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府不应重蹈覆撤 游行将改变区选结果

+

A

-

近月,港府一直积极推动修订《逃犯条例》,但被指做法过急、缺民意基础及透明度,令社会各界不满。民间人权阵线于2019428日发起反对修订《逃犯条例》游行,民阵宣布游行人数达13万人,而警方表示游行人数在最高峰时段只有约22千人。事实上,这次游行的人数及社会回响均超出泛民、建制及港府预期。

这次游行为港府带来一个重要的讯息,是港人确实对修例极之不满,更是特首林郑月娥上任以来,游行的人数创出新高。因此,社会大部分舆论都将这次游行定性为,200371日后,香港民间最重要的游行。而2003年的游行,为港府及建制派都带来无穷祸害。因此,若林郑在《逃犯条例》处理不善,将有机会重蹈覆撤。

以目前所看,林郑未有作出让步的倾向 (图源 : 新华社)

2002年,当时的中国国务院副总理钱其琛希望港府尽快落实《基本法》第23条立法,港府亦积极作出响应,在社会搜集相关意见。而市民对23条立法的文件感到无助及忧虑。另一方面,建制派议员支持立法,让香港面临自回归以来后分化最严重的处境。

民阵认为23条立法将会损害香港的民主自由,故号召市民于71日回归纪念日上街反对立法。由于当时香港刚经历时任财政司司长梁锦松的偷步买车事件及保安局局长叶刘淑仪不愿与市民协商的态度等,令市民对港府极为不满。

当时,中央政策组首席顾问刘兆佳预料只会有3万人士参与游行,而民阵则估计约有10万人参与。最终,游行超过50万人参与,不但反23条立法,更要求时任特首董建华、官员梁锦松及叶刘淑仪下台。至同月16日,叶刘淑仪及梁锦松宣布辞职。在200395日,港府决定退让,宣布撤回《国家安全(立法条文)条例草案》,更向市民承诺先关注经济,及会再次充份咨询市民,达到共识后才再立法。而50万人游行后,董建华在往后施政举步维艰,最终在20053月决定辞职。

游行发生后4个月是区议会选举,由于市民不满民建联盲目地支持政府等行为,导致民建联民望受到重大影响,而原本声望下降至谷底的民主党反得到市民支持。在游行前,全港区议会席位合共390席,而民建联占83席,民主党则占87席。而200311月举行的区议会选举中,民建联受港府的民望“拖累”,失去近三份之一的议席,对建制派造成重创。而时任立法会议员刘江华以及叶国谦均告落选,主席曾钰成亦引咎辞职。

上述发生的事件如同2019年的香港。部分市民对港府各官员的表现极为不满,而港府推行《逃犯条例》的强硬态度如同23条立法,最终引起民间大游行。因此,社会关注林郑将如何处理。若强硬推动,会否落得与董建华等人的下场,但若收回相关条例,则可能未能修补香港法律的灰色地带。

对于平息社会民怨,各党派一直有提供不同建议,希望在修例及民意两者中寻求平衡及共识。但以目前所看,林郑未有作出让步的倾向。而在这问题上,建制派则是处于一个尴尬的处境中。

无独有偶,这次反修例游行亦是出现在区议会选举前夕,有部分建制派人士指,担心2003年的事件重演,建制派的民望被港府“拖累”。因此,建制派为了自身利益,都不敢与港府走得太近及高呼支持港府,以免影响选情。但由于建制派的立场,他们亦不能不支持港府,所以有部分建制派是乐于看见修例的情况胶着,希望拖至区议会选举后才处理。

事实上,港府及建制派在2003年后,经过十数年才再度取得市民支持,例如立法会及区议会选举中,建制派的席位远比泛民主派多等。若港府及建制派处理相关游行后遗症失当,有机会令十数年的努力毁于一旦。

因此,港府及建制派都不敢轻举妄动,港府要思考如何平衡民意及公义,建制派要平衡选情及相关立场。反之,泛民主派或成最大赢家,有机会在201911月的区议会选举中,夺取建制派的议席,从而冲击香港政治版图。

而香港政治版图的改变,则有机会影响
2020年立法会选举结果及港府往后施政的方向。若建制派“失势”,预料港府的议案将更难通过。港府若处理不当,更有机会重蹈覆撤,让香港走不出阴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朱家俊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