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区政协委员建言第23条立法:无真空 三步走

+

A

-

众所周知,针对香港《基本法》第23条条文的立法工作,在香港已经延宕多年未决,特首林郑月娥是否在任内为《基本法》第23条立法一直备受争议。近日,香港资深大律师、第十三届中国全国政协委员、香港基本法研究中心主任胡汉清,在接受多维新闻专访时,对第23条立法过程中所存在的争议进行了梳理,并呼吁香港政府能够在推动第23条立法的过程中,展开“三步走”的谘询程式,主动创造立法条件。

胡汉清希望香港特区政府能就第23条立法展开“三步走”的谘询程式(图源:多维记者/摄)

胡汉清认为,《基本法》第23条的立法,是北京政府给香港特区高度自治的最大诚意,这个诚意,香港没有去珍惜,迟迟不立法,但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是没有真空的。第23条不立法不代表没有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国家安全是所有中国公民的责任,这个责任是《刑法》的责任。

区别在于具体的执法的方式,在内地可以直接执法,在境外,有些国家可以将违法者引渡到内地,而在香港与澳门这些中国具有主权的地方,在国家安全方面,没有分“两制”,国家安全只有一个制度,就是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制。问题在于,要在哪里执法,在哪里进行司法的程序。如相关作出第23条立法,那么香港的中国公民,做了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时,在香港可以跟香港的普通法的司法程序去定案、立案、量刑,而不是按照内地大陆法的标准(可参考已经立法的澳门的情况)。

“一国两制”只是两个地方司法程序不同,而不是重新去定义什么是叛国。《基本法》第23条对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做了明确的定义,即叛国、分裂国家、鼓吹、颠覆、窃取国家秘密,其中除了颠覆之外,其他是所有普通法国家都有的危害国家安全的罪名。国家安全的不同罪项定义,其他地方都没有争议,而煽动、出卖国家秘密等罪名,都是有国际标准的。

现在要进行第23条立法,在胡汉清看来为时已晚。香港回归中国已有22年,第23条的立法的工作还没有启动起来。董建华在2003年推动第23条的法案没有谘询,一拿出来的时候就是法案,还是不可以修改的“蓝纸草案”,只能选择要与不要,导致五十万人上街抗议。这样的事情不能再次发生,香港社会已明确表示第23条立法极需要经初步的广泛谘询。

第23条立法的过程是要有时间的,首先是要向社会解释什么是第23条,而现在香港的很多舆论将第23条称为魔法,将其魔鬼化。对于香港社会中大量的反对声音,胡汉清表示,特区政府应该充分谘询香港社会,以充分教育香港社会的能力,去把第23条的含义,以及其在《基本法》中的角色,在维护国家安全中的功能,把它符合国际标准地解释给香港人听。

针对第23条立法,胡汉清希望特区政府能够展开“三步走”的谘询程式,主动创造条件:

第一步,重回起点,成立由政府领导、包含民间各界人仕和持份者的工作小组,广泛研究世界各地的国家安全法律,找回国家安全立法的法律支点;

第二步,工作小组就研究成果发表“绿皮书”进行公众谘询,并将“绿皮书”谘询及分析结果以“白皮书”方式向公众再次进行谘询;

第三步,总结谘询分析成果,特区政府于本届政府任期内发表“白纸草案”,就香港的国家安全立法订出清淅轮廓,给予社会充份讨论的机会,为下届政府在“50年不变”进程过半後落实“蓝纸草案”立法尊定不可或缺的基础。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嘉崎 甄言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