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各界供解决修例风波建议 助港府脱困局

+

A

-

在香港22周年回归纪念日,发生冲击立法会大楼后,示威者的反对情绪及行动稍有回落趋势,但这不代表《逃犯条例》修订风波告一段落,示威者仍然坚持5大要求,包括撤回修例、收回暴动定义、撤销抗争者控罪、追究警队滥权及实行双普选,更指港府一日未有妥善或合理的响应,将会继续进行反对行动。

港府一直有召开记者会跟进修例事件及示威者的冲突,但未有直接回应示威者的要求,原因是示威者有些要求确是有违香港法治,部分在现阶段是不适合响应等。当中港府最大的忧虑是,港府在道歉或是召开记者会响应后,示威者往往不满意港府的答复,及后引发新一轮示威行动。而港府不回应要求,便会被示威者斥责不负责任等。因此,港府不论响应或是不作响应,都被港人不满,陷入两难的困局。为让香港重回正轨,必须尽快想出平衡各界的方案。

为此,香港各界人士都提出不同建议,而这些建议都是值得港府参考。

曾钰成强调处理示威者的要求,如撤回修例、收回暴动定义等已变得次要 (图源 : 香港01)

曾任两届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认为,连日来的冲突明显针对港府体制,港府必须反思青年人为何对体制有强烈的敌意。他强调处理示威者的要求,如撤回修例、收回暴动定义等已变得次要,当务之急是要处理港府的政制问题。对于如何解决困局,他提出数项建议,建议特首林郑月娥在法庭审讯后,如认为对整个社会有益处,可以考虑特赦及在人大831框架外讨论政改。

原因是,曾钰成此认为2015年港府推动政改失败后,年轻人对普选失去希望,从而不相信港府能代表港人的最大利益而出发。而在这次修例上,由于部分矛盾与北京政府斗有所关系,让港人不相信港府。同时,他认为港府在最低限度应给港人一个希望,不应立刻说不能讨论政改,反而应让港人看见港府愿意改变的决心,从而改变港人对港府的态度。其次,他强调赦免非等同向社会传递违法可不用承担责任的讯息,而是港府经过整个法律程序后,可衡量公众利益考虑而作出赦免。

中国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认为,香港社会一直有很多结构性矛盾。例如贫富悬殊及“一国两制”的问题非短期可以解决。而这次修例风波只是将港人对港府及北京政府的不满一下子爆发出来,因此他认为香港实在难以解决问题。他补充,政改非解决目前政治僵局的方法,反而会使香港的政治对立更成严重。原因是,北京政府经过修例风波后,对政改的立场会更加强硬,担心开放政制将让反对势力有更多空间影响香港。

对于曾钰成特赦的建议,刘兆佳抱质疑心态,认为香港主流民意是支持和平、理性及非暴力的示威方式,特赦不符合维护治安及打击暴力的行为。他质疑特赦或有机会鼓励更多年轻人堕入法网,因此赞成严肃处理违法者。

另一方面,公民党在71日发声明,指港人在69日后多次以不同方式向港府表达要求,但港府都未有响应民意。因此,他们要求停止追缉及起诉抗争者及取消612事件暴动定性等要求。而民主党同样发声明,同指港府应停止追捕及起诉示威人士及林郑下台平息民愤等。

在泛民主派方面,他们提出的建议则与示威者要求相近。整体来说,各界给予港府的建议都是分为两方面,分别是建制派的建议及示威者的要求。在前文所述,港府难以满足示威者的要求,同一道理即难以接纳泛民主派的建议。因此,建制派不同的建议将成港府参考对象。而建制派内的建议主要在是否特赦示威者作分界线,而政改等长远方案亦非当务之急。

事实上,社会非首次提出特赦或和解的建议。在2017年林郑上任后,民主党主席胡志伟曾建议林郑运用权力特赦2014年“占中”的参与者、及滥用武力的警察等,让社会有一个“大和解”,以平息民愤。而林郑在上任之初,亦曾指希望与泛民主派及社会各界缔造一个共融共和的“大和解”管治格局。

然而,“占中”与这次冲击立法会的暴力程度非同等档次,因此不能把两次事件相题并论。港府是否决定特赦,各界尚未有共识,但港府必需在理性、合法及影响力等因素中有一定平衡,否则有机会误开“先例”,致日后后患无穷。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朱家俊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