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万人反《逃犯条例》游行 林郑民望现危机

+

A

-

民间人权阵线于2019428日发起反对修订《逃犯条例》游行。民阵宣布游行人数达13万人,而警方表示游行人数在最高峰时段只有约22千人,创特首林郑月娥上任以来,游行人数的纪录。民阵指,若港府不回应要求,将会发起包围立法会的行动。

民阵游行的龙头于铜锣湾东角道起步,终点定于立法会外,游行后举行集会让嘉宾轮流发言。民阵副召集人陈皓桓批评,港府未有响应社会对修例的忧虑,只用单一的台湾杀人案作修订理由,故希望港府撤回修订草案,改为与台湾当局进行一次性方式处理。

游行期间,示威者多次高叫“林郑下台”的口号 (图源 : AP)

2018年,台湾发生港人谋杀案后潜逃回香港事件,因香港跟台湾没有引渡协议,故难以处理案件。港府为避免日后发生同样事件,决定提交修订《逃犯条例》等建议。消息一出后,引起社会热议,民阵在20194月上旬时,亦曾举行反《逃犯条例》游行,惟当时有“港独”支持者参与,更高举“港独”旗帜。而这次游行并未见有“港独”支持者参与,但游行期间,示威者亦多次高叫“林郑下台”的口号,反映林郑民望下滑。

在游行途中,于“占中”分别获判缓刑或社会服务令的朱耀明、李永达及张秀贤亦有出席游行,让部分“占中”支持者加入游行。对于游行人数创近年新高,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指,相信与“占中9子”的判刑有关,导致更多市民上街游行。法律界选委查锡我指,港人对内地司法制度没有信心,港修订《逃犯条例》,导致社会人人自危。对于游行创新高,署理行政长官张建宗对此响应,市民绝对有权示威游行,游人数多寡并非重点,强调港府有必要堵塞现有法律漏洞。

透过台湾杀人案事件,反映香港法律有一定漏洞。近月,港府亦多次重申修订《逃犯条例》的范围是包括中国内地、台湾、澳门及未有长期安排的地方等,非只针对单一地方,但都未能释除部分市民疑虑。

而现时部分市民对《逃犯条例》的忧虑源于未明白实际情况。事实上,修订《逃犯条例》后,现行条例之下的人权和程序保障,包括政治罪行不移交、要符合双重犯罪原则、死刑不移交、不能再移交至第三方、一罪不能两审等都会全部保留。而港府修例后,亦会设行政及法院双重把关,相信《逃犯条例》的运作将会参考高铁的一地两检。

为让社会及市民较容易理解《逃犯条例》,实政圆桌立法会议员田北辰指,港府现阶段应先撤回修订《逃犯条例》,其后将分拆2部分提交至立法会。第一步先审议移交逃犯涵盖地区不包括“中国其他地方”,下一步才加上中国其他地方,他相信如上述操作,立法会将可迅速审议。

另外,部分港人游行的原因是不满港府缺乏咨询,便草率修订《逃犯条例》。泛民主派认为港府处理《逃犯条例》的手段如同2003年《基本法》23条立法,希望“大石砸死蟹”。2003年,民阵为反对23条立法,发起香港回归以来最大规模的游行,人数达50万人。由于当时社会反对声音太大,港府最终放弃23条立法的计划。而新民党主席叶刘淑仪认为港府这次咨询确是较为仓促,但亦指问题已困扰香港二十多年,故支持修订。她补充,现时香港的政治及经济情况稳定,情况与2003年不可相比。

是次游行的人数创特首林郑月娥上任以来新高,衍生2个问题。第一,2003年因有近50万人游行,导致港府撤回第23条立法,令人思考游行会否令港府停止修订《逃犯条例》。第二,是《逃犯条例》已对林郑及建制派的民望做成一定程度的影响。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高级讲师蔡子强指,林郑上任初期民望不俗,原因是当时香港社会对梁振英反感太大,因此对林郑月娥有所保留。

林郑上任已来,财政预算案及收紧综援议案等都令部分港人不满,而这次游行亦反映港人对林郑的容忍度已累积一定程度,相信对其往后管治大大增加困难。而游行人数创新高,将为议会中尚未就《逃犯条例》修订有明确取态的建制派议员造成一定压力。反过来说,将有利泛民主派,估计游行将为泛民主派在选举带来中立人士支持。

因此,林郑及港府必须认真思考如何处理修订《逃犯条例》,原因是“占中
9子”判刑不久,已让泛民主派及部分市民累积一定不满情绪。而泛民主派亦会在71日举行游行。若林郑在《逃犯条例》处理不当,更有机会引发二次“23条游行”或“占中”事件。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朱家俊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