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观察:香港人的五一悲歌

+

A

-
2019-05-01 01:20:40

五一劳动节假期,对于很多香港人而言,只不过是短暂一日的假期。有的香港人会选择在家休息,有人会选择出外游玩,但很少有人会将之与上街示威,争取劳工权益扯上关系。

令许多人不解的是,在香港这个高度崇尚法制的城市,打工者阶层中普遍存在的无薪加班文化似乎反而是常态(图源:VCG)

劳动节,这个由全球80多个国家及地区共同纪念的国际性节日,背后代表的是世界各地工人阶级多年来受到剥削的辛酸,以及与之对应的漫长反抗史——而将之放在今天的香港,则清晰地折射了这个城市的荒谬之处。

一个令人不敢相信的事实是,在连年登上全球最富裕经济体行列的香港,其社会到今天竟然也未能就劳动标准工时立法。事实上,早在2012年,香港劳工处就曾发表过一份《标准工时政策研究报告》,在当时拟定展开研究,希望为香港人的标准工时立法。然而,这一议题最终还是在后续被束之高阁。

近期有数据显示,香港人如今每周平均要工作41.7小时,虽然比自身在2015年成为全球工时最长城市时的创纪录数据减少了8小时,却仍然要比全球工时中位数的36.7小时要高出一些。

在香港,职业司机因工作过劳而造成交通意外、教师因超长工时影响心理健康而抑郁的新闻不时出现。工时过长注定会影响生产力以及生产质素,最终只会构成庞大的社会成本,然而,这一问题虽然是众所周知,香港政府却对此无动于衷。

2011年还是香港劳工及福利局局长的香港现任政务司司长张建宗,在当时便指出“连续长时间工作,对员工的健康、家庭及社交生活都会带来不良影响……平衡工作和生活对香港市民甚至整个社会发展都非常重要”。

香港现任劳工及福利局局长罗致光在未上任前,曾明确表示,港府需要跟进包括标准工时的劳工问题。然而,现任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此后却予以否认,称港府并无计划为社会的标准工时立法。

无视劳工权益的公务员精英们将立法工作一拖再拖,香港人对此又怎会不怨声载道呢?

香港劳工权益现实的可悲之处,还在于那些香港商界领袖们的冷酷无情。2012年,香港七大商会曾以标准工时将破坏自由经济体制为由,发表过反对立法的声明书,商界势力一贯的强势,最终令标准工时在香港立法的工作难产。

而港府长期以来碍于商界压力,对劳工权益议题毫无承担,今天香港的打工者们普遍仍要饱受工时长、休息少、无偿加班等不平等对待,却没有一条法例能够保护他们的工作权益。当社会主义正在全球回潮,香港却仍就对这个本无可避免的重要议题再三回避,试想,当终有一日,香港普罗大众的怒火演变成民粹,再一次选择像“占中”那样的抗争来取代向资本家协商谈判时,届时将会付出惨烈代价的,除了那些当初置劳工权益于不顾、冥顽不灵的高官和商人,还会有谁呢?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王圣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