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克人摄影师揭秘六四采访全过程 曾被学生打伤

+

A

-

30年前,原本在泰国曼谷从事东南亚新闻拍摄的路透社(Reuters)香港籍摄影记者曾显华主动请缨前往北京,参与到对天安门学生运动的拍摄报道工作中,并拍下了《坦克人》这一具有历史性意义的作品。

就在六四事件30周年纪念日前夕,曾显华接受了多维新闻专访,对30年前自己在北京采访的全过程进行了分享。他表示,当时北京情势混乱,学生与军方之间确实爆发了冲突,自己也在冲突中被学生误伤。六四清场后,受伤的曾显华在北京饭店的一间客房中,拍下了其广为人知的作品《坦克人》。【相关阅读:坦克人摄影师六四采访心得:这是大新闻 我也是中国人摄影师亲述坦克人事件 部分谜团永远无法解开

当时拍下“坦克人”一幕的共有四位摄影师,图为曾显华所拍摄版本(图源:Reuters)

多维:能不能简单的说一下当时的经历,从曼谷到北京一个经过,我看到有一些说法当时有很多记者也是遭到了一些官方的审查,比如会被没收胶卷。当时你是怎么回来的?

曾显华:
我那个时候是路透社的摄影记者,在泰国曼谷做东南亚新闻的采。八九民运期间,当时通讯社每天都有新闻稿,报道北京的学生运动,从胡耀邦去世,到运动越来越大。

虽然路透社在北京有特派员记者,因为这个新闻很大,就要增加人手。我是中国人,会说中文,所以我就说我也要去,我就被派去北京了。

多维:所以当时是主动申请要去北京的?

曾显华:
主动。

当时有个事件,三个抗议者向天安门的毛泽东像泼洒油漆,我在这件事发生后的第二天到的。到首都机场后,第一个麻烦是机场说我的照相器材太多,要交好多钱,我就把器材放在了机场。几天后,公司交了保证金就拿回来了,采访也是没有什么太大问题,但是现场有很多人,太混乱。每天我都在广场那边,差不多每天都是通宵。

我们24小时都有人在广场,每天都有谣言说:“今天晚上清场,军队又来了”,每天都是这样。到了最后清场的时候,我就跑到北京饭店一位香港的电视台的同行的房间里,因为我受伤了。

多维:我记得您是说有被殴打?

曾显华:
对。但是是学生打的,不是警察。

多维:是学生打的?

曾显华:
对。

多维:是什么原因呢?

曾显华:
当时是晚上,在人民大会堂后面,好黑的,没有太多人,我跟另一名记者,跑到那边去,不知是学生还是平民,他们正在拿砖头在打装甲车,然后我就跑过去拍照,闪光灯一亮,他们觉得好奇怪,因为我不是外国人,也不知道我是什么人,他们就是要过来抢我的相机,他们也害怕,担心你是公安。

多维:害怕被拍到?

曾显华:
对,然后拿砖头打我。

多维:中共官方的说法是学生也有打解放军,您见到的是这样吗?

曾显华:
这是一定有的,但是双方的实力是完全不对等的。我受伤跑出来,就在故宫门口,看到两辆装甲车冲过来,他们(学生)把它弄停了,然后去烧,然后就有军人出来。

然后我逃到北京饭店,差不多0时到1时左右,军队已经到了故宫,我想再到广场去,但是到了楼下,看到好多公安守着门口,去不了,只能再回到房间去。在那边差不多呆了3天。

我们在阳台可以看到学生,看到故宫门口,但是看不到广场,只能看到升旗的地方。然后每天在那里拍照,看看下边有什么动静,看到下面清场了。

多维:这是6月3日晚上,6月4日凌晨的时候?

曾显华:
6月4日早上。

我们在阳台上拍照,对面就是公安部,他们也在看着是我们做什么。我们如果想拍照,要拿着报纸挡着,他们看不到,然后趴在地上拍照。到了6日,就有公安上来,把露台的窗封了封条,要求我们不要再出去,然后就没办法了,我就走了,回到三里屯的办公室。

多维:6日的时候基本上也清完场了,也没有东西能拍了。

曾显华:
很难说的,就像“坦克人”,这是5日才发生的。

多维:他们没有来搜查这些胶卷吗?

曾显华:
没有。

多维:有一些纪录片里会有这样的场景。

曾显华:
对,有别人可能有被搜到那些东西,但是我没有。

多维:今年有一部英国的电视剧,翻成中文名字叫《中美国》(Chimerica),第一幕是说他好像为了藏胶卷,他把旧的胶卷拿出来放在马桶上面,放了一个新的到相机里,等到他们来搜查的时候拿走的其实是空的,所以当时你们是没有遇到,或者说没有那么危险。

曾显华:
对,那三天我拍的胶卷,在酒店我的同事从三里屯过来,拿着我的胶卷回去。

多维:当时也没有网络这些东西是怎么传到你们总部?是怎么做的?

曾显华:
第一,我们是通讯社,有办公室在北京,平常都可以传真,那个时候用的是图片传真机,照片通过扫描,用长途电话传过去,通常是传到香港。

那个时候苏联的戈尔巴乔夫(Mikhail Sergeyevich Gorbachev)正好访华,来的时候大陆还是比较开放的,觉得苏联的老大哥来看我,然后就放全部外国的电视台、传媒、新闻进来北京,做那个新闻,给他们装好卫星通讯设备,谁都可以进来,想不到这个运动就来了,记者就不理戈尔巴乔夫,全部都去做六四了。所以那是中国唯一一次新闻自由,那么多人在那边就是因为戈尔巴乔夫。

多维:所以最后整个六四事件促成了整个东欧剧变,包括苏联的解体。

曾显华:对,很大影响。但是我觉得现在好多在大陆的人,他们听都没听说过六四的事情。

多维:您觉得中共封锁是成功的吗?真的起效果了吗?

曾显华:
成功。

多维:这种方式对于中共未来治理国家,真的是有好处的吗?或者对于中国人民来说这个是有益的吗?

曾显华:
很难说。因为中国太大了,很难控制,人又多。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嘉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