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一国两制”能容抗争 暴力反中必须喊停

+

A

-

随着时间的推移,反修例风波非但在香港没有趋向平息,街头的紧张气氛反而不断加剧。如今,对于港府、警方乃至北京的抗议游行,甚至是局部暴力冲突,几乎已成了香港每周末必会发生的混乱常态。这场运动走到今天,性质已被扭曲改变,走向激进的抗争和愈发失序的局势,让这个城市面临巨大风险。

最近以来,香港的周末常常是在暴力抗议活动的混乱中收尾,这种示威者与警察之间密集的对峙场面,已让更多香港人开始不再同情示威者,并为此类行径感到忧虑。(AP)

“一国两制”能够容忍反修例

如今的“反修例示威”,已不再是一场简单的以反修例为诉求的公民示威,而是在一定程度上具有了暴力破坏和分离主义色彩,反修例反倒成了行为正当化的外皮。这个演化过程,其实是需要将不同阶段一分为二地看。事实上,从时间阶段分,在6月15日之前,整场运动还是以反修例为主要诉求,且能够总体控制在法治边界以内,即便是在7月1日暴徒冲击立法会令事态急速衰变之前,香港街头出现零星的警民冲突,亦并未让事态产生根本上的质变,反修例基本上还是在法治和理性范围之内。

若是到此为止,反修例运动在香港爆发,其实不必大惊小怪。毕竟,在法治范围内的游行与抗争,都受到《基本法》和香港本地法律保护,香港作为现代法治典范的社会,市民毫无疑问拥有着游行示威和表达不满的公民权利。所以,若港人因为对修例不满而进行游行示威,就算规模再大、声势再喧闹,其实也没有任何问题。而且,恰恰因为这些抗争行为的存在,才刚好能证明,香港的“一国两制”是受到充分保障和得到有效实施的。

必须承认,就如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所说的那样,习近平今次在处理香港民众示威的问题上做得“很负责任”,他已经容许这一局面持续好长一段时间了,如果想阻止的话,是可以阻止的。但北京为什么没有直接出手?甚至就算到今天,街头已开始出现严重的暴力行为,连中央政府驻港机构都被冲击,北京除了发声谴责之外,却没有任何实际干预的行动。答案是显而易见的,那就是因为北京早已充分认识到,香港是受“一国两制”保护,并能够充分包容“两制”下的这些差异社会现象。

香港主权回归二十二年来,香港社会断断续续发生过很多政治及社会风波,由此引发的街头混乱也并不鲜见,但北京几乎从未直接介入过,绝大多数问题都是交由港府自行处理,甚至是在港独兴起这类绝不可容忍的原则性问题上,北京在应对时也采取了相当程度的克制。即便很多人对反修例能发展到这个地步感到惊讶,进而认为这样大规模的抗争,就代表了北京对香港承诺的“一国两制”已经破产,这样的焦虑或许还有个中原因,但这样的讲法,通过观察北京在风波全程的一举一动,早已经证明根本站不住脚。有如此想法者其实可休矣。

自反对《逃犯条例》得到修订的街头示威活动开始以来,香港不同地区已接连爆发了多起暴力冲突事件,部分示威者无视法治的暴力行为令外界感到惊讶。(AFP)

另一方面,比起香港一些本地舆论的认知偏颇,内地舆论在今次事件中表现出来的问题,其实同样不应该被忽视。近期,内地部分学界人士、甚至不少网络意见领袖和自媒体,针对香港反修例风波的看法与表态,皆可谓极其肤浅又谬误频频。很多人根本未意识到,这场运动之所以发生,背后是有着非常复杂且深刻的背景及原因。他们不能理性正视香港面临的复杂矛盾冲突,也理解不了港人的不满、焦虑与担忧,只会粗暴地从民粹民族主义视角攻讦詈骂,更有甚者,希望国家启用武力弹压,甚至极其荒诞地提出应当效仿当年的六四镇压,以便在香港实施“一国一制”。这样的人,也应该闭嘴。

要清楚,香港是“一国两制”的特区,是一个才回归二十二年的前殖民地城市,除非到了万不得已的地步,出现了《基本法》规定的极端违宪情形,香港还是要实施“一国两制”。这既是中央政府对香港的承诺,亦是中国对世界的承诺,还是大陆展示给台湾的统一承诺,更是北京对待香港事务最想要的管治构想。就目前陆港两地的现实差异来看,“一国两制”仍然是最适用于香港的管治策略,也是最具政治智慧的制度方案,因此,那些认为香港出了一点事情,就要解放军出兵介入的观点,其实对“一国两制”根本毫无认知。

暴力反中已变味 各方皆需要反思

当然,这并非为反修例示威中的非法暴力和分离主义行为开脱。必须承认,从时间阶段上看,自7月1日后,这场运动的性质就发生了丕变,伴随暴力打砸立法会事件开始,整场运动就向着暴力与失控状态的方向偏离,其反法治、反和平、反建制、反政府、反主权、反国家的性质逐渐暴露。而发生在7月21日的围攻香港中联办并损毁国徽事件,则是这场运动性质的另一个拐点。香港中联办是中央政府和香港实施“一国两制”的象征,国徽则是中国的国家象征,对于驻港机构和国徽施加的破坏与暴行,无疑意味着对国家主权的挑衅和羞辱。

如果说,反修例运动最初还在法治边界以内,那么,在修例被特首叫停后,部分示威者至今不肯承认已取得胜利,反而继续刻意维系理由模糊的抗争行动,甚至采取暴力,就明显已经超过了法治边界。如果说,这场运动最初对内地的指向,还仅限于对内地司法与制度的不信任,其分离主义性质还是隐蔽的,那么,损毁国徽事件及其后的相关破坏行径,就让整场运动的性质发生了异变。

近期,在一场围绕反修例的和平抗议过后,部分香港抗议者暴力地破坏了香港中联办的大楼建筑设施,这被认为是对国家权威发起的直接挑战。(Reuters)

暴力行为在近期香港的示威活动中频现,示威者日趋激进的行动早已超越了法定自由界限,这无疑要受到严厉谴责,违法行为更是要被依法惩处。随着示威从纯粹的非暴力转向了暴力,反修例运动的正当性在香港市民心中也开始受到侵蚀。这是破坏香港法治核心价值所招致的必然后果。违背初衷、失去民心、触犯法律甚至因祸乱城市而殃及香港人利益,反修例运动走到暴力冲突的地步,对香港这个赖以旅游、商业的国际金融中心来说,无疑是致命的,所以,应尽快结束这种街头混乱状态,及早恢复社会的平静常态。

香港社会需要意识到,中央是拥有全面管治权的,并且《基本法》也明确规定了中央介入香港危机的标准与程序,所以不要认为,中央今天的克制是软弱的表现,持续挑战中央底线,若终有一日胡闹过头,是会追悔莫及的,这也绝不是香港人想见的那一天。示威者若是真正为了“一国两制”好,为了香港好,就要尽早收场。修例已停、政怨已泄、诉求港府和中央也都已明晰,等待问题不断解决,终好过为此付上“两制”代价。

通过今次反修例运动,港府和中央政府也应看到,香港还有太多深层次、结构性的问题及矛盾尚待解决,而今天通过政治喧闹,已经赤裸裸地浮现出来。因为这些原因,这场运动迟早要来,反修例只是催化剂和导火索,它点燃的是这些年港人在很多政治和经济民生议题上的情绪积累。因此,通过今次示威暴露出来的问题,港府必须要积极面对,必须要立即着手解决问题;而中央政府也需要坦诚地直面这些年来治港存在的一些失疏,正视港人合理需求,在科学化调整自身治港策略的同时,督促政治魄力不足的港府加快解决问题。只有这样,香港未来才能真正恢复秩序,民心才能真正趋向安定。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多维社论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