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立法会分裂 泛民建制各自为政

+

A

-
2019-05-07 06:04:26

逃犯条例》法案委员会开会可谓一波三折,早前泛民主派在首2次会议拉布,让会议未能进入选举主席及副主席的程序,导致讨论修例遥遥无期。建制派为解决困局,于201954日特别召开内会,并通过以制派最资深议员民建联石礼谦代替民主党涂谨申主持修订《逃犯条例》的法案委员会,以加快讨论《逃犯条例》的工作。

201956日,立法会秘书处去信全体委员,通知第三次会议的日期改为2019511日召开,但原先负责会议主持的最资深议员涂谨申坚持进行会议。最终,导致建制派及泛民主派各自进行会议,两者更互不承认对方的合法性。这次“闹双胞胎”事件,不但让立法会面临最大的分裂,更有机会影响未来立法会的立法工作。

这次事件,除了建制派及泛民主派进一步对立,亦令立法及行政关系出现动摇 (图源 : Reuters)

日前,立法会内会通过由经民联石礼谦取代民主党涂谨申主持法案委员会选举主席程序,结果有36人支持,24人反对,指引成功取得过半数委员支持采纳。石礼谦以会议主持的身份,向传媒表示取消原定201956日召开的会议,改为于2019511日召开。石礼谦更重申,他任主持的权力附予在内会指引中,而内会指示超越涂谨申的决定。法案委员会主持涂谨申及一众泛民主派议员指秘书处的决定不合法,不会承认石礼谦的主持人身份,因此照原定计划进行会议。

泛民主派为确保会议顺利召开,在会议开始前3小时便提早到会议室“霸位”,在进入会议室期间,民主党立法会议员许智峯一度与保安进行争论。由于秘书处已去信通知会议改期,因此泛民主派在举行会议期间,没有任何工作人员作任何支持。

在泛民主派召开的会议期间,新民党立法会议员容海恩冲入会议室,更手持“这个不是会议”纸牌向泛民主派抗议。及后,泛民主派宣布会议继续,并通过由涂谨申当选法案委员会主席,公民党立法会议员郭荣铿担任副主席。涂谨申感谢各泛民主派议员支持,更指自己在20多年前亦曾任《逃犯条例》委员会主席。

建制派代表廖长江指,泛民主派的会议没有任何官方纪录,非官方认可的会议,只是议员的“集会”。而泛民主派及建制派同样决定于2019511日早上9时召开会议,而两派互不承认对方的合法性。涂谨申指,议员应受特权法保障,若会议当天有强权阻挠他坐上主席台,将考虑报警处理。泛民主派指将会按往常做法,邀请官员出席会议,更指若有足够法定人数出席,会议便有其合法性。预料建制派或会入禀申请禁制令,禁止泛民主派召开会议。

而在立法会混乱期间,立法会秘书处更让泛民主派及建制派形成尴尬的三角局面。在两派各自争论时,秘书长陈维安全日未有现身,令泛民主派将其视为众矢之的。泛民主派认为秘书处向法案委员会委员发信更改会议的决定,或有机会干犯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泛民主派决定向秘书长陈维安发出律师信,并准备发起罢免其职务的不信任动议及谴责动议。201957日,陈维安主动会见传媒,强调秘书处政治中立,希望相关人士停止滋扰及攻击秘书处,更呼吁议员勿将秘书处牵涉入政治斗争内。

而曾任内务委员会主席的前立法会议员刘健仪认为,秘书处只是透过书面提问,并非开会讨论,未必符合《议事规则》。但她同时强调,由于秘书处早已发出改期通知,泛民主派的会议亦属无效。

由于“双胞胎”事件,估计立法会秘书长陈维安将会提出司法复核。但值得立法会深思的是,《议事规则》和《内务守则》对目前争拗并无明文规定解决方法,可见当中的法制明显有一大片灰色地带。

现时,建制派及泛民主派都各自有“理据”支持自己的决定,相信2019年5月11日的会议将会十分混乱,随时有机会出现“重火药味”的昼面。经过这次事件,除了建制派及泛民主派进一步对立,亦令立法及行政关系出现动摇,更展露立法会法制不完善等一连串问题。预料非一朝一夕能解决上述问题,相信讨论《逃犯条例》的日期或将继续出现变数。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朱家俊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