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郑与港立法会关系撕裂 料未来管治困难

+

A

-

自港府宣布进行修订《逃犯条例》工作后,导致议会难得的平和关系再度撕裂。于2019年年初,由于港府收紧长者综援门坎及财政预算案等事件,让泛民主派及建制派罕见地共站一线,两派更出现难得的合作。但是港府在修例上操之过急,终令平静的议会屡次分裂。

在推行修例中,港府未有解说清楚,便希望建制派能悉数倾力支持。但部分建制派同时是商界代表,而商界因陆港文化及法制差异,对修例有所疑虑,普遍是反对修例工作。因此,建制派亦分为两大派,一方是商界代表,一方是非商界代表。及后,林郑为争取支持,决定向商界代表“让步”。此举虽然令建制派步伐恢复一致,却引起泛民主派的不满,最终导致两派严重撕裂。

林郑首当其冲应修补议会内撕裂的关系,让港府、泛民主派及建制派能理性进行合作 (图源 : AP)

两派最为撕裂的莫过于在2019年的5月在议内的一连串事件。建制派及泛民主派各自进行会议,两者更互不承认对方的合法性,各自召开会议。及后,两派更在会议中出现严重的肢体冲突,不但让立法会面出现最大的分裂,更让立法会失去相关职能。

港府面对建制派及泛民主派撕裂,不但没有调停纷争,相反却一言不发,让两派互相对骂。建制派对港府非常不满,认为倾力向泛民主派对抗的原因正是为支持港府,但在这重要时候,港府竟没有作出任何支持。

近日,香港社会连续爆发2次反修例大游行,特首林郑月娥终让步,决定暂缓修例工作,并发声明向巿民致歉。一些建制派对港府突然暂缓的决定存在不满,认为港府应尽早与建制派有所配合。在林郑宣布暂缓前,曾在礼宾府会见一众建制派议员。在这会议中,传出多名建制派议员表达不满。建制派议员不满及感到委屈确是情有可原,原因是建制派一直尽力为港府在各区进行解说及游说工作,期间更遭到反修例人士各种侮辱。亦有建制派议员指,港府低估政治形势,有机会赔上建制派多年地区深耕细作的成果,导致在2019年区议会选举及2020年立法会选举招来大败。

港府在这次修例赔上中立派及建制派市民的支持,预料建制派在往后的方案中,都难以倾力支持港府。这不但令林郑管治工作大增困难,更有机会令香港的立法工作进度大幅延后。

林郑除了与建制派关系撕裂外,与泛民主派关系亦急速恶化。在林郑上任不久后,曾尽力改善港府与泛民主派的关系。在20183月,民主党举行23周年党庆晚会中,林郑及政务司司长张建宗、财政司司长陈茂波、律政司司长郑若骅等重要官员悉数出席。这样的举动明显是希望与泛民主派作一个和解,让两者关系回归正常。

随着修例工作,泛民主派与港府的关系达至前所未有的对立,泛民主派为表达反对声音,举行一次又一次的游行或示威活动。最终,逼使林郑让步,宣布暂缓修例。

历尽修例风波后,林郑在2019618日独自一人召开记者会,向市民亲身道歉。在记者会中林郑多次强调,就引起社会矛盾、纷争及焦虑道歉,向包括所有支持、反对修例、有参与游行、无参与游行的全港市民及商户作一个真诚道歉。但在记者会中,林郑并没有正面响应民阵及泛民主派的5项要求。泛民主派认为林郑态度傲慢,将考虑下一步反对行动。

现时,部分港人的要求已由反修例逐渐演化为反对林郑,这意味港府与社会的撕裂并不再只局限在议会内,最坏的打算是港府在未来3年推出任何方案或措施都难获支持,影响香港发展。

对于现时的危机,林郑在记者会中表明,未来3年管治将会非常困难,但会加强经济及民生工作,以重建市民对港府的信心。由此可见,林郑希望以经济及民生工作解决香港的政治危机。这当然是其中一个可行方法,但首当其冲修补议会内撕裂的关系,让港府、泛民主派及建制派能理性进行合作。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朱家俊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