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不能被极少数暴力分子绑架

+

A

-

今年7月1日是香港回归中国主权廿二周年的日子。每年的这一天香港都会有游行,因受反修订《逃犯条例》的影响,今年的游行规模超出往年。民间人权阵线称,游行人数为55万人,而警方则表示,游行高峰期有19万人。不论援引何种数据,这都是近年来香港规模最大的七一游行。游行当天,有少数港人为了迫使港府答应一些额外诉求,暴力冲击立法会,造成事态恶化。

据悉,7月1日13时30分左右,一批数量有限的示威者开始包围立法会,以铁枝、铁笼车等物品暴力冲击立法会玻璃。期间,防暴警员多次警告,泛民议员多次劝阻调解,甚至立法会议员梁耀忠因此受伤,都未能阻挡他们的激进暴力行为。14时50分左右,立法会的玻璃被示威者以铁车撞破。17时20分左右,示威者成功撬开大堂铁闸,到了 21时左右,闯入立法会,四处破坏和喷漆,包括立法会主席画像,其中梁君彦和范徐丽泰人像被喷黑油及踩烂。

这导致香港立法会秘书处不得不深夜宣布,立法会综合大楼所有导赏团及公众服务(包括公共申诉办事处的服务,以及立法会图书馆、档案馆及儿童学习室的参观活动)暂停。随后,一直保持克制和忍让态度的警方宣布和发起清场行动,才让这场违法破坏行动和闹剧结束。

暴力无法解决问题,只会恶化香港的社会环境(图源:Reuters)

这一事件在历来以法治闻名于世的香港,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港府回应称,示威者以极暴力手法冲击立法会,以铁笼车和铁枝等攻击性武器破坏立法会玻璃大门,政府予以强烈谴责,并表示深切遗憾。港府称“香港是法治社会,暴力行为向来不为社会所接受”。42名建制派议员发声明,严厉谴责“极端激进暴力分子恶行”严重破坏社会秩序和安宁,是存心搞事、扰乱公众秩序和挑战法治,“根本不是他们所谓的真心爱护及珍惜香港”,并全力支持警方依法执法,追究违法分子,将他们绳之以法。

7月2日凌晨4点,港府高层会见传媒,批评示威者冲击立法会是违法暴力行为,感到愤慨及痛心,予以强烈谴责,强调警方会追究到底。警务处处长卢伟聪对示威者的行为予以最严厉的谴责,重申警方会调查及跟进有关个案,表示共有15名警员被有毒性的粉末及气体袭击,不适送院。

暴力分子是害群之马

这起事件的起因是港府提出修订《逃犯条例》及其引发的社会冲突。为了让社会尽快恢复平静,此前特首林郑月娥已经决定无限期停止修例,并向香港市民公开道歉。可一些港人尤其是激进者非但不满足于此,反而继续得理不饶人地提出多项港府难以接受的额外诉求,并接二连三地游行抗议,包围警察局和税务大楼等多处政府办公场所,破坏临街建筑和基础设施,甚至7月1日游行当天,出现极少数暴力分子冲击、闯入立法会和在立法会内四处破坏的严重违法行为。

原本,港府虽然操作手法欠佳、操之过急,但本着解决问题的原则修订《逃犯条例》很正常,毕竟没人愿意看到香港变成逃犯天堂。同样,许多港人对修例有不同意见和担忧,要示威游行,表达自己的观点和不满也很正常,香港本来就是一个自由多元的社会,市民有游行示威的权利。在正常状态下,不同的意见观点可以和平碰撞,相互商议,找到最大公约数,最终不同观点在理性的政治妥协智慧下,达成一定的共识。正常的自由民主社会,都是如此。

但遗憾的是,在港府已经无限期停止修例的背景下,还有极少数人缺乏理性精神,总是突破社会法治底线,制造暴力冲突,将和平有序的社会带向混乱。以香港七一游行为例,参加游行的绝大多数人都能和平有序的参与,既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又维护了香港的法治秩序,维护了香港形象。

可惜的是,同样在这一天,另有极少数暴力分子不懂得克制自己的情绪,破坏公物,扰乱公共秩序,造成立法会满目苍夷,败坏香港文明形象,成了示威者里面的害群之马。

极少数人闯入和破坏立法会的行为,只会让香港伤上加伤,损害香港的国际形象(图源:Reuters)

香港禁不起一再撕裂

维护秩序是警察的基本职责,特别是在人数众多的游行时刻,警察更要戒慎恐惧、妥善处置,避免出现骚乱冲击社会和市民的安全。理性的人都懂得,游行时应该规范自己的行为,配合警察的工作,这既是对自己负责,也是对社会负责。可是,极少数暴力倾向者未能认识到这点,他们利用警察的克制,用非理性的行为搞破坏,并且让整个社会为他们不负责任的行为埋单。

最近一些天,由于修例造成的社会撕裂和冲突,使历来在国际上具有良好声誉的香港警队承受了较大压力,殊为不易。6月30日,香港许多市民举行“6·30”撑警察,保法治,护安宁和平集会,正是对警方的支持。如果说之前是由于反修例在社会上获得较多同情,造成警方的执法行动展开不便,那麽现在面对极少数人暴力的违法破坏行为,则拥有了足够的正当性。

社会不能让暴力分子尝到甜头,否则类似行为更加肆无忌惮。学会对自己的行为负责,这也是极少数暴力分子成长过程中必须学到的重要一课。不能因为个别人年轻,就对他们放纵、包庇。所以,对那些在香港示威中参与暴力行动的个别年轻人,不仅舆论应给予谴责,法律也需要随后跟上。他们根本代表不了全体香港年轻人,他们的行为只不过在抹黑香港青年的形象。

香港是一个法治社会,任何违法行为都应该依法处置,不能有任何超越法律的例外,不能让全社会尤其是香港青年为极个别暴力分子的违法行为埋单。相信,理性和平的力量永远是社会的大多数,相信经历修例风波带来的社会震荡和撕裂,多数人最希望的是香港社会尽快恢复平静和理性,修复伤痕,重建已经受损的国际形象,而非再去上演冲击立法会那样的违法闹剧。

要看到,修例风波已经给社会带来负面影响。极少数人的激进暴力行为,实属火上加油,非但不可能对修补社会撕裂带来正面作用,反而会伤上加伤,最终没有人是赢家,所有人都是输家。

香港一直以来都是令世人艳羡和向往的国际化大都市,文明、现代和法治,是许多人对香港的美好认知。为了让这座城市尽快恢复常态和正常发展轨道,港府和精英们要有所作为,有智慧地化解纷争,并在眼下风波过后,深刻反思问题的症结,倾听包括年轻世代在内的700多万香港人的诉求,平复社会怨气和焦虑情绪,直面和解决困扰多数港人的深层次结构性问题。

与此同时,作为反修例运动的发起者和组织者,泛民必须深刻反思和承担起责任,由于他们的政治幼稚和能力不足,导致反修例运动再次出现失控,七一游行被激进暴力的违法行动抢掉风头,破坏香港社会珍重的核心价值。泛民乃至不愿见当前令人痛心的失控场面的市民,要及时且果断向暴力行为说不,引领、劝服示威者放弃过激行为,阻止香港社会陷入黑暗深渊。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苏天泽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