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游行争权益 港府劳工政策惹争议

+

A

-
2019-05-03 06:19:11

近日,纪律部队评议会及警察队员佐级协会讨论今年度公务员薪酬调整,分别提出要求加薪不少于7%6.5%。而这个消息对香港一众基层可算是极其讽刺。

201951日, 4位立法会议员联同职工盟及多个劳工团体发起游行,向港府表达多项要求,包括就标准工时立法等问题。职工盟在集会完结后表示,约有2,200人参与集会。发言人吴敏儿认为在反修订《逃犯条例》游行后,仍有过千人关注劳工权利,对此感到满意。

香港基层认为港府的劳工政策不懂缓急轻重 (图源: VCG)

51日是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劳动节,而职工盟及多个劳工团体挑选这日发起游行,明显为劳工阶层争取权益。在游行中,职工盟主要希望港府就标准工时立法、保障集体谈判权,及正视劳工界工资低工时长等问题。有游行人士在游行开始前,先为因工死亡的工友默哀一分钟。其后,他们更沿途高叫“长工时害死工人”等口号,希望社会大众关注“过劳死”问题。

职工盟主席吴敏儿认为,现时不少基层工友因压力而自杀,港府在标准工时立法问题上是责无旁贷。街工代表指,香港基层劳工工时长及工资低,更缺乏相关保障,要求港府就标准工时立法,及将劳工法定有薪假期增至17日。港府发言人响应,港府将会顾及雇员的利益与雇主的负担能力,以制定及推行各项适切的劳工政策措施。

由于香港的劳工政策一直备受话柄,近年港府已展开各种劳工政策工作。包括开展取消公积金“对冲”及10星期法定产假延长至14星期等工作等。但香港基层认为港府的劳工政策不懂缓急轻重,认为划一假期及标准工时立法才能对基层有直接性帮助。

事实上,现时香港分为两种“假期”。第一种为全年合共17日的“银行假”,第二种为只有12日的“劳工假”。一般而言,银行、公共机构等就职人士可享有“银行假”,而运输及保安及清洁服务等则享有“劳工假”。而这两种假期,导致蓝领与白领待遇不同,更衍生社会上各种冲突。于1960年代,香港的劳工阶层早已进行争取统一假期行动,但至1999年,才由11日争取至12日假期。

2016年,职工盟再度争取香港所有就职人士的假期划一至17日,而立法会议员郭伟强及陆颂雄亦指,基层希望假期划一的要求是合乎情理。但劳工及福利局局长罗致光对此回应,现届港府未有划一假期的计划。原因是,港府曾委任经济顾问推算若增加法定假日,指此举的确能令香港98万人受惠,但同时将令资方增加成本,增加一天假期的成本便是3.7亿港元(1港元约合约0.129美元)。另外,基层常有工友因工时长,导致“过劳死”的问题。因此,不论建制派及泛民主派议员,亦多次希望港府就标准工时立法,但港府一直回避问题,导致各界不满。

对基层“相映成趣”的是,纪律部队评议会及警察队员佐级协会,提出今年度应加薪不少于7%6.5%,相关要求将会由行政会议决定。而公务员事务局响应,薪酬调整应根据全盘考虑及平衡香港经济状况及财政状况等因素,故现时不便回应。根据2018年数据,公务员的薪酬已增加4.06%4.51%,但公务员代表对此感到失望,认为加酬幅度不足。因此,预料今年度公务员的加薪幅度仍会有45%

以现时香港社会实际情况,港府在劳工权益及政策上,应多作检讨。在港府的精英阶层及公务员年年加薪时,却对基层市民的要求视若无睹,这有机会致香港社会进一步分化。而值得一提的是,港府在男士侍产假及强积金对冲等议题上,已多次向资方作出让步,令香港社会各界不满。因此,港府必须正视香港的劳工政策及权益。否则,社会的反响将越来越大,更有机会衍生大型的反港府行动或游行。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朱家俊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