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制泛民同供建议 斥港府应加强沟通

+

A

-
2019-05-08 05:53:14

近月,港府一直积极推动《逃犯条例》修例,但社会各界一直不满港府操之过急,缺乏民意基础及咨询过程等,令社会蔓延一股对港府不满的风气。最终,导致过万人参与修例大游行。经过“占中”及旺角骚乱后,社会好不容易稳定下来。港人对修例及港府的不满,终令社会再度撕裂。

泛民主派及建制派亦因对《逃犯条例》修例的立场有异,两派议员在议会内外均大起干戈,更令立法会面临最大的分裂的威胁。为解决修例困局,两派人士皆提出不同建议,但港府一直未有响应相关建议。在201957日,律政司司长郑若骅联同保安局局长李家超终代表港府举行记者会,响应各界意见。

港府亦应如建制派所建议,增加与大众沟通的机会 (图源 : 新华社)

《逃犯条例》最大的争议在于三点。第一,陆港两地法制及环境不同,而港人由于不熟悉内地法制,及对内地有一定偏见,导致港人不信任内地法制及修例。第二,港府修例时,没有详细解释《逃犯条例》的运作,而社会各界各有解读,终令港人人心惶惶。第三,港府在修例时曾为商界让步,导致泛民主派质疑港府偏私。

由以上原因可见,若港府在推动修例时,能开诚布公及向公众好好解释相关条例运作,或许阻力会大大减少,亦不会导致建制派及泛民主派不和,港府与市民关系恶化等结果。

建制派立法会议员田北辰早前曾去信特首林郑月娥,提议《逃犯条例》修例分两阶段进行,先为台湾杀人案进行一次性修例。其后,再增设“港人港审”,以授权香港法院审理港人在境外的刑事案件,而港大法律学院教授陈弘毅亦认为上述提议可行。

201957日,郑若骅与李家超举行记者会,向公众提出3个修例方向及3个否决各界建议的原因。郑若骅重申,港府在《逃犯条例》修例有3大方向。分别是移交逃犯由立法会审议方式改成行政长官签署证明书、《逃犯条例》中46项罪行改成37项,并设3年刑期及将条例适用于全球各地。

另外,对于社会各界及各党派的建议,港府都是一一否决。原因是,港府认为香港行使普通法,刑事司法管辖权遵从属地原则,即罪案必须在香港起境内才能执法。若套用台湾杀人案,港府在处理域外案件有实际操作问题。对于“港人港审”的建议,港府亦指不可行。郑若骅指,将现行《逃犯条例》中46项罪行全部转成港人港审,而香港没有刑事追溯力,故将令香港现行制度及属地原则有根本性改变,港府不能轻率采纳。

而李家超指香港未回归前,一直没有包括内地的引渡法例,故香港1997年立法时并未包括内地等地区,更指香港实行“鸵鸟政策”22年,现时是时候堵塞制度缺口,避免香港变成为逃犯天堂。

随即,泛民主派举行记者会响应港府,批评郑若骅伪善及掩耳盗铃。原因是,香港在儿童性侵等罪行有域外法权,质疑《逃犯条例》为何不能以同样方式处理。港大教授陈文敏建议,港府可只向签订国际人权公约的国家移交逃犯,以释除市民疑虑。民主派会议召集人毛孟静批评郑若骅不敢评论内地的司法制度,更没有响应法律学者的建议。

泛民主派非常不满港府的“一意孤行”决定,而建制派亦认为港府是有改善的空间。前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认为田北辰的方案十分好,不但可移除地理限制,更指可令立法会通过引渡陈同佳。曾钰成认为审议《逃犯条例》修订过程是十分艰难,泛民主派与港府的关系不一定是对立。因此,他重申港府更需要主动与各党派进行沟通,而泛民主派应认真审议法案,不应制造障碍。

以上可见,建制派及泛民主派因《逃犯条例》的立场而不和,但两派都认为港府的做法过急及缺乏一定沟通,反映港府确有改善空间。而港府指立法会法案委员会是适合解说法例的最佳场所,但因泛民主派的拉布,导致港府没有机会向公众解释。

因此,泛民主派应有所反思,是否应继续拉布。而港府亦应如建制派所建议,增加与大众沟通的机会,从而让修例增加民意基础及透明度,让香港社会各界释除疑虑。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朱家俊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