一辙,更表示香港的现况正好提醒台湾,应避免跌入大陆的陷阱。

可平心而论,在“一国两制”的实践过程中,谁也无法保证,陆港乃至京港关系必然不会经历任何磨合以至矛盾的阶段,虽然“一国两制”的践行过程并非总是尽善尽美,但从长远、全局的角度来看,其仍然称得上行稳致远,“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更是持续得到了高度彰显。如果仅因为一些碎片观察,就将香港所有的问题都归咎于“一国两制”,显然是不公道并且十分肤浅的。

香港与台湾民众不应受到政治人物的话语所障目,而应根据“一国两制”的实践状况,做出由自己独立思考的理性评论,因为在民粹情绪左右下,盲目的恐惧只会令许多人逃避问题,而这正是一些别有用心的政客所希望的。

以23条立法为例,一些香港人和台湾人视之为洪水猛兽,却看不到很多香港现行法律仍是等港英时代遗留下的,很多老旧条款因为不能与时俱进,其实更不利于保护港人在九七回归后的言论、集会、结社自由权利。但23条立法正是给了香港法治一次主动修正的机会,可部分人仍因盲目害怕言论自由受到剥削,而污蔑23条的立法本意,这样做,其实反倒令香港大众的权利持续暴露于法律缺口之下。

由此来看,北京如今有可能借释法敦促港府就23条立法的做法,其实就是希望能帮助香港尽快完善香港的法治建设,使其能更好适应“一国两制”的宪制框架,而这本应是香港所乐见的,更不该受到台湾一些舆论的无端指责。也因此,香港和台湾的确需要反思,自身对“一国两制”和北京初心的认知是否已存在太多偏差,因为这种对“一国两制”和北京的无端芥蒂,已经伤害了太多政治互信。

北京矢志两岸统一的决心,人所共见也不容置疑。为了完成这个大业,北京现时需要先处理好香港问题,以此才能让香港给台湾做出示范效应。而23条立法,其实对北京而言,可谓是一次很好的契机,因为其可以通过行动,让港人真切感受到,23条立法立法保障的是中国的国家安全,并不会威胁到港人受“一国两制”保障的种种权利,从长远来看,也会减轻台湾人对“一国两制”的芥蒂,令所谓“今日香港、明日台湾”这类无端之忧不攻自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王圣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