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逃犯条例》讨论胶着 泛民议员应更理性务实

+

A

-
2019-05-06 05:13:22

建制派及泛民主派为修订《逃犯条例》,连日来在立法会为争锋相对。当中,最受市民话柄的是,一众泛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在法案委员会中一直拉布,导致议会功能失效,讨论《逃犯条例》是否应修订仍遥遥无期。

当然,香港有言论自由,各党派对修订《逃犯条例》有不同的立场及意见都是正常。但作为决定香港前途及命脉的立法会议员,是不应以偏见及不符合的事例作为反对修例例证,从而误导市民取态。

泛民主派议员一直拉布,消耗议会不少时间 (图源 : 新华社)

2019429日,潜逃回香港的杀人犯陈同佳因洗黑钱罪成判监29个月,预计最快今年10月获释。因现时《逃犯条例》尚未完善,陈同佳10月获释后,将能自由离开香港,最坏的打算是他终生能逍遥法外。因此,修订《逃犯条例》是有一定的迫切性。

根据程序,进行讨论《逃犯条例》前,先需由立法会的法案委员会进行审议。但在2次会议中,泛民主派议员一直拉布,消耗议会不少时间,最终导致最基本选出正及副主席的程序仍未完成。为此,建制派非常不满,更在201954日特别召开内会,讨论以建制派最资深议员民建联石礼谦代替民主党涂谨申主持修订《逃犯条例》的法案委员会,以加快讨论《逃犯条例》的工作。

在内会讨论开始时,多名泛民主派议员照常拉布,提出不同的规程问题。在两派争辩期间,泛民主派议员更五度冲上主席台,导致议会暂停讨论。最终,4名泛民主派议员被逐离场,而内会亦通过就《逃犯条例》草案委员会发指引,由石礼谦取代涂谨申担任法案委员会的主持。

相信香港各界尊重各党派有不同政见。但泛民主派在会议内多次拉布,导致议会只纠缠于程序,连讨论阶段亦未能进入,这做法实在非理性。相信社会各界都希望各议员能就议案堂堂正正及以理性角度讨论,而非在议会上演一场又一场的闹剧,浪费议会宝贵的时间。

建制派及泛民主派在议会内讨论《逃犯条例》一直持胶着状态。在议会外,两派亦举出不同例证,以支持或反对条例进行修订。当中,资深大律师汤家骅与立法会法律界功能组别议员郭荣铿就《逃犯条例》修订案展开辩论时,便能看出泛民主派的例证有一定的偏见及偏颇。

郭荣铿引用前铜锣湾书店店长林荣基移居台湾的例子,作反对《逃犯条例》修订的例证。他指,《逃犯条例》修订后,内地法制无法为港人提供公平审讯,不但让港人失去信心,更担心北京政府将利用相关条例,将其他罪行作包装,以控告目标人士。但郭荣铿以林荣基一事为反对修例的例证,实在有欠委当。原因是,林荣基当日被通缉的罪名是“违法经营书籍销售”,并未属于严重罪行,即使条例修定后,林亦不会被引渡至内地。其次,林荣基是因自身过往经历,而令他对内地有不佳的印象,而选择离开香港。因此,他的离开是因自身的政治判断,而非因法律判断,故用作反对修例的例证实在有久公允。

泛民主派一直向市民发放修例后,香港的法治及一国两制将会受到破坏等讯息。此举让不少港人混淆了讨论的方向及重点,导致《逃犯条例》的出发点受到一定程度的误解。另外,港人对《逃犯条例》最大的忧虑是担心北京政府利用条例打压异己。汤家骅解释,条例修订后不会移交政治犯,而香港法庭亦会在移交前进行“把关”,市民实在不需过分忧虑。陆港两地的法治尺度及环境不一,港人感到陌生及担心,绝对是情有可原。但现时确实有很多犯下严重罪行的逃犯窝藏在香港,在情在理上,港人都不应忽视问题。

虽然修例能完善香港的法律,但同时亦要考虑港人的感受。为免《逃犯条例》受到曲解,港府实在应多参考社会各界意见。例如可参考全国政协委员、警务处前处长曾伟雄的意见,将《逃犯条例》分2部分通过,先通过争议性较少的部分,再利用当中时间向市民解释《逃犯条例》,以免市民受部分党派的议员有所误导。

事实上,以现时的联合国和英国政府为例,早以证明人权保障与引渡条例是有共存空间。而一国两制推行多年,香港的法律仍未完善,反映修例是一定的必要。相信普遍香港市民都希望港府及各党派以理性及务实的态度处理问题,而非举出偏颇的例证误导市民或浪费议会讨论时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朱家俊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