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回归22周年 部分示威者成害群之马破坏立法会

+

A

-
2019-07-02 22:40:29

香港反对《逃犯条例》例订风波持续,在香港22周年回归纪念日中,港府为免在升旗礼出现严重冲突,以“天雨”为由,将原先由金紫荆广场举行的升旗仪式改室内进行。但港府的退让并未如愿,相反在回归纪念日中出现暴力及违法的冲击行为。部分示威者以暴力方式冲击立法会大楼,及后闯入立法会内破坏,并希望以暴力方式逼使港府响应示威者要求。

从回归纪念日的示威可见,示威者的行动是有明确目的及逐步升级。从零星的示威及冲突演变成“攻占”立法会,泛民主派实在有责无旁贷的责任。

这小部分的害群之马“骑劫”大部分示威者的和平示威 (图源 : Getty)

201971日前,有人在网上号召示威者包围金紫荆广场,而示威者最初的示威行动是71日凌晨4时进行,他们先以铁马及杂物在龙和道架设路障,并试图封闭东西行线。其后,警方持盾牌到场拆除铁马,并警告示威者勿向警方防线推进。在示威者向警方对峙期间,有一群身穿黑衣人士走至旗杆位置,将原有的中国国旗换走,并升起一支黑色的香港区旗,而原先在旁边的红色香港区旗则被“下半旗”。

根据《国旗及国徽条例》,任何人不得展示或使用破损、污损、褪色或不合规格的国旗或国徽。若行为一经定罪,可处罚2000元或监禁3个月。在回归纪念日中,中国国旗两度被示威者换走成黑色旗帜。相信相关示威者或违国旗法,但大律师陆伟雄指,除非附近有闭路电视拍摄到相关情况,以清楚识别示威者容貌,否则难追究责任。

正当警方驱散示威者后,在湾仔会议展览中心举行的七一回归纪念日酒会如常进行,特首林郑月娥亦指,明白港府和市民间产生矛盾和纷争,她会汲取教训,改变施政风格,让港府变得更开放和更包容。

在回归纪念日酒会后,一群示威者仍在金钟政府总部及立法会附近聚集。而在71日下午1时,一群戴头盔、手套及口罩的示威者突然在立法会示威区外冲击立法会。他们以硬物及铁枝冲击立法会,虽然立法会的玻璃门及玻璃幕墙由强化玻璃组成,但仍被撞至爆裂。由于示威行动突然升级,部分泛民主派议员始料未及,纷纷到场与示威者斡旋。泛民主派立法会议员郭家麒及梁耀忠更以身躯阻挡行动,但被示威者拉走。至71日下午5时,示威者成功撞破立法会侧门,闯入立法会大楼范围,更尝试进一步撞击铁闸。而警方亦立刻发红色警示,指立法会综合大楼不安全,所有人士必须立即撤离。

另一方面,民阵主办的七一大游行,在71日下午约3时由维园草坪出发。游行的主题为“撤回恶法、林郑下台”,民阵公布游行人数为55万人,相比2018年的七一游行多出5万人,而警方指高峰期有19万人。七一游行并无发生冲突行为,虽有示威者有不同政见进行对骂,但游行大政上是和平有序的完结。

71日晚上9时,大量示威者破坏铁闸,闯入立法会大堂,而立法会内的防暴警察防线随即后退。示威者在立法会内进行各种破坏,例如使用喷漆将特区区徽喷黑及将立法会主席梁君彦及前立法会主席范徐丽泰等的画像拆除等行为。其后,示威者在立法会内读出《香港人抗争宣言》,当中五大要求包括,撤回修例、收回暴动定义、撤销反送中抗争者控罪、彻底追究警队滥权情况及2020年立法会普选。

最终,示威者在72日约凌晨0时离开立法会,而警方亦在龙和道施放催泪弹驱散立法会外所有示威者。不消数小时,交通已回复正常。立法会主席梁君彦巡视立法会大楼后指,由于损毁十分严重,未来两星期不能举行会议。

示威者暴力冲击的行为受到各方谴责,42名建制派立法会议员发表联合声明,严厉谴责“极端激进暴力份子”的恶行。港大法律学院教授、基本法委员会委员陈弘毅,强调立法会的冲击事件是违反法治、人权和正义。资深大律师、行政会议成员汤家骅亦指, 22周年回归日是香港失去法治的一天。

事实上,71日的示威分为两派,大部分示威者是和平有序地游行。而一小撮,示威者则罔顾法纪,进行暴力的冲击行为。当然,社会有矛盾,港人表达要求亦是合乎情理,但大前提是不应采用违法及暴力的行为。而这小部分的害群之马“骑劫”大部分示威者的和平示威,让香港的国际形象及港人的矛盾的失了焦点。

从零星的示威及冲突演变成“攻占”立法会,港府及泛民主派实在应有负上责任。虽然部分泛民主派议员有阻止示威者的行动升级,但意识上仍拒绝谴责暴力行动,例如公民党的声明都将示威者的行动归咎港府等。而民阵更有间接呼吁游行人士到立法会支持其他示威人士。可见,泛民主派的“容忍”是有助长示威人士的示威升级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朱家俊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