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香港局势降温 北京切割定性反修例

+

A

-

6月15日,面对近来香港社会围绕修订《逃犯条例》发生的冲突,特首林郑在政府总部召开记者会。她先以去年在台湾发生涉及港人的杀人案作开场白,认为此事“突显香港在刑事互助方面有明显漏洞”,港府的修例初心正是“给死者父母交代,亦尽力完善香港法制”,只是由于“今次修例工作上的不足和其他种种原因,令这两年来相对平静的香港社会再出现矛盾和纷争,令很多市民失望,她对此感到难过和遗憾”。

为了让社会恢复平静,她宣布“特区政府决定暂缓修例工作,做更多解说,听更多意见”,“无意就工作设下时限,会整合意见后,再决定下一步工作”。

考虑到当前香港由于反修例造成的紧张对立情绪,林郑暂缓修例的决定,具有积极意义(图源:Reuters)

应该说,林郑暂缓修例的决定,是有助于在一定程度上缓和当前香港的紧张对立情绪,展现了善意和弹性。对此,中国港澳办发言人、外交部发言人、外交部驻港特派员公署负责人和香港中联办负责人都迅速作出了回应,均“对这一决定表示支持、理解和尊重”。梳理林郑的表述和紧随其后北京方面各部门的回应,可以发现,北京已经从三个方面间接定性了香港近一段时间以来发生的反修例冲突。

首先,最重要的定性是正视并理解港人对于修例的疑虑和担忧。先是林郑一改之前得理不饶人的态度,坦承“特区政府曾努力消除市民疑虑,承认因解说沟通工作不足,令香港社会产生巨大分歧,市民对修例至今仍有疑虑及猜忌”。接着,港澳办发言人和香港中联办负责人都谈及林郑暂缓修例决定是为了听取社会各界意见。

值得注意的是,不论是林郑还是北京各方面部门,今次均未用“暴动”来定性反修例冲突。其中,港澳办发言人在谈反修例冲突时更是使用了非常中性的描述:“对于香港近期发生的反对修例的游行集会事件及社会反应,中央政府高度关注。”

香港反修例,虽有外部力量介入、极少数港人激进暴力的特征,但更主要的特征是许多港人对修例的焦虑不安(图源:AFP)

北京和港府这样的定性,既是在为香港局势降温、缓和冲突,更是契合反修例的真实面貌。

毫无疑问,反修例的确有外部力量介入的特征,美国、欧盟国家以罕见的高密度介入反修例,频繁发声,推波助澜,是不必回避的事实。同样,反修例还有激进暴力的特征,极少数激进者冲击立法会和政府总部,与警方发生严重冲突,造成警员、传媒和市民受伤,亦是事实。

但相较于外部力量介入、极少数人激进暴力的特征,反修例根源在于许多港人的疑虑和怨言。不管这是因为港府沟通不足、修例被人扭曲和污名化造成的,还是由于长期以来陆港两地制度与价值观冲突、香港内部政治撕裂、深层次结构性经济矛盾等内因累积的,总归是不满情绪,这才是大多数和关键。

对于他们应该尽量团结,短期内就像北京和港府目前做的那样,释放善意和弹性,缓和情绪,尽最大努力消除他们的疑虑,做好沟通工作,长期来看自然是逐渐减少陆港之间的认知隔阂,弥合社会分歧,尤其是要直面和化解高房价、贫富悬殊、年轻人看不到未来希望等深层次结构性经济矛盾。

其次,北京注意到极少数港人的激进暴力行为。港澳办发言人特意称赞香港警队是“市民安全和社会安宁的守护者,其执法专业水平享有广泛赞誉”,“中央政府强烈谴责有关暴力行径,坚定支持警队依法惩治”。香港中联办负责人则表示“强烈谴责少数人的激进暴力行为,坚定支持香港警方依法维护香港法治、社会安定和市民权益”。中国外交部驻港特派员公署负责人,同样“强烈谴责有关暴力行径”。

再者,北京方面批评了外部力量的干涉。自香港反修例冲突发生以来,中国外交部就已经多次对外部力量的干涉表达了抗议态度,今次外交部发言人、外交部驻港特派员公署负责人和香港中联办负责人,均重申坚决反对外部势力干预香港事务。

总而言之,北京对于香港反修例的定性展现了清晰切割和区别对待的理性态度,未将反修例上升为“暴动”,也没有过度强调外部力量介入和少数港人的激进暴力行为,而是注意到并理解港人的焦虑不安。这是一个务实而又积极的信号,在接下来进一步化解纷争乃至未来治港工作中,北京和港府都应努力践行这样的研判。

香港修例风波系列稿件:
修例真的关乎香港生死存亡吗
 为香港局势降温 北京切割定性反修例
欲真正缓和反修例冲突 港府还应反思三大失误
对话港府智囊:港人怨气总爆发 谁该负责
形势比人强 为何拥抱中国才是香港的出路
坏事如何变好事 大游行倒逼港府丢掉幻想
观察站:修例博弈的困局 九七后陆港关系“一去不复返”
香港反修例政治风波 北京的红线与妥协
北京的“支持” 港府真的读懂了吗
反修例渐趋缓和 港府和民阵要回归理性
港人反修例源于“占中”深层问题的延续
不要误判“外部势力”低估或高估都无助解决问题
香港正在发生“颜色革命”吗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应濯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