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中大学生会前会长谈六四:十年的沉淀和反思

+

A

-

当地时间6月4日晚,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简称支联会)在维多利亚公园(简称维园)举办六四烛光晚会。据主办方宣布,参加人数超过18万,而香港警方估计最高峰时期约有3.7万人参加晚会。这个数据仅次于20周年(2009年)共20万人参与集会的记录,仍为2014年雨伞运动后的新高。

在六四事件30周年之际,十年前曾在香港中文大学担任学生会会长的北京港澳学人研究中心理事林朝晖接受了多维新闻的专访,曾积极参与学生运动的他,如今在内地经营着自己的产业,经历了身份转变的林朝晖是如何看待三十年前的这一场运动的?他的看法与十年前有怎样的差别?【相关阅读:香港青年企业家:港青为何认为六四与己无关香港青年学者:泛民与建制两派都不拒绝民主制度

每年6月4日,都有大量香港市民前往维园参加六四烛光晚会(图源:多维记者/摄)

多维:你现在是一个在内地经营一些产业的香港年轻商人,其实你是有一个转变的,因为你在香港中文大学读书的时候,也是活跃于学生运动的,这个身份的改变会不会让你对于六四事件的认识有一些变化?

林朝晖:
先说背景,我2009年被选任为港中大学生会的会长 。记得当年2009年的时候我和其他院校还搞了一次纪念六四20周年的活动,当时绝食了64个小时。我们对历史客观事件的理解不会因为时间推移而改变的,因为这是历史事实。但随着我在内地的工作以来,变的是怎么看待这个事情。

当年我真的会很强烈地认为中央政府或者中共可能不会有意平反。当时我们谈的比较多的,比如维权、腐败问题,觉得中共并没有自我意识要做修正和改革。但是随着我到内地学习和工作,我认为中共是有自我意识的,是不断自我修正、学习的政党。比如党内民主化,新的一届政府都是党内互评机制、面试来选出一些人,还有各种的机制制衡,对于政协、人大等人民代表也有跟以前更不一样的要求。

多维:有没有具体的例子?

林朝晖:
比方说,10年前网络封锁可能更严。但据我观察是现在当发生各类社会事件,通常会有7天至14天的公开讨论,各类公知跟各种反对及讨论声音都可以大量在微信上出现,往往7天左右才会被全面封锁,有关部门也会主动介入处理事件。我不知道是否是有意放开公开讨论,但是7天讨论期让大家都知道了然后封掉的过程,让我们看到这样一个过程。

这些观察,可能我没法让我以前的战友都认同,毕竟他们没在内地生活过。但是起码今天老百姓算是投诉有门跟过往不一样,当年六四的学生要求的党内自我改革、反官倒、反腐败,今天都明显在不断自我改正,这是跟2008年、2009年时不一样。

2012年习近平上台以后,中共确实做了很多自我修正。当然,我们在外媒或者港媒上面看到的是某一面,但是当是你身在内地,也能从中看到另外一面。当时我会认为中共或者中央政府没有意识要自我修正,但到了今天,我认为它是在不断自我修正的。所以如果当年有人跟我说国家太大了,改变需要时间,我当年不会相信,因为我看不到任何的指标告诉我中共有自己修正的意图和可能性。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嘉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