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港区政协委员:谁在妖魔化“今日中国”

+

A

-

“今日香港,明日台湾”这句看似简单粗暴的口号,似乎正在成为台湾年轻人的信条和箴言,一方面用以徘拒和抵抗大陆和“一国两制”, 另一方面也可以从中获取些许满足感。在回归二十余年的今天,为何不仅港人对内地的认知始终固化,而且还漂洋过海规范着台湾对大陆的认知?究竟谁在妖魔化“今日中国”?这一切又是怎样发生的?

多维新闻专访了香港资深大律师、第十三届中国全国政协委员胡汉清。在胡汉清看来,不仅香港的传媒在这个过程中起着很负面的影响,而且一些涉港机构设置上的模糊性,也让港人对于什么是中央认识混乱,进而一步步走上“政治化”和妖魔化。以下为访谈实录。

对于一些港人对内地的误解,胡汉清认为是由多重因素导致的(图源:多维记者/摄)

多维:香港回归之际,内地被视作“穷亲戚”,贫穷、落后、不文明成了很多港人对内地的认知。可经过回归二十多年后的今天,似乎除了承认当年的“穷亲戚”今天有钱了之外,其他的认知并没有多大改变,加之1989年的六四事件,更让港人笃定了内地的专制。在您看来,为什么港人对大陆的认知始终在原地踏步?

胡汉清:
除了在内地生活的港人。对于在香港,和内地没有交流的人主要都是媒体看到内地的情况。但香港的媒体并不平衡,每个媒体都有自己的倾向,一些媒体会妖魔化中央政府,带动社会情绪。

一些传媒会有议程设定,它们并不是要香港保持高度自治、自由度,而是要利用香港的“一国两制”,利用香港的空间和平台,要用香港人的本钱去攻击和改变整个国家的政治制度,20多年来都是这样。这样许多港人就根本没有机会去判断内地的真实情况。

多维:香港的传媒生态的确是其中很关键的因素,而且在潜移默化的影响下,很多港人也混淆了“一国两制”本身,只知道“两制”,而忽略了前提是“一国”,没有国家概念。中央每次的合理合法的介入,比如人大常委会历次释法,都会被认为是一种僭越。

胡汉清:
现在两制之间发生摩擦的时候,发生与中央有关系的事情,一些港人的心态就很不健全,对母体有抗拒,回归的时候心里没有准备。什么是“一国”?香港人有什么概念呢?在英国统治下的香港出生的一代,怎么有“一国”的概念呢?

国家的概念,回归之后,主权单位给香港放下了太多,香港则希望像人大、政协这样的中央机构是虚的。像人大这样最高级的权力机构,还要把它弄作虚的,大家不把它当做一回事,宪制地位都没有。

多维:特区政府在害怕什么?还是官僚主义和形式主义在作祟?

胡汉清:
香港政府心中看重的是民意,但现在的传媒是会操纵民意的。另一方面,香港到所有的国际组织,去谈香港的事情,联合国也好,英国国会报告也好,美国国会报告也好,去的都是陈方安生、李柱铭等,而不是爱国爱港的、可以讲的人去,香港政府在这个事务上应该起到自己的作用。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嘉崎 甄言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