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不合作运动持续 各界吁港人重新出发

+

A

-

学联及6个大学大专学生会于2019621日进行三罢(罢工、罢市及罢课),及一同包围政府总部行动。行动当天,逾千名示威者响应号召,上午占领夏悫道,再包围警察总部,要求与警务处处长卢伟聪对话。及后,示威者阻塞警察总部的湾仔及金钟所有出入口,导致警察总部内的警员、文职人员及警车无法出入。同时,示威者发起“不合作运动”,围堵入境处及税务大楼等政府机关,令到部分政府机关职能瘫痪。

示威者指港府仍未响应4方面的要求,包括撤回《逃犯条例》修订、收回612日“暴动”定性、撤销有关所有控罪及追究警方滥权。因此,“不合作运动”将会持续,直到港府作出回应。

为了让香港更快回复平静,港府实际上仍需要考虑“再让一步” (图源 : Reuters)

624日,有示威者响应网上“不合作运动”的号召,先于立法会示威区集合,后再围堵各政府机关,希望重演621日事件。因民间人权阵线计划于626日举行“G20 Free Hong Kong集会”,624日的“不合作运动”并不算香港泛民主派的主流共识,导致只有约二百多人参与。

于下午一时,过百名示威者包围湾仔税务大楼,更在大楼的大堂中静坐,并指大楼“只可出不可入”,从而瘫痪部分政府机关职能。由于正值午膳时段,部分员工同市民担心未能入内,一度与示威者进行口角。而示威者向受影响的人致歉,并指因港府不回应他们的要求,才会进行“不合作运动”。受示威人士影响,税务大楼员工将分批离开,令部分政府机关未能正常运作。

虽然624日的“不合作运动”未有太多示威者参与,但这不等同港人的示威活动完结。预计被泛民主派视为“领导”的民阵,于626日举办集会将有逾万人参选。民阵举行集会的目的,是希望国际更关注香港事务,从而给予港府压力。由此可见,港府一直未作出响应,泛民主派及其他人士将会一直举行各种集会或不合作运动。

即使林郑道歉后,港人示威的行动仍是没完没了。多名港府高官及前高官认为若持续上述情况,将会令香港有严重的后遗症。因此他们都纷纷开腔,希望港府及港人重回理性及重新出发。

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前香港保安局局长黎庆宁、前香港贸易发展局总裁施祖祥及名多前立法会议员合共32人,于622日向特首林郑月娥发联署,呼吁港府撤回草案及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等要求。当中,他们强烈希望港府明确说明“撤回”,而不是“暂缓”。而陈方安生更以个人身份向林郑发公开信,提出三个要求,分别是撤回草案、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以及一次过特赦612日冲突中可能违法人士。她指,林郑及其团队应充分认识当前形势的严重性,停止咬文嚼字,令事件火上加油。

财政司司长陈茂波认为,港府已就修订《逃犯条例》工作的不足和争议所引起的矛盾,作出真诚道歉。希望香港人放下忿恨和猜疑,重建彼此间的互信,让港府重新出发。进入港府工作前,泛民主派出身的劳工及福利局局长罗致光,亦指港府处理修例工作方面有不足,但港人为创造更好的未来,应放下嫌隙以尽快修补裂痕。

一直支持港府修例的建制派及商界,认同港人应重新出发,但同时认为港府应需先“站前一步”,向港人释出愿意解决问题的意愿。民建联主席李慧琼认为,港府在宣布“暂缓”修例时,已一定程度影响管治威信。因此,港府应积极主动响应游行人士“撤回”的要求,扬言即使使用“撤回”字眼,信民建联的支持者亦会理解。而自由党党魁钟国斌指,港府暂缓修订与撤回修例实际上并无分别,建议公开说明撤回草案。

事实上,商界及建制派代表的说话有一定道理。现时,示威者仍有多项要求,当然港府不可能向示威者回复每一项要求。港府多次重申,“暂缓”的实际意义如同“撤回”,而港人两次大游行最纯粹的要求亦是希望“撤回”修例。为了让香港更快回复平静,港府实际上仍需要考虑“再让一步”。

相信港府若宣布“撤回”取缔“暂缓”,将可平息部分示威者的怒愤,同时重新获得港人信心,让香港人尽快放下仇恨,重新建立互信基础。当港人与港府修补关系后,才以理性的角度逐一处理其他要求。届时,相信“不合作运动”的规模将会大大减少,从而让双方更易达成共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朱家俊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