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冲击立法会 香港“高烧”过后如何再出发

+

A

-

面对香港示威者7月1日晚间暴力冲击立法会之举,虽然各方都在强烈谴责,但不可否认的是,这场暴力行为已经带给香港难以愈合的创伤。接下来,除了依法处置暴力分子,香港究竟该如何凝聚共识重新出发,成了特区政府和北京不得不严肃思考的命题。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高研院、法学院副教授,法学博士田飞龙在接受多维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暴力占领立法会是这次运动的道德正当性拐点,运动的道德基础因暴力因素而解体。此外,这场运动相当于是香港发了一场高烧,所有的历史积怨和矛盾冲突像“脓包”一样在超限压力下被挤破。

2019年7月1日下午,示威者暴力冲击香港立法会(图源:Getty)

多维:从借助二十国集团(G20)意图将香港问题国际化,到7月1日晚的暴力冲击立法会,香港反修例已经走向了变味、变质。这场暴力冲击立法会,不仅摧毁了香港长期以来法治、文明的形象,也让香港社会更加撕裂和难以愈合。你怎么看这场暴力行为?会给香港造成怎样的实质性伤害?

田飞龙:
我觉得七一的暴力占领立法会是这次运动的道德正当性拐点,运动的道德基础因暴力因素而解体。香港社会对非暴力的和平抗争甚至像2014年占中运动的抗争是有很大宽容度的,将之理解为基本法上的政治自由,但暴力行为绝不在容忍之列,法院亦不可能宽宥。看看“旺角暴乱”的主角梁天琦被判六年监禁就明白了。

暴力占领立法会导致这场运动本身分裂分化,合法性自我消解。但这次暴力行动对香港社会的实质性伤害是很严重的:其一,给香港法治带来持续性、根基性伤害,如果未来检控不力或司法裁判偏颇,香港法治秩序很难恢复到原初;其二,给政府管治造成一定的瘫痪效应,对后续的涉政治敏感性立法议题构成阻吓性效应,拖累中央管治权与高度自治权的制度结合进程;其三,造成香港代际价值撕裂和青年人更深度的未来主义迷惘,心理创伤一时难以补救;其四,迟滞香港与大湾区战略框架的融合发展,对香港转型提升有消极影响。

多维:林郑7月1日凌晨4时会见传媒时表示,示威者冲击立法会是违法暴力行为,并强调警方会追究到底。保安局长李家超则指出,有关的冲击行为分别触犯了《公安条例》、《刑事罪行条例》以及《立法会权力及特权法》,强调一小撮暴力倾向人士出现,会对公众活动带来极大风险。后续特区政府应该如何依法追究这“一小撮”,才能起到威慑作用?

田飞龙:
政治的归政治,法律的归法律,特区政府应当正确对待和回应运动中提出及反映出来的社会经济民生疾苦并展开系统政策检讨,但对于运动中显著的违法暴力行为必须严格精准检控,注意从法律上区隔对待运动的多数以及暴力行为的少数。法律只用于惩罚暴力行为的少数。

从检控具体技术来看,暴力行为者触犯《公安条例》、《刑事罪行条例》等法律是较为明显的,但仍然需要根据个案嫌疑犯的证据链条和实际罪状提出合格检控。现场蒙面行为令检控出现一定的证据困难,但警方、媒体及路人的有关照片、录影皆可为证,只要证据链组合完成即可检控。

从司法裁判立场来看,暴动罪已有梁天琦案等成例,此次暴力危害远胜梁案,故只要证据确凿,定罪量刑不是大问题。特区政府无法做到完全检控,但典型的个案检控仍然可以起到有效的犯罪预防和社会运动暴力阻吓作用。如果退缩不检控,反而放任犯罪和暴力,对香港法治秩序恢复不利。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泉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