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泛民立新政党战区选 “风云计划”仅纸上谈兵

+

A

-
2019-06-04 00:40:51

距离下届香港区议会选举尚余5个半月时间,与立法会选举不同的是,区议会选举的胜负点主要在于民生议题多于政治议题。言下之意即,选民不会因为候选人是某政治立场或政党便投票支持。他们大多关心候选人提倡的民生议题是否与自己生活有所关系。因此香港各政党的潜在候选人早已在各区“落区”争取选民支持,目的向选民“混熟”,以增加亲近感觉。

2015年区议会选举合共431区,当中有多达68区只有一名合资格候选人,导致这68区的候选人皆自动当选。由于自动当选的候选人多为建制派,香港大学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于2017年提出“风云计划”,希望在2019年区议会选举中为泛民主派为增加议席。

社会预料“风云计划”很大可能如“雷动计划”一样,以失败告终 (图源 : 香港01)

“风云计划”是戴耀廷在2017年特首选举后首次提出。而计划主要有三大目的,第一,招募不同人士在上届自动当选的选区中出选,与建制派抗衡。第二,协调所有泛民主派出战不同选区,以免泛民主派出现互相竞争及抢票。第三,戴耀廷希望透过上述两方法,能让泛民主派的议席增加至500多席,从而增大泛民主派在特首选举的选举委员会势力,以有一定力量左右2022年的特首选举。

“风云计划”看似美好及对泛民主派十分有利,但一切只是“纸上谈兵”。在提出“风云计划”前,戴耀廷曾于2016年立法会选举发起“雷动计划”,希望为泛民主派在立法会选举中增加议席,但“雷动计划”的成效并不如预期。“雷动计划”主要希望泛民主派的支持者能作出协调及策略性投票,例如选民应首要考虑投票候选人的胜算,若从民调看到最想支持的候选人没有胜算时,便应把票投给在民调中显示是较具胜算的第二选择。

2016年立法会选举区议会(第二)功能界别中,街工立法会议员梁耀忠在当选指不认同“雷动计划”,认为是浪费选民的选票。事实上,“雷动计划”胡乱估算民调及向选民提出建议,最终左右部分选民的决定,导致多名泛民主派的资深议员如新民主同盟的范国威及工党的李卓人等均告落选。

岭南大学公共管治研究部主任李彭广指认为,计划投票量估算粗疏及无法控制投票量。而新界西选区当选的民主党尹兆坚亦形容计划为“好心作坏事”。由以上可见,“雷动计划”仅属“纸上谈兵”,难以在现实中实践。虽然被泛民主派支持者批评浪费选票,但戴耀廷及一众泛民主派亦早已决定在201911月的区议会选举中推行“风云计划”。虽然戴耀廷在“占中”罪成,判监16个月,但“风云计划”并不会因此停止,据悉将交由前香港理工大学社会科学系副教授何芝君继续推动。

另外在201811月时,有59名民主党党员指控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林卓廷打压异己,故一同退党。近日,部分民主党退党党员宣布成立区政联盟,并指将积极考虑参选201911月的区议会选举。

现时,区政联盟成员包括12名区议员及17名小区主任。区政联盟强调与民主党并无分歧,只是人事上不协调,与民主党及其他泛民政党保持友好关系,并指区政联盟指成员出选的地区并无与泛民主派议员“撞区”。

值得深思的是,他们在2015区议会选举是以民主党的身份竞选及当选,现在他们已另建政党,民主党是否会“愿意”主动放弃议席成为重点。原因是,经历59人退党潮后,民主党在区议会只剩37席,在大埔区更是一席不剩,若放弃相关议席便会令民主党势力萎缩,有机会牵连其他地区选情。若坚持派出民主党党员“收复失地”,便有机会令泛民主派进行“内战”,不利泛民主派发展。因此,民主党在区议会选举中已踏入两难局面,出选或不出选都会对民主党及泛民主派做成一定打击。

然而,上文曾提及,区议会选举着重的是候选人与市民互动及民生议题,候选人若只提出政治议题是难以吸纳市民支持。而“风云计划”的重心在于“配票”,与民生议题是互相违背,故社会预料“风云计划”很大可能如“雷动计划”一样,以失败告终。

从“风云计划”及泛民新政党区政联盟可见,泛民主派在201911月的区议会选情并不乐观。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朱家俊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